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衣女子要施展毒功,传音入密萧云道,这只是给萧云听得,但是他给别人的声音居然没有耽搁下来,什么看招,小心腿、打脑袋、刺左胸,扎右臂···那叫一个吵杂。

    “你好吵!”除了这个萧云也觉得没有什么好说的了,毕竟和她不熟,完全没有必要把自己的秘密告诉她。

    说话间两人已经走位到了上风向,就见那女子伸出一只白皙的手掌,手掌紫气氤氲,瞬间化为虚无,正是紫云烟。

    这是那女子有意让萧云看见,也是让他有所防备,否则的话,悄无声息的将这毒放出去,真的是神不知鬼不觉。

    毒放出去了,处于下风头的七人齐头赶上,似乎并未受到毒药的影响。

    萧云的剑一颤,顿时漫天的剑影,笼罩住了大片的面积,与此同时血色气劲分成数股,向着七人攻击而去。

    天地血牢的气劲攻击极其霸道,但是气劲气愤,再是如何的高凝聚度,气劲一分,力量也会减弱,七人当中只有两人躲闪,其余五个硬生生的撼碎了萧云的攻击!

    萧云也不惊慌,明知会是如此,体内气劲一阵的转换,顿时云梦柳宝剑之上覆盖上了淡蓝色的气劲光芒,倾泻而出。

    淡蓝色剑气内含玄冰阴气,可以直接冻僵对手,同时冻结对手的真气运转。

    淡蓝色玄冰的剑气成扇形铺展开,顿时将七人全部笼罩。

    玄冰剑气主要使用在打穴之上,效果其佳,当初在岳蓝城外蓝冰儿想要结果萧云的性命,后被萧云反制,然后就被玄冰真气攻**道,险些把她变成冰人。

    尽管蓝冰儿被血仙蝶即使救下,但是却也落下了病根,已是寒气入体,整日的怕寒,即使是炎炎夏日也要穿着棉衣厚袍,这也是她对萧云恨之入骨的原因之一。

    萧云当初以玄冰剑气能将蓝冰儿伤的如此之重,面对着这七个人又会有什么样的效果?

    玄冰剑气成扇形面积的攻出,其威力已是大打折扣,仅仅是阻了七人一阻,七人已经围攻了上来。

    两人又是身形急退,同时挥手招呼着追赶来的七人,只是那女子的嘴一直的没停唠唠叨叨,别说是那七人,就连萧云都觉得满脑袋嗡嗡的,好不心烦?

    “我说你们怎么这么卑鄙无耻、阴险狡诈,一点也不懂得怜香惜玉,连我这么可爱、弱小的女孩子也不放过,你们还有没有一点尊老爱幼的美德,我看你们都是有娘生没爹养的,尊老一点也没有,更谈不上爱幼了,你们都是一群太监,早就失去了那种权利了,也难怪你们这卑鄙无耻、阴险狡诈····”

    七人被说的头上冒火,奈何就是追不上两人,而且距离越来越远。

    不是两人的速度越来越快,而是七个人的速度越来越慢了,很明显玄冰剑气的影响逐渐的显现了出来,内息的运转收到了影响,内力凝聚受阻,更何况沾染到他们身上的毒性开始发作,每个人的眉心间都隐隐的出现了一团黑气。

    黑气蔓延得很快,很快就有人意识到了不对,那人低头一看自己的手,已经变得紫黑。

    “不好,中毒了!”那人一喝之后,身形爆退,与此同时其余几人也发现了不妥,也是身形急退而走。

    “现在走是不是有点迟了,刚刚欺负完我,就想走,你还负不负一点的责任,你还是不是男人···”

    萧云听得一阵暴汗,听那女人的口气就好像是一个良家妇女被人始乱终弃一般,而她就是那个可怜的被人始乱终弃的女人。

    萧云见那女人不急不缓的追着,他也就不急,追了一阵子却是已不见人,此时那女子站在,萧云也是站在。

    “多谢姑娘搭救,不知姑娘芳名。”萧云拱了拱手。

    “什么方名扁名?你叫什么名字?”

    萧云心中好笑,暗道:“你不告诉我的名字,我凭什么告诉你?”

    “你这是紫电貂?”

    萧云隔着斗篷看不到她的脸,但是可以断定她一定是盯着紫电貂。

    “叽叽”紫电貂叫了几声跳到了那女人的身上,蹦跳着在那女人身上跳来窜去,竟是不舍得离开,萧云一看不妙,最后施展隔空擒物手段将紫电貂摄住,这才抓在手中。

    但是紫电貂似乎很不满意萧云的举动,还在挣扎,最后被萧云牢牢的抓住,怎么也脱不开身子。

    “你看,你看,你看,它对我很有好感呢,送我吧,我会好好的养它的,放心,绝对把它养得好好的,说不定明年啊,就会多了一窝的闪电貂呢?送我吧,送我吧,送我吧···”那女子伸出双手来,示意着萧云将闪电貂送过去。

    萧云凝视着那女子手腕上的藤条手镯,心中五味翻腾,不由得又想起花清影来。

    “你到底给不给啊,总盯着我的手干嘛,我的手上长花啦?我的手有花不成,有花不成,有花不成···”那女子的话语中露出了不满。

    “呃···那个我们是不是要过去帮忙?”

    “不用啊,我姐姐很厉害的,对付一个···看来还真的是需要帮忙啊。”

    因为现在血仙蝶面对的不是一个敌人,而是两个!

    不知何时一个身披着艳红色披风、带着艳红色斗篷的人加入到了战团之中,看这人的动作和体形,当是一个女人无疑,这女人手中持着一把扁长铁尺,攻入到了漫天的血红色气劲之内。

    这人的穿着和那多嘴多舌的女子几乎一模一样,只是一身的红色斗篷、红色披风,与她不同,同时她的武功也是极高,内力更是浑厚,居然可以硬抗住血仙蝶的血红色气劲的攻击。

    同时她的全身笼罩着粉红色的气劲光芒,铁尺捭阖间,将血仙蝶覆盖着血色气劲的头搅的漫天飞舞。

    血仙蝶依旧是面带着微笑,双掌挥出,双掌间似乎一轮明月,一轮太阳同时释放光辉,正是啸日落月掌。

    太阳炽热、月亮阴寒,日月旋转着砸向铁尺,“轰”的一声将那人震开,那人娇哼一声,身形被震飞了出去,果真是一个女子的声音。

    女子身上的粉红色气劲都被震散,但是几乎是一个瞬间她的身上又被粉红色的气劲笼罩,单手舞动铁尺再次向着血仙蝶砸来。

    而此时元浪手中的青云剑一颤,也已经栖身近前,向着血仙蝶动作间露出的破绽急刺而出。

    血仙蝶玉腕转动,手掌轻挥成螺旋轨迹,道道血红的气劲形成了一个旋涡,旋涡之中形成了一股强烈的拉扯之力。

    双雄一动风云涌,血仙碟再战元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