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仙碟和那神秘的女子缠斗元浪和红衣持铁尺的神秘女子,由于那黑衣女子的加入,血仙蝶又已经占据了上峰。(书=-屋*0小-}说-+网)

    血仙碟双掌间日月光辉接连闪现,啸日落月掌法施展出来,出掌间一阴一阳两股劲气相互纠缠打出,竟也是刚猛异常,青云剑竟是再也攻不进来。

    血仙蝶并不是没有破绽,相反进攻之际破绽百出,但是却不是进攻之际,不仅仅是因为啸日落月掌法的刚猛,还有就是他那一头飞舞的血红色的长发,就如勾魂的无常,一不小心就会被他取了性命。

    萧云看着大局已定,决定先走,临走之时他看了那手持铁尺的女子一眼,眼中露出了复杂的情绪。

    “哈哈,你中毒了,你知不知道,你快要死了,不信你试试内息的运转,是不是运转羞涩,哎呀,哎呀,你上当啦,哈哈,有没有,你又受骗了哦,告诉你吧,内息没有问题,但是你中毒是真的···”

    萧云临走的时候还听到这个吵杂的声音。

    只是萧云此时发现自己又走不了了,眼前两人拦住去路,正是白小蝶和百花圣女花弄鱼。

    “看你往哪里跑?”花弄鱼冷笑着。

    但是随后白小蝶却是一惊,“空气中有紫云烟的气味,不好,这里被下毒了。”

    “你缠住他,我去救人!”随后白小蝶焦急的道。

    这也正合了萧云的意,若是白小蝶留下,那么他还真是不能动手,毕竟按照丰小依的认知,这人很有可能是自己的母亲,但是自己不动手对方却是会要了自己的命,这种境遇还真艰难,还好留下来的是花弄鱼,这可是一点芥蒂都没有的,杀了也就杀了。

    “你是萧百荣和花弄玉的孽种,你害的大家好苦啊,若不是你那骗人的贱人母亲,整个百花道也不至于大乱而至衰落,这都是因为你的错,今日绕不得你,以正我百花圣女之名。”

    花弄鱼说着,一摆手中的九曲剑,百花闪现,向着萧云裹来。

    “百花剑气不过如此!”萧云迈步在百花丛中行走在百花剑气的空隙之内,就像是游玩观赏一般。

    百花剑气纵横,百花不断的幻灭又重新绽放,但是新绽放的百花之中依旧是存在着空隙,萧云身处这空隙之处犹如闲庭信步。

    剑光缭绕,百花重叠,层层百花绽放怒卷,向着花弄鱼卷来,这是萧云释放出来的百花剑气与花弄鱼释放的剑气纠缠到了一起,两道剑气重合瞬间就铺满了地面。

    花弄鱼大吃一惊,万万没想到一个男人居然能施展出百花剑气来,这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但是事实就是事实,眼前这个男人就发出了百花剑气,而且剑气的凝聚度异常的强大,竟是将原本属于她的剑气击溃。

    花弄鱼一声惊叫,衣角已被萧云的剑气斩落,与此同时“嗤嗤”声响不断,百花剑气纵横,向着她激射而来。

    九曲剑摆动间,形成了近乎完美的防御,萧云此时展开的剑气顿时被挡住,同时花弄鱼纵身向后,瞬间已经出了萧云百花剑气的覆盖范围。

    萧云皱了皱眉,虽然百花剑气厉害无比,但也是有着缺陷,那就是他施展距离实在是短,不过也不奇怪,他的实战面积却是很大,简直是覆盖了身前周围的一大片的面积。

    大面积的剑气施展出来,消耗更是巨大,而且剑气纵横分散,杀伤力必然减小,百花道赖以成名的百花剑气其实还是有着很多的缺陷。

    萧云将剑气一收,转身就走,因为他知道自己没有短时间内杀死花弄鱼的本事。

    只是他走不了了,白小蝶已经飞身上前,拦住了去路,而另一端元浪也提剑赶了过来,同时还有一个身披艳红色斗篷、艳红色披风手持铁尺的女人。

    萧云大惊,这个时候三个人不应该出现在这里,即使是白小蝶拥有碾压式的实力,也不可能在短时间之内将血仙蝶消灭掉。

    但是现在的的确确是三人围了上来,现在萧云即使有着通体本领,想要从这包围之中突围出去,似乎都已经成了梦想。

    血仙蝶带着那黑衣女子已经撤了,撤的是那么的坚决,仅仅是白小蝶一露面,血仙蝶就已住手,她眼光复杂至极的看着白小蝶,张了张嘴,没有说话,只是向那手持千幻流刃的女子使了个眼色,飘身而去。

    两个人走的潇洒,走的快意,这一下子却把萧云陷入到了险地。

    四个人围住了萧云,此时花弄鱼走到白小蝶身边,低声道:“圣母,这男人会使用百花剑气。”

    “什么?不可能?”白小蝶皱了皱眉,随后看向萧云,眉头紧皱。

    “果真和他很像,也与她很像,看样貌定是萧百荣和花弄玉的孽种,定不会假!”白小蝶冷冷的道。

    萧云紧紧的握了握手中的剑,随后剑入鞘,他知道在这些人面前,自己根本就没有还手之力。

    萧云看着白小蝶,心中不知是何种滋味,这就是自己的母亲吗,自己的亲手母亲吗,现在在口口声声的叫骂着自己是谁谁谁的孽种,这就是母亲?小依姐你这个玩笑开得太大了吧?

    萧云嘴角咧了咧,露出了苦涩一笑,同时心中也彻底的抹去了自己是萧百荣的儿子的想法。

    “要杀就杀吧,但是要杀我的话不用别人出手,就你亲自出手吧!”萧云的话语之中充满了苍凉,眼中已有泪光闪烁,手指着白小蝶。

    “你只不过是一只臭虫而已,碾死你,就像是碾死一只蚂蚁,这点小事不劳圣母动手。”说话的居然是元浪。

    元浪说着,伸手拍下萧云的胸口,这一掌并不是要取了萧云的性命,而是要封住他的心脉大穴,心脉大穴被封,整个人就与废人无异,而且性命也等于掌握在别人的手中。

    “小心!”这是一个急切的女人的声音,正是那艳红色斗篷、披风笼罩下的人的声音,他的语气之中显示出了焦急,并且出手手中铁尺一抬就要阻挡住元浪的手。

    但是已经晚了,元浪的手几乎已经挨到了胸口的衣服上。

    就在此时萧云的衣服中一阵的抖动,一只手指粗细的铁头蜈蚣探出头来,一对口中的大鳌牙露出,尖端上闪着紫黑色的水光,当然这不是水,这是蜈蚣毒液。

    萧云的衣服之中藏着铁背蜈蚣,本想以此暗伤白小蝶不料却是元浪抢先动手。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