丰寰城和岳蓝城一样都是属于人龙混杂的地方,也是各大势力角逐之地,这种地方各大势力都有涉足,但是却都没有人单独占据,因为这种得天独厚的资源任何大势力也不允许其中某一个势力占据。

    在岳蓝城中没有一个势力的驻地存在,但是在丰寰城中却有一个,那就是剑湖帮。

    剑湖帮之所以能够在丰寰城中立足,一来是因为剑湖并没有足够大的力量占据丰寰城中的资源,他们占有的也并不比其它势力多多少,二来也是因为剑湖的建立是由一个大人物促成的,这个人即使是当初的萧百荣现在的元松竹都要给面子。

    但是二十几年了,这个人几乎失去了任何的消息,也再也没有在剑湖之中出现过,而剑湖的势力却是一天天的衰落,如今已经变得寂寂无闻。

    剑湖就在这样的环境下苟延残喘着,说不定哪一天某一个势力就会灭了剑湖,所有剑湖的人心也是空前的涣散。

    如今的剑湖更是萧条,阴风谷内的毒雾瘴气被阴风吹散,这可是千载难逢的机会,大量的人冲入到了阴风谷内,为得就是六道魔门留下来的宝藏以及各种得天独厚的资源,而剑湖的人却是藏身到了半路做起了打家劫舍的勾当。

    萧云三人在路上遇见的那些杀人不眨眼的劫匪,身上穿着的就是剑湖的统一服装,上面刻绘着的是剑湖的标志:一把巨剑。

    萧云三人到了丰寰城中,见这丰寰城果真是繁华,只是武林中人却也没有丰小依说的那么多,想象原因大概就是都冲去阴风谷了。

    “阴风谷到底有什么魔力吸引着武林中人如苍蝇嗜血一般的投入其中,而剑湖帮却是空守着满山的宝藏都不开发了?”萧云不解的问道。

    “这你就不知道了,他们还不是因为六道所留下来的宝藏?其实数次的你们武林中人所谓的正魔大战其目的难道不是为了这宝藏吗?”金花夫人面带着不肖之色。

    “六道宝藏到底有什么,吸引着所有的武林中人趋之若鹜?”丰小依也是不懂。

    “你作为六道之一的诛仙剑道传人,居然不知道六道宝藏的秘密?哎,看来,六道的秘密快要淹没到历史之中了。”金花夫人感叹道。

    “六道什么秘密?”萧云和丰小依都来了兴趣。

    金花夫人贱贱的笑了笑,却是没有说什么,但是她的表情却是告诉了两人答案,“我就不告诉你们。”

    萧云很少无奈,值得摇了摇头,而丰小依冰冷的脸上似乎更是罩上了一层寒霜,紧紧的握了握手,看着金花夫人那欠揍的表情,真恨不得一剑将她斩为两段。

    金花夫人也是一个骄傲的人,若是什么都有问必答,她的地位就会下跌,至少在萧云的心中地位会下跌,所以不能事事都表现的恭恭顺顺。

    三人越向上走,地势越高,也愈加的荒凉,在丰寰城的最北部已经与山势连为了一体,而在山势起伏之中坐落着一片庄园。

    庄园破败不堪,仅有几处倒也有几分人气,丰小依在前,萧云和金花夫人在后向着这尚有人气的庄园处而来。

    到了庄园大门处,大门一扇关着,一扇开着,看不到人影,倒是萧云却发现在木质大门的角落处生出了一堆的蘑菇,原来那扇关着的大门已经腐朽不能活动。

    “这简直就连义庄都不如啊,如此衰败的剑湖帮,也难怪没有哪个势力看得上?”萧云心中腹诽着。

    丰小依站在剑湖的大门处看着那写着“剑湖”两个大字的牌匾,不由得心中一阵叹息,当年的剑湖早已不复存在,现在却是变成了这幅模样。

    看着破败的大门,丰小依想起来的小的时候母亲抱着自己在这大门前玩耍,自己还很任性的拿着大门练剑,如今大门上的剑痕依旧在,不过已经变得模糊,手一碰居然大块脱落。

    “进去看看吧。”丰小依说着人已经走入大门,身后萧云和金花夫人紧紧跟随。

    一连进入三道门都不见一个人影,直到快到正殿的时候却是发现原来人都集中到了这里,而且人数还不少,足有数十左右。

    数十人人集中到一起那场面也是浩大,只是这些人都站在大门的门外干什么?

    萧云三人站到了人群之外看着大殿之内,大殿之中隐约的站着几个人,还有一人大模大样的做到中央的椅子上正悠闲的喝着茶水。

    其中有三人身穿着淡色的衣服,衣服上清晰的刻绘着一把巨剑图案,这是剑湖的服装,而另外站着两人,却是一男一女,两人都是身穿玄衣,面无表情的看着剑湖的三人。

    那喝着茶水的是一个中年男子,也是一身的玄衣,他吹了吹滚烫的茶水,轻轻的饮啜了一口,随后面带微笑的看了看门外的数十人。

    “古月掌门,你看你这剑湖已经破败如此,而且还在百邙山中到处杀人惹祸,很快就会覆灭在即,古月掌门真的愿意看到屹立江湖三十年的剑湖烟消云散不成?”

    那被称作古月掌门的人叫做胡古月,从剑湖成立之初就是剑湖的掌门人,如今也已花甲之年,却被一个后辈趾高气昂的逼问着。

    “哼!我总算是弄明白了一件事,我剑湖武林不响,我门下之人更是低调做人,从不生事,如今却跑到百邙山中大肆抢掠,原来都是你们搞的鬼?”三十年的老掌门也不是傻子,一语点破天机。

    “古月掌门,现在知道这些你不觉得已经晚了吗?武林中谁人不知道你剑湖做下的那些血案,很快阴风谷事了,那些染血的家族或者门派能饶了你们剑湖?所以我说啊,古月掌门,加入我们替天行道才是正途。”

    “替天行道?你还真的以为你们所做的事情是替天行道不成?”胡古月身边的一个长老叫到,那人名叫卢长川乃是剑湖的长老,也是胡古月的左膀右臂。

    “是不是就不劳古月掌门人多虑了更不是一群阿猫阿狗的能够议论的,现在我要听到的是古月掌门人的一句答复,答不答应剑湖解散全部加入我们替天行道?”

    那人的意思就是拿了卢长川当做了阿猫阿狗。

    “掌门,不如就答应他吧,总不能看着剑湖就此毁灭。”说话的是另一位长老名叫李天辰。

    “天辰长老,你怎么能这么说,这剑湖可是大当家的···”

    李天辰摆了摆手打断了卢长川的的话,“二十年前大当家的已经死在了萧家寨了,否则这二十年来你可是见过大当家的一面,现在我们性命都悬于一线,大当家都不出面,难道是我们白白送死不成?”

    “你····”卢长川一时却是说不出话来。

    “还是李长老英明啊,古月掌门你怎么看?”那喝着茶水的黑衣人将茶杯放下,人缓缓的站起。

    这个时候居然有人上门在逼迫胡古月交出剑湖帮的控制权,这人是谁,又是什么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