萧云和丰小依所在的山洞之外传来两个女子谈话的声音。

    这声音似乎在哪里听过?萧云皱眉不已。

    “是白小蝶,你要不要见见她?”丰小依问道。

    “是她?”

    萧云的心中五味杂陈,他很想见一见白小蝶,亲口问一问二十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让她抛弃萧百荣,而改嫁给了元松竹。

    “去见见吧,不过,不要告诉他你是谁,也不要透露我的身份,我不知道她看到我后会不会记起我?”

    “应该记得吧?难道她失忆了?”萧云开始怀疑白小蝶的记忆了。

    “女大十八变,越变越好看,难道你没有听说过?难道你不觉得我风情万种,人见犹怜吗?”丰小依似乎有些生气。

    “谦虚、淑女啊,小依姐。”萧云笑了笑,偷眼瞟了瞟丰小依,眼前这样子还真是人见犹怜,一时间萧云忍不住的心中大跳。

    萧云说着将刻着元始之章的昆仑派掌门令符收起,而后迈步向外走去,他是要见一见白小蝶了,同时按照丰小依的说法这个白小蝶可是自己的母亲,虽然萧云觉得可笑,但却是挂在了心上。

    萧云缓步走在前,在他身后,丰小依紧紧跟随,这一次丰小依可没有在打击他的自尊心。

    山洞门口一只紫色小兽蹦蹦跳跳的,“叽叽叽”叫个不停,不断的龇牙咧嘴。

    但就是怎么一只巴掌大小的小兽,却将潮水一般的蝎子、毒蛇、毒蛇、蜘蛛等等挡在了洞口之处,在洞口处一只胳膊粗细的紫花大蛇仰首吐信,但却是不敢向前一步。

    在紫花大蛇之后站着十数人,清一色的都是女人,其中两人像是众星捧月一般站在中央,后面的十几个人,一看不是丫鬟就是侍女。

    前面两人一人白衣,飘飘若雪,风吹动白色衣裙,如仙子降临,看年纪似乎三十左右,但是仔细一看却是不止,眼角间已经刻上了岁月的痕迹,这人的年龄至少四十左右了。

    这人就是白小蝶,人称百花仙子的便是,她的实际年龄早已经超过了四十岁了,按照年龄来算,若是他的大女儿还活着今年已经二十八岁了,作为母亲的白小蝶,其实已经年逾半百了。

    而另一个女子身穿粉红色的衣服,也是衣袂飘飘,样貌气质就很年轻,这人萧云知道,就是当任的百花圣女,名字不详。

    萧云看着白小蝶,心中真的说不出是什么滋味,他很想上前问问她是不是自己的母亲,但是丰小依的话一直萦绕在他的耳边,他知道这个“母亲”和“父亲”之间也是有着很多的秘密的,否则丰小依也不会对白小蝶一点也不尊重,更是想着杀死她。

    看着白小蝶,萧云面无表情,但是心中却是翻腾如海,他很想知道眼前的女人到底是不是自己的母亲。其实萧云并不是对丰小依的话置若罔闻,毕竟她说的完全有可能是真的。

    “这紫电貂是你养的?她是我们百花道的守护神兽,还请你把它交还给我们。”说话的是百花圣女。

    “你是谁?”萧云面上没有表情,淡淡的道。

    他现在已经开始学会了伪装,用冷酷、若无其事、面无表情掩盖自己真实的想法,这是丰小依刚刚教他的。

    “百花圣女,花弄鱼,你是谁报上名来。”

    萧云笑了笑,并不打算报出自己的真实姓名,只是心中一动想起《南宫札记》上提到的一个名字花弄蝶,上代百花圣女候选人之一,后来的萧百荣的妻子,也就是现在的白小蝶。

    萧云道:“我认识一个人和你的名字很像,但是你们不是姐妹。”

    “是吗,叫什么名字?”

    “那个人的名字我怎么可以随便说出了,不过他的名字和你就差一个字而已。”

    白小蝶和花弄鱼闻言就是一愣,这可不是一件小事,姓花就已经很说明问题,而名字相似,仅仅差一个字的话,那就···

    “哪个字不同?”

    “最后一个字,鱼。”萧云面无表情的答道。

    萧云的意思本就是说“鱼”字不同,不是“鱼”字,但是在花弄鱼和白小蝶的耳中那就不一样了,因为他们听错了,他们听到的是一个“玉”字。

    花弄玉!

    这对于两人绝对是一个禁忌的名字,因为白小蝶之前的名字就叫花弄蝶与花弄玉正是百花圣女候选人的竞争者,而现在的花弄鱼却是花弄玉的接班人。

    眼前这两个人都是与花弄玉有着紧密关系的人,而且关系还不是很友善,可以说是生死仇敌的人。

    “你认识的人是花弄玉?原来你就是早就该死的萧百荣和花弄玉那贱人生下来的孽种?难怪,你能收复这紫电貂。”百小蝶的脸上露出了毫不掩饰的杀意。

    “你说什么?”萧云顿时怒气填胸,因为按照他的猜想花弄玉更有可能是自己的母亲。

    丰小依拉了拉他的衣服,示意了一下,上前道:“上代百花圣女却有传人,但不是什么花弄鱼,不是吗?”

    “你又是谁?”花弄鱼怒视着丰小依喝道。

    “你自称是百花圣女,你们都是百花道的人吗?”丰小依不答反问。

    “自然是。”花弄鱼得意的笑道。

    “既然是百花道的人,还不拜见圣女?我叫花弄伊,正是上代玉圣女指定的传人。”

    “什么?”

    “什么?”

    花弄鱼和白小蝶异口同声的说道。

    丰小依的脸上挂着清冷和从容,只是在说话之间她的身周开了朵朵的花朵,她瞬间被花海包裹。

    “百花剑气?不,这是圣女剑气!”白小蝶惊愕道,“我们走!”

    白小蝶毫不犹豫的转身就走,随后那百花圣女花弄鱼以及十数个百花宫的女子也相继而去,最后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远去,那些毒物也瞬间消失的不见了踪影。

    丰小依转身露出了身后的萧云,此时萧云缓缓的收功,盛开的百花剑气缓缓消散···

    他的脸上露出了难以形容的悲苦之色,“这就是萧百荣的妻子吗,丰小依口中说的自己的母亲吗?这就是丰小依一直的不想让他见到的人吗?萧百荣和白小蝶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这里不安全了,我们还是走吧。”丰小依理解萧云心中的所想,但是她却是无能为力,或许一开始的时候她就不应该说出白小蝶是萧云的母亲,以为她自己其实并没有十分的把握确认。

    “小依姐,你知道二十年前的真相是不是?告诉我···”萧云郑重的道。

    “不可以,除非你娶了我,而且···”丰小依的声音突然间的变弱。

    “这已经很过分了,还有而且?”萧云的声音很弱,弱的几乎连他都听不到,他已经无法愤怒了,他的心中想着心事,自己该不该相信丰小依的话,可是义父的书信上明明写道自己出生在南疆一个百花盛开的幽谷之内?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等我们结了婚,有了宝宝,然后···我们放下刀剑,过上平静的生活,我再告诉你我知道的一切。”

    萧云没有说话,看着远处,脑海之中浮出丰小依所秒回的场景,最后却是苦笑一声,摇了摇头,“你走吧。”

    “啊?什么?”丰小依没有听清萧云的话。

    “我叫你走?离开我,远远的···”萧云的语气突然的变重。

    “为什么赶我走?”丰小依瞪大了眼睛不解的问道。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