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的人乱打起了一气,萧云感觉十分奇怪。

    无意间,萧云的眼角似乎发现什么不同,抬眼向着阴风谷方向的天空看去,天空中似乎正有一团火红色的烟雾正在渐渐的散去。

    “嗯?”萧云看出那团火红色的烟雾绝非是自然而生,虽然烟雾已经散去,但是很显然方才的时候却是凝聚在一起的,这竟然是一种传讯烟花。

    传讯烟花其实就是一种比较特殊的烟花,释放在空中形成绚烂的色彩,即使是在白天也能远远的清晰可见,是一种警报或者特殊含义的信号。

    有人发送了传讯烟花,所以得到传讯的这些人有了动作,很显然这是一种行动信号。

    萧云猜的没错,这的确是一种行动信号,所以这些人接到信号之后就开始有了动作。

    一方是怒气冲动而为,一方是有意营造战机做足了准备,结果可想而知,瞬间刚一接触,自由联盟的人就被射杀了一大片。

    随后天道盟的人一声令下,弓箭手压住阵脚,前排人员执盾持枪整齐划一的冲杀下来,身后就是手持刀剑的武林人士。

    天道盟的人现在并不像是江湖上帮派的私打乱斗更像是一直有训练的军队,这种是阵仗,势两军交战的打法。

    天道盟和自由联盟的这一亮相就显示出了不同,就好比是正规的国家队伍遇到了毫无章法的农民起义军,仅仅是瞬间一个交锋,自由联盟就被打的落花流水。

    萧云都不忍心看下去了,眼前的惨状那就像是一场杀戮,单方面的杀戮。

    眨眼间双方人马就混战在了一处,锋线也被冲乱了,所有的人都战成了一团,那个场面那叫一个乱。

    萧云看着纷乱的场面,心中大喜,正是要趁乱出逃。

    萧云想到做到,手中持剑已经窜出,向着谷口而去。

    萧云一路向外杀去,能避得就避过,实在是避不过的,手中的云梦柳也不惜染血。

    战场纷乱,又有谁在乎茫茫人海中的普通一人?但是还真的有人注意到了萧云,那人本来没有在意,但是一见萧云抬手间就杀了一个挡路的同盟,顿时一惊,这才注意到这不正是明令要寻得人吗?

    那人一喊,顿时犹如平静的水面激起了千层浪,瞬间就一群人围了过来。

    天道盟的人占据着上锋,自然是形成了以多打少的局面,现在明令要抓的人现身了,而且他身上百分百的带着宝物,这可是大功一件,得到宝物交上去,得到的奖励一定少不了,所有一听萧云在此,呼啦一大群人就围了过来。

    杀不过去啊!

    萧云心中叫苦,只能向回走,只是还能走得了吗?这些人的目标可是他,怎能让他这样安然身退?

    “轰”是气劲爆炸的声响,是谁在这里释放大面积的攻击气劲?

    这种混战的场面上只有在刚一接触的时候会释放大面积的气劲,因为气劲爆炸开来不仅是敌人就是自己人甚至自己本人都有可能收到气劲爆炸的伤害,这气劲爆炸的力量可是不分敌我的。

    如今混战在了一起,谁还会释放大面积的攻击起劲,这样不但是伤了敌人,还会伤了盟友,所以在混战的时候没有谁释放劲气。

    还有更重要的一个原因,混战的时候到处都是敌人,你如果释放气劲过快过猛,就势必大损元气,如此一来力竭气衰之时定会遭到别人的斩杀,混战之中如何保持最巅峰的战力是很重要的。

    这点无论是丰小依还是血仙蝶都曾告诉过萧云,这就是所谓的气力续航,也就是用尽可能少的代价换取最大胜利果实。

    但是就是在这不可能出现的时候出现了大面积的攻击劲气,这让很多人都很奇怪,唯独萧云不奇怪。

    他不奇怪的原因很简单,因为这个人根本就不是两大联盟的人,在她眼中满眼都是可杀的人,第二就是这个人根本就不知道什么是节省气力,因为她本身的内力强横,不在乎这点问道,再者就是她也不想再此纠缠混战。

    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丰小依。

    现在的丰小依英姿飒爽,衣服整洁干净,人也是白净,长发飘逸出尘,而且身上还散发着淡淡的清香,只是···胸前那对可爱好像小了很多,但是仍旧是饱满挺拔。

    “走!”丰小依释放出了内劲,顿时轰开了一个缺口,一声招呼,人已经飘身而出,萧云也随后跟上杀出重围。

    丰小依虽然衣袂飘飘若仙,但却是煞神附体,见人挡在眼前挥手间就将人斩与剑下,同时子剑放出旋转,斩杀着阻挡的人,很快就冲出了人群。

    虽然有人想要竭力阻挡萧云,但是挡不住啊,开始的时候萧云和丰小依开始在人群之中穿行,但是这样走的也太慢了,更是免不了要溅衣服上鲜血,丰小依绝对不愿意,所以片刻之后两人开始走捷径。

    所谓的捷径就是走上方,踩着众人的脑袋前行,丰小依率先跳起,脚尖轻轻的点在一人的头顶上,人已经飘身而去,同时萧云也有样学样。

    很多人只是感觉头上一重,随后一轻,抬头一看却是没有发现什么,稍微一愣,随后胸口一痛,一段剑刃已经透体而出。

    你不杀伯仁,伯仁却因你而死,因为被两人一踩而分神被人所杀的人不在少数。

    萧云也觉得后悔,若是开始的时候就走捷径或许已经冲出重围了,但是现在已经被人发现了,再想着走捷径冲出去,怕是不能了,毕竟走捷径也太引人注目了。

    丰小依前头开路,萧云随后跟随,两人的轻功都是高绝无比,一心想要从这混战中脱身而出那是简单至极的事情。

    很快两人就已脱战,钻入到了密林之中,丰小依率先站定,脸上依旧带着冰冷的神情。

    “几天不见,小依姐又变的楚楚动人了。”萧云尴尬至极的没话找话。

    “哼!我还以为你死了呢,以后也省的我担心,若不是血仙蝶和柔姑娘相继赶来,我怕也要陪你葬送山林了。”丰小依娇怒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