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云陷入到了别人的算计之中,瞬间将一名黑衣人斩杀。

    与此同时一道烈焰光芒从旁击来,这是一道烈焰似的气劲,猛轰萧云。

    萧云身在空中又是一折,躲过这一道气劲的轰杀,同时这道气劲轰在了对面的树干上,顿时把那棵树劈得支离破碎,同时点燃,带火的木片四处飞扬。

    对面又是数条黑影晃动,数个黑衣人齐至,把萧云包围在内。

    片刻之间树上、地上都被人守住,萧云一打量却是整整九人,加上刚才被杀死的那人,正是一个标准的十人行动小组。

    三张大网撑在了树林中,将三面围住,仅留一面,同时六个人将这一面守得风雨不透,看来萧云已是网中之物。

    “小子,乖乖束手就擒,不要让我们动手,否则定要你后悔转世为人。”其中一个黑衣人嘎嘎怪笑着。

    萧云冷冷一笑,骤然间将手中云梦柳一摆,向着正面那张大网撞去。

    这是自投罗网,这张网可不是一般的网,不但是刀斩不断,剑刺不破,更是能够吸收内力,能将作用在网上的力量导走,这是一张专门针对内力强悍的人所准备的不二法宝。

    萧云这是自投罗网,只要他撞到网上,保管是逃不掉的,这点在场的九个人都是心中有数。

    眼见着萧云就要撞到网上,身子突然一折,人就已经从网上飘了过去,剑光一闪,已经向网后的那人刺出一剑。

    周围九人都是意境级别,要想从九人的围攻之中逃出生天,萧云自认为没有这个本事的。

    但是已经到了这种境遇,再没有可能也要试上一试,坐以待毙这不是萧云的性格,更何况他还没有到绝望地地步,要摆脱这些人也不是绝对做不到。

    同时萧云还有一个目的,就是想要看一看这一切的幕后指使者是不是梦琉璃。

    萧云心中一直不相信会是梦琉璃出卖了他,她更是没有出卖自己的理由,再说了自己已经和梦倪裳成亲,就单凭这一个理由梦琉璃也不会伤害自己。

    但是如果萧云真的这么相信梦琉璃的话,他还会要看一看幕后的指使者是谁吗?

    萧云施展出烟云三折,身形一折之间已经从那大网上越过,一剑刺向网后那人。

    那黑衣人显然没有想到萧云由此一招,剑光已到眼前。

    他手中持的是长枪,面对着栖身近前的萧云,却是吃了亏了,但也不是没有还手之力,毕竟对方也是意境级别的高手,是意境级别的高手,都不是等闲之辈。

    那人手中长枪一点,直刺萧云,却是一招的拼命打法。

    萧云自然不会和他拼命,但是只要一躲,却是就又落入了下风了,必然会陷入对方的攻势之中,所以一见这种拼命的招数一般是谁先躲闪谁就先落败。

    这拼命的打法比的就是双方的耐性,比的就是双方的眼力和武功,看到底是谁先失去章法,谁先变招谁就会先一步落败,当然这里面除了真的是想拼命的除外。

    真想和你拼命的人是永远不会变招的,遇到这种人只能自求多福,因为双方没有可比性,一个想死,一个不想死,其实胜负已分。

    当然现在的两个人都不想死,但是都很有耐性,都很相信自己的眼力和武功,当两人都意识到已经到达危险距离的时候,两人都有一些慌乱,但是两人的速度都很快,两人的收招、躲闪都已经来不及了。

    “噗、噗”两声轻响,两人的肩膀上都中了对方的一招。

    萧云眼皮跳了跳,心中也是后悔不迭。

    本来他率先出手,取得又是对方的要害,而对方乃是仓促间的发招,本就晚了一步,而且他的枪速远远比不上自己的剑速,如果自己不是当是的慌乱,再坚决一点,这一剑定会要了对方的性命而自己却不见得受伤。

    萧云不由得想起了血仙蝶的话,当是她就告诉过自己,要么不出手,要出手就一定要坚决,同时哪怕以最小的代价换取最大的胜利。

    萧云的脑海中不断的回忆着当初血仙蝶传授给他的那些话,以前没有很好的体会,现在终于是懂了。

    枪抽回,带着一串血花,同时枪尖一颤,向着萧云的右臂点来,这是···要废了他的节奏。

    是要抓活的吗?

    萧云冷笑,身子又是一折,人已经窜出,将这人甩开。

    笑话,这都被人围攻了,还在这里跟这人缠斗,这不是傻子是什么?三十六计走位上策,当下萧云身形就在林间穿越。

    这是萧云的保命手段,也是他最得意的轻功。

    但是他这次却是没能逃得开,远远的一道青光一闪,一人身穿一身青衫已经拦住了萧云的去路,正是元浪。

    元浪手中青云剑一摆,笑吟吟的看着萧云,“你逃不掉了,岳蓝城中居然被你偷袭得手伤了一招,这是耻辱,今日就要你付出那一剑的代价。”

    萧云知道在元浪面前是没有逃跑的机会了,这个的武功比自己不知道高多少,而且他的剑似乎没有破绽,更何况自己已经受伤,而对方却是战力饱满。

    元浪冷哼了一声,手中的青云剑缓缓的抬起。

    这些时日元浪的心情一点都不爽,可以说是两次栽倒了血仙蝶的手中,不仅自己受伤,就是精心培养的手下也损失殆尽。

    元浪脸上不削的笑容渐渐的变得狰狞,同是面色已经铁青,剑已经举起,轻轻颤抖,剑身之上青光缠绕,劲气吞吐越来越盛,骤然间向着萧云激射而去。

    萧云身子一飘,轻松躲开这一道劲气的攻击,但是就在此时元浪却是动了。

    人一动就会露出破绽,元浪的意境之力对于破绽的把握最是恰到好处,青云剑直刺萧云动作的破绽之处、

    这让萧云顿时很难受,手中剑挥动就像挡下元浪这一剑,但是抬手间新的破绽又出,半路之中青云剑稍微一折指向萧云的肋下。

    萧云脸上顿时变了颜色,连忙收剑,又来挡这一剑,只是元浪手中的剑再次一折,却是直挑萧云的小腹。

    萧云大惊,一连三次变招,又被人接连三次变招攻击漏洞,已经是穷途末路,眼见着躲不开这一剑,心下一横,手中云梦柳一展,斩向元浪的手掌。

    萧云遇到元浪,不知能否躲过这场危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