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云突然要赶丰小依离开。

    “为什么赶我走?”丰小依瞪大了眼睛不解的问道。

    “你说琉璃姐很神秘,有很多的事情瞒着我,但是至少我们在一起生活了五年,我对她还是比较的了解的,我不信她会出卖我,因为出卖我没有一点的好处。”

    “倒是你,你的秘密更多,似乎···与我的因果更深,而且你很有可能对我有所图,不是吗?”

    “我对你没所图,我能图你什么?”丰小依很是不解。

    “我不知道,但是这就是直觉,不是么,剑道传人?”萧云的脸色显出了冰冷之色。

    “我是诛仙剑道的传人不假,这又能说明什么?”丰小依嘟囔起了嘴。

    “不能说明什么吗?你去百花道总坛也不是为了寻找我的身世之谜吧,你有所图是不是,花弄伊圣女?而且你似乎还知道上届圣女的事情?”

    “我明白了,你是不是想让我告诉你二十年前的事情,其实这些本就不是秘密,但是你现在知道没有一点的好处,你若是有一方势力,有对抗天道正教的力量,我自然会告诉你我知道的一切,当然还有一个前提,那就是娶了我···”

    “对不起,小依姐,我已经有妻子了,而且我也不需要小妾···即使你不告诉我,我也会想办法知道,这个武林中知道秘密的人很多,至少你知道的别人一定也知道,因为你也没有经历过那件事,不是吗?”

    萧云一招手,紫电貂“叽叽”叫着,跳到萧云的手上,然后趴到他的肩头,似乎是睡着了一般。

    萧云迈步走出山洞,丰小依在后愣了一下,却是没有追上,只是愣愣的看着那熟悉的身影越走越远。

    “告诉你真相,其实真相到底是什么又有谁知晓?而你真的是萧叔父的儿子的话,你的母亲就是白小蝶,我们之间将怎么面对?”看着萧云的身影越来越远,丰小依的眼泪落下。

    萧云快速的钻进树林,身影闪烁间已经失去了丰小依的影子,萧云站住身子心中却道气,“小依姐,看你的了。”

    萧云的身影在林中起落,只是在他的身后落下两个身影看着他远去,正是百花圣女花弄鱼和白小蝶。

    花弄鱼看着萧云消失的方向,道:“圣母娘娘,我们接下来怎么办?”

    “抓住这个人,他一定是那贱人的媾和对象,抓住他逼迫那贱人交出《百花心经》的全本,在夺取到百花圣器,你就是真正的百花圣女了。”

    “只是这个人···似乎也是意境级别的,不过意境的力量并不高。”花弄鱼说着看向白小蝶。

    “他修炼的不是伪意境,而是真正的意境,只不过是刚刚进入意境级别的,而且意境之力还尚未完善,你我抓到他并不是难事。”白小蝶道。

    “只是···那圣女去哪里了?”花弄鱼问道。

    花弄鱼集中内力到耳朵之中,也听不出任何的异响,可见她对这“圣女”的实力还是很忌惮的。

    “小两口吵架了而已,抓住他,这是机会,让他和那贱人在一起,我们很难得手。”

    白小蝶说完,两道身影一闪就不见了踪影。

    萧云在树林中急速的穿行,也不知道这一天一夜之中阴风谷内到底又发生了什么,那巨大的血色洞穴到底是什么,里面到底又有什么?

    萧百荣和白小蝶之间到底是一种什么关系?他们不是夫妻吗?为什么白小蝶会说“早就该死的萧百荣”,他怎么会这么诅咒自己的丈夫?还有说我是萧百荣和花弄玉的孽种,这又是怎么回事?

    难道自己真的是萧百荣和花弄玉的儿子不成?

    要是没有丰小依说他是萧百荣的儿子的话,萧云定然不会认为自己是花弄玉的儿子,因为这本就是一个误会,他就是想要借她的名字吓唬眼前的两人,当然他现在也没有必要去解释这个误会,他会对白小蝶说这是自己一句误会吗?

    萧云想到了白小蝶和花弄玉之间有故事,而且《南宫札记》之中也记载了备选圣女的时候出现了一个叫做花弄蝶的女人,但是萧云没有仔细看,只是翻到了最后看到了花弄玉当上了圣女,而眼睁睁的看着她心爱的男人带着花弄蝶离开了百花道。

    用《南宫札记》上的原话说:“花弄玉悲伤的看着萧郎与花弄蝶双双离去,泪水涟涟,她是赢了圣女之位,却是输了本不属于她但却是她心上的男人!”

    这句话很有意思,其中用到了一个“萧郎”和一个“本不属于她但却是她心上的男人”,而且还是“悲伤”的看着两人离去,这里面到底蕴含着什么意思?

    萧云知道自己要想知道这一切,还需要熟读《南宫札记》这里面记载的内容实在是有着很多的秘密可以挖掘。

    萧云正想着,眼前一道黑影一闪,同时一道大网向着他兜头罩来。

    这网就是当时将寒灵真人罩住的网,剑看不破、刀斩不烂,被这网网住的话,定然是难以脱身。

    萧云本就没有防备,正是身体跃起身处半空之时,本来此时大网罩下选的时机正是恰到好处,人在半空无处借力,自然而然的就会入网。

    但是萧云可不是一般的人,被人做不到的事情并不代表着他做不到。

    烟云三折!萧云从柳寒烟仙子处学的的高深轻功绝学。

    大网当头罩来,萧云身子一折又是一折,已经临近一棵大树,一只脚在树枝上一点,身子已经腾挪了开去,与此同时,手中的云梦柳出手,向着树上蹲着的一个黑衣人急刺而去。

    那人也没有想到萧云能够脱身,当下也是吃惊非常,急忙一闪,跳了开去。

    “哧”的一声轻响,云梦柳剑轻轻的点在了树干上,但是剑却并未刺入树干,剑身却是已经弯曲。

    剑力用的恰到好处,宝剑锋利、削铁如泥,点到树干上却是不会刺入树干,这种力量的把握何其难也,更何况剑点到树干上不刺入树干又让剑身弯曲,这几乎就不是可能发生的事情。

    不可能发生的事情,但是已经发生了,剑身一弯又是一弹,借着这剑身的弹力,人已经飘出,剑光一转,向那黑衣人的咽喉点去。

    萧云的剑变化的太快,也太奇,一眨眼间,萧云的第一剑刺出,那黑衣人躲闪了出去,没想到紧接着一道剑光追来,那人仍是身在半空,无法躲闪,只能眼巴巴的看着毒蛇一般窜来的剑光洞穿咽喉。

    “噗”剑尖入肉半寸即止,这半寸已经够了,仅仅是半寸已经要了对方的性命,更何况多重剑力爆发出来,瞬间从伤口涌入,将咽喉轰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