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云遭人围捕,最终遇到元浪拦路,萧云一连三次变招,又被人接连三次变招攻击漏洞,已经是穷途末路,眼见着躲不开这一剑,心下一横,手中云梦柳一展,斩向元浪的手掌。(书屋 shu05.com)

    元浪这一剑会刺穿萧云的小腹,但是萧云这一剑也会斩断元浪的手掌,也等于是一次交换,以一条命换一只手掌。

    按照交换的价值来说当然一条命比一只手的价值要高,但是做为当事人元浪来说,他的这只手自然比萧云的性命要重要多了,手断了也就等于是武功废了,以自己的手换一个蝼蚁的性命,这交换很吃亏···

    元浪的剑轻轻一转,已经抽回,与此同时剑锋向上,却是直挑向萧云的手掌。

    萧云连忙撤剑,与此同时元浪的剑再次变招,斩向萧云的咽喉。

    眨眼之间两人互攻了数招,萧云被彻底的压制在了剑下,招招被人限制,而且他被逼迫着进入到了三面大网的笼罩范围之内。

    萧云的剑能够大幅度的弯折,这点元浪也是有所了解,所以他不能率先出剑,他若是出剑,萧云定然攻至,再加上他那毫无预料的出剑方向,即使是元浪也要受到限制。

    所以这才他没有出剑,仅仅是一道劲气攻击,就让萧云动了,而且这一动就露出了破绽,再也难以弥补。

    眼见萧云就要受制于元浪的剑下,而此时九个黑衣人已经围了上来,三张大网已经准备妥当,就等着萧云落网。

    “姐姐,这里有人打架耶,快点,快点,快点,有热闹看楼哦。”是一个女子的声音。

    随着这人的话落,一股血红色气劲卷来,就像是一股龙卷风席卷而至,顿时将这九个黑衣人刮得东倒西歪,三张大网也被刮飞。

    元浪一惊,一见这血色气劲就已经知道是谁到了,当下青云剑上青气纵横斩入到了血红色的气劲之中。

    一只裹着血红色气劲的白皙手掌轰在了青云剑上,顿时剑身轻颤低鸣,发出“铮铮”之声。

    与此同时一个被黑色斗篷、黑色披风遮掩的严严实实的一个人出现在东倒西歪的九人面前,这人露出了白皙的手掌,手中一把千幻流刃旋转刺出,瞬间就夺走了两个人的性命。

    先声夺人,这黑影女子下手毫不拖泥带水,正是趁你病要你命,很显然她也知道对方几人都不是庸手,若让几人缓过元气来,自己很难对付不了他们,所以有机会就必须先要了他们的命,这一是一位性格坚决的姑娘。

    此时萧云也是缓过一口气来,剑一抖,向着最近的一人刺去。

    “咦,剑法不错呢,而且还好眼熟,是什么剑法啊,什么剑法啊,什么剑法?”那女子说着话,但是手却是不停。

    萧云看了她一眼,心中就是一颤,他看不到她是面容,她的体形,但是却是看到了他那只手握剑刃的白皙的手。

    这女子的手掌纤悉,指节细长,是标准的美人指,当然这并不是让他心颤的原因,让他心颤的是她的手腕上似乎···有一个配饰手环。

    女孩长袖罩着手腕,只是在她挥动武器间时不时的露出手腕来,可以看到那个配饰手环。

    那是一个手工编制的配饰手环,说起来并不名贵,乃是用藤条编制的,藤条也是普通的藤条,并没有特别之处。

    但是就是这么一只极其普通的配饰手环却让萧云的心不能平静下来,他记得很清楚,那是十年之前在天道山上的那一天。

    一个又黑又丑满脸长着痘疮的女孩满眼间冒着小星星,“云,你看,那些大姐姐手上的镯子可真好看,人家好想要,好想要,好想要啊···”

    “你那么有钱,买一个啊?”

    “怎么那么讨厌啊,买一个多没新意呢,而且我带着那些东西也不陪我天生丽质的气质呢,你说是不是啊,是不是,是不是?”女孩说着还伸手捋了捋额前的一缕秀发。

    “那我给你做一个吧。”

    “你会做?”女孩显得极其的兴奋,“好啊,好啊,好啊,做一个,做一个,做一个····”

    “嗯,我经常做,不过···并不好看,”

    “好啊,好啊····,不管漂不漂亮我都要,做一个,做一个,做一个···”小女孩兴奋的拍着手叫着。

    很快一个藤条编成的手镯就穿在了小男孩的手中,然后戴在了小女孩的玉腕上。

    小女孩高举着带着藤条编成的手镯欢喜的不得了,“云,我要永远的带着这个手镯,永远,永远···”

    这句话一直的萦绕在萧云的脑海之中,虽然是十余年了,仍旧是没有忘记,有时一个人的时候他就会望着天空脑海中浮现着天道山上两人在一起的一幕一幕。

    现在他又看到了这只手镯,只是很相似的一只手镯而已。

    萧云知道这手镯一定不是他自己做的那个,因为那时候的花清影不过十岁,手臂还是很纤细的,明显这个手镯比那个要大得多了,更主要的是十年了,普通的藤条早已腐烂。

    藤条已经腐烂,但是记忆却是尤新。

    “发什么愣啊,难道还等他们缓过手来对付我们吗?笨笨笨笨···你是猪吗,是猪吗,是猪吗,还真是的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是猪一样的队友,猪啊猪啊猪啊···”那少女说话就像是机关枪,竟被萧云打的喘不过气来。

    “难道就凭你们两个还想杀光我们不成,真是可笑至极,嘎嘎嘎嘎····”说话的仍旧是那个领头的人,很显然那人已经缓过了这口气来。

    很快对方七人就组成了阵势围了过来,很明显这七人经常的配合战斗,或者是有过丰富的训练,围攻起来倒也是层次分明,不漏一丝空隙,也不会阻碍其他人的攻击。

    “哎呀哎呀,都怪你,都怪你,都怪你,你要是趁机多杀两个,是不是就没有什么压力了啊,哎呀,我也是怎么就只杀了两个,在多杀七个的话···啧啧啧···”

    那女子说着话语之中尽是惋惜之色,那样子就是惋惜她错过了好时机,没有一招杀九人。

    其实都是意境级别的高手,能趁机斩杀两人已经是很了不起的事情了,而这么短的时间之内斩杀九人,萧云自认是做不到,而这女子也是做不到,就是血仙蝶也不行。

    两人面对着七人,局面似乎很是不利,同时血仙蝶和元浪缠斗在了一处,谁也脱不开身,眼下萧云和这女子的局面并不好。

    “离我远点,别伤着你哦,看本姑娘的厉害···”那女子说着瞟了萧云一眼,却是谁也瞧不见红霞飞上了脸颊。

    “寻上风头,我要施毒。”这是传音入密的声音。

    “姑娘有本事尽管施展出来,你的毒伤不到我。”萧云也是传音入密,同时身子却也是寻着上风头的方向走位。

    “你不怕毒?百毒不侵,不是吧,我以为只有我才是百毒不侵呢,没想到你也是百毒不侵啊,咦?那是不是紫电貂?”

    黑衣女子又要施展毒功,这一次能否建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