丰小依感觉到了不妥,“我感觉我的情绪很不稳定,很容易···那个,怎么说来我也是有意境之人,应该不会这么容易的出现情绪的波动,尤其是对男女之事,这些时间我感觉很奇怪···,即使清醒的时候不想,休息的时候也会梦。”

    萧云也是一愣,随后也是感到不对劲。

    萧云是有些好色,对美丽的女子更是见一个喜欢一个,但自己确信绝对不是禽兽,由于自己收到了幽冥魅力的影响而伤害了梦倪裳,但是现在幽冥魅力对自己并没有影响了,怎么还会这样?

    没有了幽冥魅力的影响,反而越来越是禽兽了,这到底怎么回事?

    对与丰小依,萧云只是敬而远之,虽然两人走的极近,但却是从来对她没有那种心思,一来他已经有了梦倪裳,再者着他心中最重要的女子已逝,乃是花清影,而他最想着一亲芳泽的女人而是梦琉璃。

    但是对于这么没有心思的女子,他却是差点把持不住,不,或者说是已经把持不住:百花道山谷之中要不是被人从后面击昏,那一次他就已经把丰小依华丽的推到了,而这一次···还是在命悬一线的危急关头。

    在这种环境之下居然还有这种心思,这和禽兽又有什么区别?

    萧云的脸色变了,看着丰小依,“小依姐,你是说···”

    “我只是怀疑啊,是不是我们一进这阴风谷其实已经受了某种力量的影响,而且自从那血洞出现之后,我感觉那种力量越来越强了,以至于即使是离开你之后,我也整日的做梦···”

    “咦?看来小依姐这几日是没有休息好啊,故意的离开我却是想要平静一下心情,结果是心情没有平静下来,反而越来越是烦躁了。”萧云一下子说中了丰小依的心中。

    “其实这或许是小依姐多心了呢?想来是小依姐太恨嫁了,不过我真的不能给予你什么,这种事是要靠缘分的,你说是不是?”

    “哼!”丰小依冷哼了一声,却是没有在说话,心中却也是在问自己,“是我恨嫁吗?我怎么感觉这阴风谷中确确实实的存在着一股神秘的力量呢?”

    丰小依自然是不怀疑情绪变得异常奇怪并不是自己思春所至,而且是她很清晰的感觉到了某种力量似乎正在觉醒,而且这种力量很强,几乎笼罩住了整个阴风谷。

    “难道是阴阳道的力量?阴阳道又称合欢道,他们有一种特殊的能力能够影响男女的那方面情绪变化,难道是阴阳道的力量在觉醒?”丰小依心中猜测道。

    喊杀声越来越是清晰,而且惨叫声不断传来,看来不少人死在了战乱之中,而且战场距离这边越来越近,这些人是一边打着,一边向着谷口的方向走。

    很快萧云和丰小依看到了,至少三十几人围着几个人战成了一团,仔细的数了数被围的共有八人。

    这八人却是组成了阵势,攻守兼备,看起来越是四人主防,四人主攻。

    这八人之中有两女六男,配合的相得益彰,四人撑开了血红色的内劲护罩,将八人罩住,而其余四人,纷纷向着围攻而来的三十几人发动了攻击。

    这围攻的人中萧云看到了元浪,看到了白小蝶,看到了花弄鱼还有数名百花宫的女子,但是那手持铁尺的女子却是不在其中,而其余之人却都是黑衣人。

    这些黑衣人与那些被杀死的身揣着大量银票的黑衣人穿着相同,这让萧云不由得回忆起十年前的那个夜晚,也是一群如此穿着的黑衣人在天道山上追杀自己和花清影,不过现在的这群黑衣人的武功远比那些个黑衣人相比要高的多,两者相比却是一个在天一个在地了。

    各色劲气纵横交错,轰击在了血红色的气劲光幕护罩之上,只打的那血红色的气劲光罩一阵的颤抖,但却也是轰不破那光罩,反而有几人被血红色的气劲击中,不死也是伤了。

    各色气劲轰击不断,虽然不时就有人被击中,惨呼不断,但是这八人却是不断的再被人推着向前走,不由自主的。

    很快围攻的三十几人已经死了了数人,很快这群人就此萧云的眼前通过,照这样的速度下去,用不了多久就会和谷口的人相回合。

    萧云也是明白了这些人的目的,这是想要借助众人之力轰破气劲护罩,然后将这八人杀掉,而在这之前把自由联盟的人清理掉就势在必行了。

    萧云想的透彻,事实上也正是和他想的一样,这八个人身上藏着大秘密,但是想要对付这八个人就必须付出很大的代价,这三十几个人都不是普通之人,培养这些人花费的精力和钱财更是达到一个恐怖的数字。

    元浪自然想要保存这些人,而是想要用联盟的人命抵偿这些人的命,毕竟天道联盟之内真正属于他的亲信的人并不多,而恰巧这些黑衣人都是,用天道盟的人数百甚至数千的性命换取哪怕一个黑衣人的性命都是值得的。

    很快山谷入口处传来了喊杀之声,天道盟的人如潮水一般的杀来,而战场就在萧云和丰小依的眼前。

    “我们该怎么办,小依姐?”萧云问道。

    “咳咳···”丰小依只是咳嗽了几声,却是没有说话,那意思就是告诉萧云让他自己拿主意。

    丰小依不止一次的告诉萧云不要事事都要依靠别人,而要他自己拿主意,而现在就是让他自己拿主意了。

    “小依姐,想必这里会有一场恶战,我满先且观察一番,看看有什么油水可捞,即使没有机会我们也好趁机逃走。”

    “就依你。”丰小依点头,而后露出了一个满意的笑容。

    很快天道盟的人就围了上来,而且与此同时元浪等人却是悄然退后,把主攻的主角悄无声息就转给了扑杀而来的天道盟的人。

    这些天道盟的人的个人战力明显没有元浪三十几个人战力强,而且弱上的还不是一点半点,但是架不住人多啊,俗话说蚁多咬死象,这一群人的战力可是不凡。

    同时那八人攻防有序,虽然消耗巨大,但是武功却是太高了,绝对高出在场的任何一个人,哪怕是元浪、白小蝶也不敢正面的摄其锋芒,所以采取了围攻政策。

    现在所有的意境高手都已经退走,而八人就像是绞肉机一般,开始在人群之中肆虐。

    天道盟的人就像是割麦子一般的倒下,但是却没有人退缩。

    不是这些人不想退,而是不能退,因为后面的人根本就不知道前面发生了何事,他们知道要想立功就要向前冲,而后退者不但拿不到任何的奖赏,若被人瞧见那只有一死,临阵退缩者死。

    混乱的局面,被围攻的人面对着潮水般的围攻者,两方的命运又将走向何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