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浪欲要封住萧云的心脉大穴,就在此时萧云的衣服中一阵的抖动,一只手指粗细的铁头蜈蚣探出头来,一对口中的大鳌牙露出,尖端上闪着紫黑色的水光,当然这不是水,这是蜈蚣毒液。

    蜈蚣的大鳌嵌进了元浪的手指间,那大鳌上的毒液也注射到了他的体内。

    元浪的手已经缩回,颤抖着,花弄鱼和那红衣女子连忙上前查看,而白小蝶的眼中却是闪烁着阴冷的光辉,死死的盯着萧云。

    “拿解药来!”白小蝶一伸手。

    “叽叽”紫电貂此时人立在了萧云的肩上,露出了尖尖的牙齿。

    白小蝶的手缩了回来,心中暗叫庆幸,若是这紫电貂咬了元浪,几乎可以确认不要救了,因为被紫电貂咬中的人,几乎无人可救。

    无可救?真的是没得救吗?当然不是。有一剂最好的解药可以救治,但是解药只有三枚,而且白小蝶知道其中一枚已经没有了,那么另外两枚呢?怕也早没了吧····

    所以现在武林之大,被紫电貂咬到的话,除了一死,别无所求。

    萧云看着白小蝶眼中露出了难以形容的复杂神色,伸手抚了抚紫电貂,让他安静下来,缓缓的道:“你要杀便杀吧。”

    没有哪一刻让他这样心死、绝望?即使是身患三阴绝脉的时候也没有这样的悲观、绝望,那时候他没有希望,自然也就不懂得绝望,活着一天算一天,而且早早的死去一天也意味着早就解脱。

    但是现在他的心中却出现了绝望,这种绝望绝对不是陷入绝望之地之后没有活路可走的绝望,而是深深的被伤的太深,对未来的生活充满了绝望。

    他看着白小蝶闭上眼,然后睁开眼,看着正在关心着元浪伤势的那个女子,眼睛又闭上。

    白小蝶的内力渗透出来,似是蚕丝,犹如藤蔓将萧云彻底的缚住,同时她的手中劲气吞吐,一指点向萧云心脉大穴。

    萧云浑身受缚,竟是行动不得,眼睁睁的看着白小蝶的手向着自己点落。

    “住手。”声音很低,娇殷殷的却很好听,像是黄鹂鸣叫,让人闻之不由心醉。

    柔姑娘闪身挡在萧云面前,看着白小蝶,“他是我的,谁也不能动他。”

    白小蝶愣了一下,缓缓收手,“你太任性了,你可知道她是谁?她就是你杀母仇人的亲侄子,你的仇人早已不在,杀了他也就等于给你母亲报了仇,你知不知道?”

    柔姑娘似笑非笑,并未被白小蝶的话所震惊,“知道如何,不知道又如何,冤冤相报何时了?我只知道他是我的人,除了我谁也不能伤他一根毫毛。”

    “你····”白小蝶一时气结,然后又道:“浪儿中了他的暗算,中了毒,让他拿出解药来。”

    柔姑娘看着萧云若死的脸,伸手摸了摸趴在萧云肩头的紫电貂,呵呵一笑,道:“有你在什么毒解不了?你若是解不了的毒,恐怕都是无药可解的。”

    “这就是闻名江湖而又神秘莫测的百花圣女?果真是个美人呢,连我都要嫉妒三分,呵呵····”柔姑娘看向花弄鱼道。

    “哎呀,你可真是神龙见首不见尾啊,小妹在这阴风谷中多日也不曾见到你,没想到你却突然出现了。”柔姑娘看向那手持铁尺的女子道。

    “哎呀,那自以为无所不能的人呀,你怎么这么不走运,这次阴风谷一行,你仿佛很不顺心啊,其实···我的心情又怎能会好?”柔姑娘看向元浪道。

    “你不该假借我的名义,动用了我的人,让他们白白的死在了这里····”柔姑娘虽然在笑,但是言语之中已有了怒意。

    “你的人?他们本就是···”白小蝶冷笑。

    “圣母!”元浪一声打断了白小蝶的话,顿时白小蝶把话头止住。

    “隔墙有耳啊,而且这耳朵还不用隔墙,就在这里····”元浪冷笑着看向萧云。

    “人我带走了,你们谁敢拦我,就是与我作对,就是亲生父母、兄弟姐妹我也不客气···”柔姑娘的声音也有些发冷,充满了杀机。

    “既然如此,看在你的面子上就放他一次,不过希望你好好的保护好他,否则下次你不在的时候,我可不保证能留住他的性命。”元浪似乎对柔姑娘一点也不好。

    “好···好···好···,不过你让我损失这么大,该怎么赔偿?”柔姑娘又开始撒娇起来。

    “我是穷人,没钱,你看着办吧。”元浪摊了摊手,说的很光棍,我就是没钱,你能拿我怎么着吧。

    “这样啊?也有办法呢,我虽然不知她真实面目如何,但是看身材也知道定是武林中的绝色,不如到我的醉红楼当个头牌什么的,权当是弥补我这点损失了。”

    柔姑娘说完有一阵的呵呵娇笑,当然她这里说的“她”就是指那手持铁尺的女子。

    令人想不到的是那女子竟是一句话也没有,唯有手指的铁尺微微颤抖,看起来是气得不轻。

    “你够了。”元浪怒道。

    柔姑娘笑了笑,知道在待下去,定然也是和几人斗嘴,当下毫无兴趣,揶揄了他们几句也算是自己出了口气得了,难道还真的要他赔偿不成?

    柔姑娘转身,对萧云道:“跟我走吧。”

    萧云看了看那手持着铁尺的女子,握了握手,转而向柔姑娘道:“我死不死没关系,我有一件心事,没有完成,容我办完如何?”

    柔姑娘依旧是笑颜如花,双眼看着萧云,眼中似乎是要淌出水来一般,“要干嘛?放心,有我在,不会让你死。”

    萧云觉得暖烘烘的,心里没来由的就是一热,不知为何每当见到柔姑娘和血仙蝶的时候都有一种特别熟悉、和亲切的感觉,感觉全身都是暖烘烘的很舒服,而起柔姑娘和血仙蝶都一样,总是挂着浅浅的笑,让人见了浑身温暖的笑,即使是在杀人的时候。

    难得的,萧云笑了笑。

    这一刻似有暖风吹过,柔姑娘的眼中出现了一个身影,让她呆滞,片刻之后却是摇了摇头,脸上泛起了红霞,同时心中却是一惊,暗道:“好险,好险,莫不是这就是幽冥魅力失败后的反噬?我被这男人反幽冥魅力了?”

    萧云转身走向那手持铁尺的女子,注视着她,但是他却是看不到对方丝毫的表情,因为有艳红色斗篷的遮盖。

    这艳红色斗篷遮盖下,从里面能够看到外面,而外面却是看不到里面的情况。

    到底萧云想要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