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仙碟缠斗元浪,血仙蝶玉腕转动,手掌轻挥成螺旋轨迹,道道血红的气劲形成了一个旋涡,旋涡之中形成了一股强烈的拉扯之力。

    青云剑受到一股无形气劲的拉扯,向着手掌间把螺旋轨迹的中心刺去。

    “燃石光闪!”

    血仙蝶的玉掌一压,轻轻舞动的手骤然按下,手掌间似是火山爆发,发出了强烈的红色光焰,一招燃石光闪按在了剑脊之上,顿时将青云剑震开。

    “闪光百裂!”

    与此同时那红衣女子的铁尺攻入,血仙蝶的另一只手也黏在了铁尺上,强大的内力瞬间爆发,正是一招闪光百裂,瞬间也将铁尺轰飞了出去。

    血仙碟连发两招燃石光闪和闪光百裂荡开青云剑和铁尺。

    与此同时她的双手虚张,手掌间两轮光辉相应,又是日月之光显现出来,日月两轮光辉相互交映向着两人落去。

    “啸日落月掌!”

    元浪和那女子之间的配合也是妙至毫巅,两人似乎也是心意相通,同时伸出一只手来,互打一掌,双掌相交,顿时身在空中的两人借着这双掌相交产生的推力向着两边滑开,竟是躲开了血仙蝶这必杀的啸日落月掌一击。

    两人步调几乎相同,双脚在树上一踩,一人持剑一人持尺向着血仙蝶夹击而来。

    青云剑刁钻诡异,专寻破绽之处攻击,而那铁尺刚猛,却是以力破势制造破绽,两人联手攻杀,仅仅一轮攻势就将血仙蝶压制在下。

    血仙蝶背后背着的朱红盒子一歪,挡住了青云剑,同时铁尺也砸到了朱红盒子之上,顿时将血仙蝶震了开去。

    血仙蝶血红色长发飞扬,向着两人卷来,根根头发犹如钢针,若是被这头发刺中以被刀剑刺中没有多大的区别。

    铁尺舞动如山似岳,像是一面巨盾挡着了卷来的头发,同时铁尺一翻已将头发搅住,粉红色的气劲沿着铁尺迅速的攀上了血红色的头发,并且沿着头发向着血仙蝶蔓延而来。

    与从同事元浪的剑已从舞动的铁尺间的空隙刺出,狠狠的刺向血仙碟的软肋。

    “铛”的一声,旋转着的一件兵器荡开了元浪刺来的这一剑,那兵器旋转着,就像是一朵盛开了的鲜花在空中飞舞。

    鲜花凋零,落在了那被黑衣全部笼罩住的女人手中,那是一把两端都是斜斜的剑身的古怪的剑,而且剑身细长,单面有刃,剑刃倾斜四十五度,中间是握手,剑身以握手中心对称。

    萧云的眼睛就是一缩,心也跟着一颤,这把利刃给他的印象太深了,曾经在天道山血溅五步,年仅十岁的花清影就是手持着这样的一把幻刃斩杀了数个追杀而来的黑衣人。

    前不久在百花道的总坛的紫水晶屋内也取到了一个石盒,而石盒之中也有一把这样的武器,最后这件武器被柔姑娘拿走了。

    这把幻刃是花清影的那把还是柔姑娘的那把,或者说原本就是有两把?

    石盒中似乎只有一把武器,而有两个空格,那么···

    萧云的心都要碎了,他的知觉告诉他,这女子手中的这把幻刃就是当年花清影手中的那把。

    “小影死后她的东西怎么会在这人的手上?不行,我一定要取回、绝不能让小影的东西落在这人的手上。”萧云紧紧的握了握手中的云梦柳宝剑。

    那女子手中的幻刃一下子荡开了元浪的剑,与此同时人已经起身上前,手中的那把幻刃也不知被藏到了哪里去了,手中持着的仍然是一把奇形怪状的武器,正是千幻流刃。

    说起来这千幻流刃似乎与那百花幻刃有着相似之处,只是这千幻流刃只有一段剑刃,但是可以再握手两段随意的滑动,不仅如此这千幻流刃还可以沿着握手做三百六十度的旋转,同时幻刃一分为九,为多刃身,出此之外这把幻刃的刃身弯曲扭转却与那百花幻刃极其相似。

    那女子手持着千幻流刃,杀入战团,千幻流刃化作点点寒芒向着那使铁尺的人卷去。

    那使铁尺的女子也是头蓬,披风,两人的衣着打扮看起来几乎相同,除了那颜色的区别很鲜明之外,还有一点很明显的,就是那手持铁尺的女子身材、个头要显得高大一些。

    “咦,你和我穿的一模一样呢,你是谁啊,怎么也要穿这样的衣服,你是遮挡什么啊,怕人认出你吗?还是有着什么隐瞒?”

    那女子不答,手中的铁尺上笼罩着粉红色色光芒向着那手持千幻流刃的女子砸去。

    “哎呀,哎呀,你要打死我了,你这人怎么这样,就不能温柔一点吗,你还是女人嘛,简直比男人还要狠,你这样是嫁不出去的,哈哈,你怕不怕,怕不怕,怕不怕啊?”

    那女人当然不怕,但也是不答话,手中的铁尺舞动起来更加的威猛,就像是一个风车一般,以诡异灵巧著称的千幻流刃上下飞舞旋转,竟是穿不透这铁尺的防御。

    “哎呀,不说话啊,是哑巴吗,是哑巴吗,是哑巴吗?噢····原来是个哑巴啊,看你眉头蹙起,青经暴跳的是不是很想大骂一番,哈哈,你办不到啊,办不到,因为你是哑巴,哈哈···”

    在那女子说话之间对面的女子手中的铁尺舞动的更加迅疾,粉红色的气劲荡漾起来,铺天盖地的卷来,她的满胸的怒气尽数化在了一尺之上。

    “哎呀,哎呀,刺激到你了,哈哈,看看,看看,章法乱了,人一发狂就会神志不清,神志不清,武功就会大打折扣,看看,漏洞百出喽,你要输喽···”

    这女子说话的语速超快,比她的出手速度还要快,就像是机关枪一般,那真的是一波接着一波,连续不断。

    话语没有杀伤力,只要你把它当做浮云,但是谁也不能真正的把这些话当做浮云,太吵了,而且还句句直投心底,任是谁也忍受不了。

    垃圾话有时候也是很有战斗力。

    两人缠斗在一起,那女子口中不停,看似被一把铁尺逼的上蹿下跳,其实并没有明显的败象,而且人也是四处游走,这一刻却是占了上风头。

    她的一只手暗藏在黑色的斗篷之下,微微一动,毒药已经随风而去,下一刻她的身子一转,已经移开,任是谁也不认为她在那一刻下了毒。

    萧云很纠结,他很想夺下那女子手中的幻刃,但是却是不能,不是他做不到,而是她不能出手,刚才人家还出手救了自己,现在就拔剑相向,这种以怨报德的事情,萧云做不到。

    血仙碟和那神秘的女子缠斗元浪和红衣持铁尺的神秘女子,战局将要走向何方?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