丰小依一人对上了莫林和谢小雨,居然有着一人对抗两人之力,丰小依剑罩人间起手,一招将莫林两人笼罩。

    不仅如此,丰小依先前放出去的那把子剑其目的也是将两人聚拢在一起,而避免两线作战,没想到两人不等丰小依再一步紧逼,两人却是自动的走到一起,这让丰小依心中狂喜。

    子剑挂在了母剑之上旋转,时而飞出,时而就挂在了剑上,这一下子增加大了攻击的面积和攻击频率,就等于是两把剑应对着两个人一样,这一下把双人优势给抹平了。

    莫天涯三人本已经修成了伪意境,除了那有数的几个人之外就已经是天下无敌,但却没想到遇到萧云和丰小依就吃了大亏。

    其实莫天涯想的也是没错,只是在他的心中那有数的几个人就仅仅三个,那就是天道掌教元松竹、掌教夫人白小蝶还有现在的天道盟盟主元浪,其余之人却是一无所知了,这也是狂妄自大所带来的后果。

    依靠秘法修成了伪意境,就以为自己是真的进入到了武学意境的殿堂,这就是他自大、狂妄的本钱,自以为天大地大,除了那三人之外自己就已经是武林第一,宇宙无敌了。

    莫天涯在接到萧懿航的给他的任务的时候就是不肖,本来他还以为萧懿航会让他啃一块最大的硬骨头,那就是极北之地的神秘的冰宫不泪天,他也想会一会那个号称北雪寒霜的血仙蝶。

    本来就是不肖,又怎么会认真对待,而且还是面对着萧云和丰小依刚刚经过残酷混战的人,吃亏是一定的了。

    金花夫人看着两人大占上风,不由得微笑着摇了摇头,“哎,伪意境就是伪意境啊,其实即使是参悟了真意境又能如何,因为根本就不会使用意境之力。”

    金花夫人是看起来热闹,笑吟吟的看着,只是她的脸色突变。

    她突然间感到了一股极强的气息锁定住了这里,而且这股气息极强,极具攻击性,这种力量非同等闲,至少是六道道主级别的高手。

    这样的高手金花夫人本是不惧的,但是现在她却是知道自己对付起这样的高手来也很勉强,因为百余年的封印已经让她的身体机能大大的衰落了,更是有一个原因,历史的车轮在不断的前进,武功也在不断的完善,他的武功虽高,但是战技技巧上有些已经过时了。

    如此一来这金花夫人的武功其实也是大打折扣,这点她很清楚,就在八人被人强行的破除封印而出的时候,她就已经知道,否则依靠着八人之力,哪怕是千军万马也拦不住,事实上却是一人施展了渡功大法自废武功成全了自己,而其余六人自爆,最终才保住了自己活命。

    现在金花夫人十分的不愿意与这样的高手过招,因为她现在没有绝对的胜算,若是在过数十日等她的功体恢复,她对这样的高手也并不在意,巧就巧的是现在她的功体并没有恢复。

    金花夫人本以为武林之中已经没有了这等高手,但是她错了。

    现在她知道武林之中这种高手还存在着,而且这人就在眼前,并且已经现身,二话不说向着丰小依就是一记凶猛的攻击。

    这人从什么地方冒出来的金花夫人没注意,当她发现是那人已经对丰小依展开攻击了。

    那人一身黑衣,黑布罩头,只露出一双眼睛,他的手中持着的是一把刀,一把大刀,一把足以斩山劈岳的合扇板门刀,刀名月满西楼,而发出的这一招也有个名字叫做十字劈。

    一刀辟出空中转向九十度,刀光形成一个“十”这就是十字劈,这一刀力猛无比,而且由于是旋转了九十度,这一刀辟出之间出刀的破绽全被这一个旋转所遮掩,这是一招极其高明而又是简单至极的刀法。

    十字劈施展出来,顿时一个“十”字刀光划空而至,笼罩丰小依,刀光未至,刀气已将地面斩得寸寸皲裂,这一道威势强大。

    丰小依豁然转身,手中的子剑旋转着飞出,正撞到了月满西楼之上,顿时一声大响,轰然一声爆,大地翻涌,土石翻飞,这一记碰撞的劲气外泄顿时将地面破坏,同时子剑又旋转着飞回,同时丰小依的身子大震。

    “霸刀!”

    丰小依不禁感慨,她的剑是霸剑,无坚不摧,但是最怕的就是霸刀,刀本就是兵器中的霸王,霸剑再是如何的狂霸也不比不过霸刀的狂霸。

    而且这施展着霸刀刀势的人的意境之力远远的比丰小依要高,小巫见大巫正是如此。

    金花夫人看在眼中心中大骇,这个人武功实在是太高了,明显的丰小依不能力敌。

    而此时丰小依刚一受到攻击,萧云也转身向着那黑衣人攻去,云梦柳剑光缭绕,瞬间就插入到了对方的刀势之中,这是见缝插针。

    “无知小辈,老夫看你们表演很久了,纳命来吧!”那黑衣人说着手中刀势大增,顿时一套连斩施展了出来。

    这套连招叫七花斩,厉害无比,一招出手,第二招进阶而至,第三、第四招如影随形,最后一招却是险些将两人斩落,单花、双花、背花、顶花、颈花、跃步双花斩,七招一气呵成。

    七招之后萧云和丰小依两人顿时被逼开,与此同时莫天涯和莫林、谢小雨三人一见有利可乘,顿时围了上来,这是要封住萧云两人的退路。

    退路被堵,前面有虎,这是绝境!

    金花夫人不能在看热闹了,身化一道红影扑向那黑衣人,手一抖,缠在手上的长长丝带犹如长枪一般的直刺了过来。

    那黑衣人大吃一惊,显然也没有注意到金花夫人,竟也是被这一击吓得不轻。

    丝带质柔,如今在内力的关注之下却如长枪,而且还想起了“刺啦”一声刺耳异常的破空声。

    黑衣人刀光一卷,向着丝带斩去,这是要将这丝带斩断,失去了内力灌注的丝带那是丝毫的杀伤力都没有。

    月满西楼刀斩到了柔质丝带之上,没有想象中的丝带被一刀两段,反而是那丝带一卷,却是缠在了刀上。

    与此同时金花夫人的左手缩入衣袖之中,长长的衣袖一甩带起一股劲风扫向那人,却是一招铁袖风。

    “铁袖风扫日月暗!”

    金花夫人一招绝技施展出来,顿时犹如风吹天地暗,日月也无光,衣袖犹如绝杀武器向着那黑衣人扑面扫去。

    那人也是大吃一惊,万万也没有想到切金断玉削铁如泥的宝刀月满西楼居然砍不断那丝带,看来那也不是普通的丝带了,而且这铁袖风的力量十分的强劲,劲风刚一挥出,就已经感到了铺面而来的罡气。

    “破风掌!”

    黑衣人迅速出掌,一道肉眼可见的气劲涟漪荡起,竟是一招破风掌,硬撼金花夫人这一记铁袖风。

    铁袖风对破风掌,听名字好像是铁袖风会被破风掌克制一般,实际上这只是一个名字,相克一说也仅仅是相对,比如说水克火,但是火强了同样把水蒸干,看的还是两者的质量。

    铁袖风对上破风掌,两者孰高孰低?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