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云转身走向那手持铁尺的女子,注视着她,但是他却是看不到对方丝毫的表情,因为有艳红色斗篷的遮盖。

    这艳红色斗篷遮盖下,从里面能够看到外面,而外面却是看不到里面的情况。

    那女子一动都是不动,缓缓的抬起头和萧云对视着,此时元浪却是上前,挡住了萧云的视线。

    “小子,今日看在柔儿的面子上,就不为难与你,你还不走,难道想死在这里吗?”

    萧云没有说话,而是身子微侧继续看着那手持铁尺的女子,半晌才道:“你是谁,能摘下斗篷让我看看你的真面目吗,如果你不是她,即使我死了也心甘。”

    “大胆!在我面前调戏我家娘子,今日就是谁也救不得你?”元浪青筋暴跳,他绝对不能容忍别人调戏自己的妻子,而且还是当着自己的面。

    当着人家的面,堂而皇之的给人戴绿帽子,任是谁也不能容忍,只要还是个男人,当然元浪是男人,所有他不能忍,他手中的青云剑一摆,青云剑以一个最快的角度弹射出来。

    剑刚离鞘,一只白皙的手掌击打在剑柄之上,将青云剑打回了鞘中。

    “够了,不要动不动就拔剑,再者我也很好奇呢,来摘下斗篷来看看。”

    柔姑娘说着,一伸手就向那头蓬摘去,元浪想挡却是来不及了,因为他的毒还没有解掉,他必须运功抗毒,否则很快就会毒气攻心。

    而白小蝶和花弄鱼却是离得几人较远,因为两人实在是不想介入到几人的恩怨纠葛之中,也乐得看热闹,毕竟这女子的真面容是谁也没有见过。

    千幻琉璃,琉璃千幻,到底是真是幻?

    那女子依旧是一动不动,头蓬被柔姑娘摘下,露出了真实的面容,这女子面容娇美,秀气玲珑,只是面无表情的看着柔姑娘。

    她并不说话,一伸手示意着柔姑娘把那斗篷拿来。

    柔姑娘歪着头看了看这女子,又看了看萧云,见他的神色淡然,脸上也露出了轻松之色,还长长的吐出一口气,似是千钧重担终于放下。

    柔姑娘笑着把那斗篷还给那人,她接过后戴在头上,而后移身到元浪身后。

    元浪冷哼一声,看着柔姑娘,也是不说话,只是眼中似要喷出火来。

    “呵呵,我们走吧。”柔姑娘云淡风轻的样子,就像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般。

    萧云再也没有说什么,跟着柔姑娘向林外走去。

    “出了这里就距离阴风谷的谷口不远了,而且真正的考验就在那里,团战,是不是没有见过?”柔姑娘微笑着边走边看着萧云道。

    “没有,你见过?”

    “见过。我看见过血仙蝶血屠百里,当时的冰宫不泪天悍然出动,险些一统武林,就在数年之前,那一次才是我见过的万人战,整个场面就只能用一个惨烈形容,呵呵···”

    “在你的语气中我丝毫的觉察不到惨烈。”萧云不削的道。

    “姑娘我是见惯了流血,即使是修罗地狱我也是不惧,再是如何的惨烈,在我眼中不过是天边的云彩···”柔姑娘说着,还伸手招了招,似乎是想触摸那天边的云彩一般。

    “你和元浪他们什么关系?”萧云很郑重的问道。

    “可以交换啊,你换吗?”柔姑娘扭头笑了笑,

    “怎么交换?”萧云疑惑的问道。

    “我知道你在百花道总坛有些所得,似乎里面有一本剑谱,我得了剑,却是没有剑谱,这剑在我手中就像是一块废铁一般,好可惜呢。”

    柔姑娘笑的极为暧昧,眼睛还眨呀眨的,说不出的暧昧意味含在其中,让萧云都不敢正眼看她。

    “那个啊,不能啊,剑谱我不能给你,只是我能看一下你的那把剑吗?”

    萧云自然不是想看一看那把剑,他只想向确认一下那把剑是不是还在她的身上,如果这点确认了,那么毫无疑问那黑色衣袍下遮遮掩掩的女子手中的那把定然是花清影的那把幻刃。

    “过分了哦,不和我换也就算了,还想谋夺我的剑,那是我的战利品,战利品···懂不懂?”柔姑娘说着,还是伸手入怀,掏出一把两边带鞘的剑来,递给萧云。

    萧云接过幻刃,剑鞘是临时做的,很明显并不能与两面都是扭转剑刃的剑身契合,不过也是聊胜于无。

    剑鞘被剥离之后,露出了扭转弯曲的剑身,剑身如水,蒙着一层淡淡的蓝色光芒,在仔细看时,剑柄处中间却是一面一个突起,这突起和丰小依的子剑上的差不多,看样子也是钩挂之用。

    幻刃有两把,而且这样子造型奇怪,还有钩挂点,这是不是说两柄幻刃其实本就是一把,就像是丰小依的剑一般是分子剑和母剑的?

    事实如何,萧云不清楚,也仅是一个猜想而已,幻刃既然有子剑和母剑的区别,那么剑盒之中却为何只有一把?

    萧云摸了摸怀中,那里揣着一本《南宫札记》,心道:“或许里面就有答案呢?”

    “看完了?”柔姑娘挥了挥手,“看到眼里可是拔不出来,想要占为己有,怕你是不能了。”

    “我怎么会占有姑娘的东西?”萧云说着已将那幻刃归鞘,递给了柔姑娘。

    “前面的路你自己走,我还有事,更不想介入到乱战之中,我可不想我的衣服上沾血,更是不想弄得满身血腥,即使是出一身的臭汗,也够难受的了,也真是啊,好多天都没有洗澡了,臭死了。”

    萧云尴尬的笑了笑,心道:“我也是好久没洗澡了。”

    “你为什么救我?不会无所企图吧?”萧云郑重的问。

    “因为你是我的人啊,哈哈···别忘记了百花道总坛里面说过的话哦.”柔姑娘说着已经飘身而去,只留下声音越飘越远.

    萧云皱了皱眉,这次阴风谷之行,显得太过诡异、神秘,这那里是什么历练,分明就像是一场阴谋.

    想到历练,萧云的心就是一震,这多日的生死边缘徘徊,却是忘记了这件事情了,说道历练也不过是在阴风谷内转一圈就可以了,没有具体的任务目标,这点就很不合理,萧云似乎感觉到昆仑派中一定有着不为人知的秘密.

    同时萧云也想到了万剑威和燕玲双,也不知道他们夫妻带着那些历练的同门如何了。

    萧云顿时打定主意,是向着阴风谷的谷口冲去,他想早些离开这里,因为这里面危机重重,离开这里才能躲开元浪等人的围攻。

    萧云能否安然离开阴风谷?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