丰小依责怪萧云,“哼!我还以为你死了呢,以后也省的我担心,若不是血仙蝶和柔姑娘相继赶来,我怕也要陪你葬送山林了。(书屋 shu05.com)”

    “呵,有的男人无论何时何地都是很有魅力的。”萧云依旧是尴尬的笑。

    “魅力?你有什么魅力,那是萧叔父的英明,一指头点下去,让我成了妻子。”丰小依说着却是扭过头来,看着萧云半晌无语。

    “我不是萧百荣的儿子,小依姐。”萧云无奈的摇了摇头。

    “我没说你是萧叔父的儿子,我只是说是萧叔父将我指给你的。”丰小依撇了撇嘴。

    “我大概猜到了为什么萧叔父要把我指给你,原来就是要让我保护你的。”丰小依说完又扭过头去,抬头看着被风吹舞的树叶。

    丰小依猜对了,但也猜错了,把她指婚给萧云的目的就是要让这个比他大七岁的女孩照顾他、爱护他、保护他,但是这绝不是萧百荣的主意,而是丰小依的父亲。

    一个肯牺牲自己的女儿一生的幸福而如此的爱护这个人,这两家之间的关系就很是不一般了,只是这点萧百荣没有提,丰钰枫也没有提。

    “那个···”萧云的自尊心又受伤了,到了现在还是要一个女人的保护。

    “那个···小依姐变漂亮了呢,哈哈。”萧云尴尬啊。

    “抽空在那边的河里洗了洗身子,好多天没洗澡了,浑身不舒服的很···”终于丰小依的语气也软了下来。

    “是吗?那怎么···小依姐的可爱好像小了很多啊?”后半句萧云的声音变得很低,但是眼光却是瞟向丰小依丰满的胸部。

    “什么小了很多?”丰小依转身,看着萧云,见他躲闪的眼光还时不时的落在自己的胸前,不由得脸上一红。

    “世界上有两种男人,你属于哪一种?”丰小依冷冷的问道。

    “两种?哪两种?”萧云不解的问道。

    “一种是好色的男人···”丰小依嘲讽的道。

    “那我肯定不是这一种,哈哈···另一种呢?”

    “另一种是极度好色的男人,从环彩阁你轻薄···,从那时起我就知道你是第二种男人!”丰小依说完转过身去。

    萧云极度的尴尬,真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那个···小依姐,你不会是专门站在这里和我说这个吧?”

    “嗯,现在就在等。”

    “等什么?”萧云左右观看,却是什么也没有发现。

    “不急,我问你,你确认那人是谁了吗?”

    “不是琉璃姐,小依姐,你错怪琉璃姐了,根本就不是她出卖我们,那个女人我不认识我也听过她的声音,但是可以确信她不是琉璃姐,她是元浪的妻子。”

    “元浪的妻子?他不是一直在向外公布,要打败血仙蝶,然后迎娶她为妻吗,怎么会有一个妻子?”丰小依言语之中也满意疑惑。

    “这个我不知道,但是这一点我可以确信,而且我还可以确信那柔姑娘和元浪等人有着很一般的关系。”

    “不是梦琉璃?柔姑娘?”丰小依喃喃道。

    “小依姐,我很敬重你的,但是琉璃姐在我心中就像是仙人一般的存在,你可以侮辱我,但绝对不可以侮辱琉璃姐,我们在一起生活了很多年,我相信她,倒是小依姐,你却很让我怀疑。”

    “怀疑我?”丰小依的脸上不仅仅是冰冷,还带着怒意。

    “你也离开了我一段时间,而且你还有功夫洗澡,看起来很清闲的样子,同样你也有出卖我的条件和时间,至于理由···”

    “哼!”丰小依冷哼一声,静听着他诉说理由。

    “没有理由,但是琉璃姐同样没有理由,不是吗?”

    都没有出卖自己的理由,都具有出卖自己的时间,而且梦琉璃和自己生活在一起很多年了,彼此之间几乎没有什么秘密,而丰小依却是隐瞒了自己的秘密太多了,这样说起来···

    萧云毫不客气的坦白说出这个理由。

    “我出卖你的嫌疑最大是不是?”丰小依怒气填胸,高耸饱满的胸膛起伏剧烈。

    “小依姐,真好看,就像是九天仙女降凡尘····哎呀,也不知道哪个傻小子命这么好,能娶到小依姐这样的仙女为妻?”

    “贫嘴。”丰小依娇羞切带喜悦和佯装愤怒的道。

    “你怎么就长不大呢?从现在起你要和我一样,无论什么事始终都要保持一种面无表情,知道吗?告诉你多少次了,一定要隐藏你内心最真实的想法,不过···我们独处的时候就不样了,”突然间丰小依伸手捋了捋那缕刘海,露出了一个甜甜的笑容。

    萧云一见丰小依的笑容顿时整个身子都僵硬了,不仅仅手脚僵硬,某些地方变得更硬,他张大这嘴,好半天也没有缓过气了,此时他心中默念道:“莫非我真是第二种男人?”

    丰小依的脸突然就红了,低下头不敢看萧云,两人此时都是沉默无语。

    沉默是金,沉默酝酿风云,也酝酿云雨,萧云感觉全身燥热,喉咙里面似已冒烟,一颗心嘭嘭嘭的乱跳,缓缓伸手,握住丰小依的柔荑,而后整个身子贴了上去,轻轻的在她的红唇上一吻。

    丰小依的身子一颤,全身的气力似乎都被抽走,身子软了···,当她正要迎合萧云的吻时却是听到了喊杀之声,顿时将两人惊醒。

    这都是什么时候了,又是什么环境,两人这是在做什么?顿时丰小依害羞的转过身去。

    萧云反手“啪啪”的抽了自己两个嘴巴,暗道:“我果真是第二种男人,我怎么能对不起倪裳?不行····”

    “你别这样···我懂你的心···我会克制自己的,不让你为难,只是你也要记住,我是你的妻子。”

    丰小依说完却是将身子府下隐藏了起来,萧云随后也是府下身子,却是尽量的稍微远离了丰小依一些。

    丰小依偷眼看了看萧云,嘴角一翘,浮现出了一丝满含着深意的微笑。

    片刻之后听着喊杀声越来越近,却也是看不到厮杀的人影,萧云正在聚精会神的看着,思想着到底是谁在厮杀,却是感觉身边有人,原来丰小依又靠了过来。

    “喂,云,自从进了个阴风谷你有没有感觉什么不一样?”丰小依看着萧云问道。

    萧云一愣,随后摇了摇头,“小依姐感觉到了什么不妥?”

    丰小依点了点头,也看着山谷之内的情况,仿佛也是期待着打斗之人的到来。

    “我感觉我的情绪很不稳定,很容易···那个,怎么说来我也是有意境之人,应该不会这么容易的出现情绪的波动,尤其是对男女之事,这些时间我感觉很奇怪···,即使清醒的时候不想,休息的时候也会梦。”丰小依的声音细弱蚊声。

    萧云闻言也是一惊,难道这不是正常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