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袖风荡起的劲风和破风掌荡起的劲风相撞在了一起,顿时一声音爆,劲风四散,以两人为中心顿时大地塌陷,土石飞扬,似是彗星坠地,大地颤抖。

    这一记对撞之后,出现一个巨大的深坑,此时两人站住深刻之中,却是势均力敌。

    萧云和丰小依见那黑衣人被金花夫人缠住,互相交换一个眼神彼此心领神会,当下抛下那黑衣人向着莫天涯三人攻来。

    两人想的明白透彻,金花夫人和那黑衣人武功不相上下,一时之间难分胜负,而眼下两人面对着莫天涯三人倒是有很大的胜算。

    如果两人率先击败三人,那么两人前去从旁助攻,三人齐对那黑衣人出手,胜券在握,现在要比的就是时间,要尽快的打发了三人,抢在金花夫人落败之前击败三人。

    萧云和丰小依如此想法,对方的莫天涯也是不傻,三人也是同样的想法,而且互相配合得当,现在以三打二,这一下子居然也是势均力敌。

    “千重影杀!”

    丰小依剑势一震,顿时千条剑影向着三人席卷过去,这一招施展出来顿时将战局打乱,千条剑影怒卷,顿时将三人冲开。

    胡古月握了握手,就想一挥手带着众人冲杀上去,但是就在此时李天辰长老却是大叫道:“大家都不要动,这种级别的争斗不是我们这种实力的人可以参与的,不要做无所谓的牺牲。”

    这一下子本来已经把手举起的胡古月也是犹豫了,很明显李天辰长老说的很在理,十分的在理。

    下一刻胡古月咬了咬牙,一伸手最终是拔出一把宝剑向着莫天涯攻去。

    他被莫天涯那盛气凌人的姿态气的不轻,如今不动手那还是男人嘛?当下他一插手,而卢长川长老也是冷哼了一声竟是双手了各持一把短枪向着莫天涯攻去。

    那黑衣人皱了皱眉,很显然他已经看清了整个局面,莫天涯三人被四人给联合压制下了,而且败象已显很快就要落败,必须要速战速决,同时那黑衣人也察觉到了金花夫人的不寻常,要是以强招绝技取胜的话只能是两两硬碰硬,看来不能以强招决胜负,而要兵行诡招。

    那黑衣人大喝一声,左手之上气劲光芒闪烁向着金花夫人就是一拳捣来。

    又是一记对撞,与此同时那黑衣人手中的月落西楼合扇板门刀竟是一松。

    金花夫人的流云丝带缠住了月落西楼,一直的想要将其夺下,两下内力较量一直的展开了拉锯战,流云丝带正绷得笔直。

    没想到就在此时对方一松手,劲力失去了目标,这股劲力落在了空处,金花夫人这股劲气就仿佛是击在了自己身上一般,这是劲气的反噬,这让她十分的难受,幸好她的内力强横并未受伤。

    那黑衣人一松手的功法,那绷直的流云丝带就拉着月满西楼合扇板门刀向着金花夫人飞来。

    与此同时,那黑衣人右手一掌猛然一送,又是握拳,一拳狠狠的轰在了刀柄之上,顿时月满西楼合扇板门刀呼啸着向着金花夫人袭来。

    诡招、奇招,并非绝招悍式,但这种诡巧的武技对金花夫人正好克制。

    金花夫人大吃一惊,身形一退,同时一甩手,强行的拉动流云丝带,使得月满西楼改变了方向,向着身后飞去。

    金花夫人手腕一颤,卷住刀身的流云丝带松开,仍凭着月满西楼带着劲风飞了出去。

    一个刀客失去了手中的刀,就等于是毒蛇被拔了牙,老虎被断了爪,此正是那黑衣人势衰之时。

    金花夫人身子扭转已经从刀势的影响之中恢复了过来,同时她身子一挺就要冲上,却在此时见到一片剑光。

    刀剑双绝,弃刀使剑,以剑克敌,这才是诡招之中的诡招。

    剑光璀璨,但是那似乎并不是劲气所释放的光芒,那是剑罡,是剑本身所具有的锐利罡气。

    这是一把堪称神兵级别的宝剑,而且剑身柔软,一剑刺出弯弯曲曲,这居然是一把软剑。

    软剑最毒,又最刁钻,但却又是最为难练,很显然这黑衣人手中的软剑没有他手中的刀用的灵光,但至少他也是用软剑的高手。

    “噗”剑中!

