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古月断然决定不将剑湖纳入替天行道的帮会,而手下却有李天辰想要明哲保身。

    “区区一个剑湖帮,说是有上千的帮众,怎么就只有眼前的这几十人?我看剑湖还不如早早的散去,好让这些人出去某个营生,这也是古月掌门的一场功德。”莫天涯说完哈哈大笑。

    “你···”古月掌门人也是无话可说,毕竟他当了三十余年的剑湖掌门了,当初也是几千人的大帮派,现在历经了三十年的风雨人员锐减到了千人不到,更是许多人都是挂名,根本就没有了帮派的归属感。

    莫天涯又缓缓的坐下,端起茶杯开始不紧不慢的喝着茶水,等待着胡古月的答复。

    他不着急,一点也不急,因为埋下的种子已经发芽,该给的下马威已经给了,等的就是胡古月的一个答复而已,而且答不答应结果都是一样,根本就没有区别。

    “区区一个剑湖也让你莫大侠看在眼中,看来替天行道也不是什么大的势力组织吧?”丰小依话语冰冷,却是极其刺耳的传入到了莫天涯等人的耳中。

    所有的人都转头看向丰小依三人所处的位置,都不禁是一惊。

    一个绝美的女子,一个俊朗的男子还有一个看似慵懒却也是笑颜如花的*****,丝毫不惧莫天涯的气势威压,竟是推开人群,向着大殿而来。

    “古月掌门,可认得这物?”丰小依说着伸手取出一物,正是一把小剑,是一把拴在项链是的小剑,剑是一半,乃是一把配饰剑,正是丰小依和萧云定情的姻缘配饰剑。

    “你是···大小姐?”胡古月一阵的激动。

    丰小依面色依旧冰冷,点了点头,“我持此令到处却是告之古月掌门,从现在开始你已经不是剑湖帮的掌门人了,把掌门人让位给萧云萧少侠吧。”

    “既然是大小姐持此令到此,老头子焉敢不从?”

    胡古月被丰小依被掌门人位置上赶下不但没有半丝的沮丧,反而是透露着轻松和愉悦,就像是压在身上的千钧巨石终于放下来的轻松。

    丰小依收好了配饰剑,然后对萧云道:“萧掌门,现在你已经是剑湖帮的掌门了,此事全由你做主。”

    萧云点了点头,看不出任何的表情,更是看也不看莫天涯三人,向着众人道:“从今日起我为剑湖帮的掌门,剑湖帮将在我的带领下重铸辉煌,任何人想要欺负我剑湖帮,先要问问我手中的剑答不答应。”

    萧云说的慷慨激昂,极具鼓动性,看似是向着那几十人在说话,其实也是告诉莫天涯从现在起剑湖已经换了主人了,想要打剑湖帮的主意,还是歇歇吧。

    拒绝,这是毫无掩饰的赤·裸·裸的拒绝!

    “萧云,真的没想到你也有今日,原本在雾云城的时候还当你只是一只待宰的羔羊,没想到区区数日不见,竟是成长到了这般地步,倒也让人刮目相看。”莫天涯冷笑。

    “你早就应该刮目相看了,难道在岳蓝城兵器铺中我还没有给你足够的教训不成?”萧云说着手已经按在了剑柄之上。

    “这可是你找死,怪不得我了,今日就让你知道什么叫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我早已非是吴下阿蒙,我的剑怕是你抵挡不下。”

    “是要领教一番,我也想要看看到底是什么给了你底气,让你如此的嚣张,区区三个人居然想要覆灭一个剑湖帮,你当你是谁,血仙蝶吗?”萧云丝毫也不退怯。

    能做到单人屠戮门派的数百年来,武林之大除了当初的萧百荣做过,还有也就是现在的血仙蝶能够做到,萧云提到血仙蝶是要警告莫天涯要有自知之明,若是没有那份本领,就不要口出狂言。

    “好,好得很,好得很,今日莫某就领教一番萧掌门的剑法了。”

    萧云一挥手,示意到大殿外一战,顿时大殿外的人向外一散,空出好大的一块场地来,而莫天涯微微冷笑,迈步已到了大殿之外,同时莫林和谢小雨也相继而出。

    莫天涯的剑出鞘,剑身轻颤低低轻鸣,发出金戈之声。

    剑尖指点萧云,剑身颤抖越来越是剧烈,渐渐的在莫天涯的眼前就出现了一片的剑影,任是谁也分不清到底哪个是真实的剑身所在。

    萧云面色淡然,看不出任何的表情波动,这让丰小依很少欣慰,这些时日以来萧云的进步很大,不仅仅是武功方面,在心理上更是如此。

    唯一没有长进的就是意境的参悟,这个没人能够帮助他,只有靠他自己,当然事事又有例外,任谁也想不到还真的有人能够帮助萧云参悟意境,这个人就是曾经相助萧云踏入意境的血仙蝶。

    萧云对于意境的修为有限,远远的比不得丰小依更别提和金花夫人相提并论了,但是面对着伪意境的莫天涯显得还是绰绰有余。

    萧云眼中显出了呆滞之色,就像是看的什么东西出神,眼神之中没有丝毫的色彩,就像是死鱼一般的眼睛。

    他这可不是真的呆滞了,而是沉浸到了意境之中了,现在他还没有将意境融会贯通,所以显示呆板之色,若是意境大成却也没有什么外在不同的表现。

    渐渐的在萧云的眼中没有那一片的剑影,莫天涯的剑速仍旧是很慢。

    在正常人的眼中,剑光划过都会留有残相,就像夜空之中瞬间划过的流星一般,莫天涯的剑速很快,以至于出现了一片的剑影,但是萧云却能看得真切,因为莫天涯的剑速远远还比不过萧云的眼睛快。

    看着眼前不断变化的长剑,萧云依旧是一动不动,他看着莫天涯不断的颤动剑身,变幻运剑轨迹,很快却是发现了其中的规律,在这一刻莫天涯的剑术全部被萧云看穿。

    “耍猴戏倒是蛮好看的。”萧云面无表情,语气之间也是丝毫不带表情,但是这话在莫天涯的耳中却是极其的不舒服。

    “耍猴戏?你当我这是在耍猴戏?”莫天涯大怒。

    这就是攻心,现在的萧云施展出来犹如羚羊挂角不带丝毫刻意的痕迹,气急败坏的莫天涯在这一刻剑势之间露出的破绽更大。

    一招未出,就已出现破绽!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