    金花夫人武功虽高,但仍旧是被这一串的变化所算计,长时间的封印已经让她对现在的武学变化有了不少的陌生感,对这种诡招把戏应付疲惫。

    从那黑衣人松手,让她的内力反噬,在让刀势带动她的身子扭转倾斜,而后选择她在身起的那一刻选择以软剑克敌制胜,这种算计就在瞬间完成,并且实施的恰到好处,步步都在算计之内,所以这一招得手其实并不是侥幸。

    软剑再次离手,握手成拳,拳头上光芒正在变得璀璨起来,同时一股龙形气劲在手上凝聚。

    “龙拳一击荡寰宇!”终于那黑衣人施展出了绝招悍式。

    “呜···”龙拳一击轰出,龙吟响彻,同时龙形气劲窜出手臂,张开龙口,似是涤荡寰宇,恶龙出关,气震山河。

    “闪光百裂!”

    闪光百裂掌硬向黑衣人那一记龙拳轰了过来,这一刻即使金花夫人一记闪光百裂打出,但也是仓促之间难以抵挡黑衣人那一招龙拳一击荡寰宇,原来这一招龙拳一击荡寰宇才是那黑衣人埋下的最强杀招。

    诡招、奇招之后紧接着的强招悍式,这才是武学巅峰的造诣。

    金花夫人面色惨白,右手来挡这记龙拳一击荡寰宇的同时,左手一摆,衣袖顺势滑出,却是直接的轰向了那黑衣人的胸口正是一记强悍的流云铁袖。

    “铁锈流云!”

    龙拳一击荡寰宇轰破了金花夫人的护身罡气的同时,金花夫人的这记流云铁袖也轰破了那黑衣人的护身罡气,就在龙拳一击荡寰宇绝招结结实实的打在了金花夫人胸口的时候,流云铁袖也轰在了黑衣人的胸口,不仅如此铁袖一收,露出了金花夫人笼罩着劲气的雪白手掌,结实的按在了黑衣人的胸口。

    交换,这就是交换,即使是处于劣势,处于了被算计的地位,金花夫人依旧是保持着清醒的头脑,这一次的对方的龙拳一击太过犀利,她不是闪不过去,而是她已经猜到了结果。

    如果躲过了这一记龙拳一击荡寰宇,那么就完全的处于下风,下一招,甚至是下下招就再也躲不过去,而且连一丝反击的机会都没有,那么最后的结果就是自己重伤而对手毫发无损。

    这种结果太可怕了,金花夫人不愧是八大护法之一,虽然仅仅是替补刚刚上位的护法,但是毕竟也是正式的护法之一了,这份眼力和武力都是不缺的。

    两相选择之下,她才不躲不闪,受伤的同时也重伤对手。

    金花夫人吐血翻飞了出去,这一拳让她身受重伤,一身的劲气都被打散,整个人都似是散了架一般。

    那黑衣人也不好受,流云铁袖已经让他重伤,而且还被补了一记摧心掌,若不是金花夫人受伤在先,出掌在后,这一掌已经震碎了他的心脉,就是差了这几个毫秒的先机,让他中掌而没死。

    他受的伤却是比金花夫人还要重,不过他却是没有就此倒地不起,一来是因为周围都是敌人他这一倒下必定身死,所有他坚持着不能让自己倒下,其次就是他的体魄强健要远远的强于金花夫人。

    两人同时受创,接下来事情又向何种方向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