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花夫人以命搏命,最终双双受伤。

    他受的伤却是比金花夫人还要重,不过他却是没有就此倒地不起,一来是因为周围都是敌人他这一倒下必定身死,所有他坚持着不能让自己倒下,其次就是他的体魄强健要远远的强于金花夫人。

    尽管如此,鲜血已经从黑色蒙面下溢出,而且胸前也尽数染血,那人踉踉跄跄的退后数步,撞到了墙壁之上,顿时将那腐朽不堪的墙壁震塌。

    “轰隆”一声响之后,烟尘四起,让人不能视物,随后烟尘之中似有人影晃动,之后消失不见。

    金花夫人摔倒与地,吐血不止,已经惊动了萧云和丰小依,两人心中一惊,手中急攻了几招顿时将本就不支的莫天涯三人逼退。

    三人被逼退之后见萧云和丰小依没有紧追不放的意思,当下不敢恋战,纵身而逃,而萧云和丰小依却是纵身跳到金花夫人身旁连忙扶住。

    萧云迅速的封住了金花夫人的几处大血,取出一个瓷瓶,到处两粒丹药喂到了金花夫人的口中。

    金花夫人晃了晃头,勉强的挤出一个微笑,声音微弱断断续续的道:“原来我没有想象的那么中用,少主会不会看不起我?”

    萧云也是苦笑,“夫人,很强,那个人的武功实在是太高了,没有人看不起你,你好好养伤,其他的不要想。”

    金花夫人面色惨白至极,缓缓的闭上眼睛,“我好累啊···”

    就在此时萧云和丰小依吃惊的发现金花夫人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衰老着,虽然头发依旧乌黑发亮,但是脸上已经起了皱纹,很快变得就像是一块干枯的树皮,不仅仅是脸上,全身都已经迅速的老化。

    被封印了百余年并不是一点变化也没有,其实身体的新陈代谢依旧存在,只是变得缓慢了而已,但是百余年的封印已经让金花夫人的身体已经糟朽,虽然她受的伤没有那黑衣人重,但却是她率先支持不住。

    “不行,赶快给她渡入些元气!”

    丰小依很快就看出了不妥,双手抵在了金花夫人的后背之上,自身的元气缓缓的渡入到了金花夫人的体内。

    金花夫人的气色明显的有所恢复,勉强的睁开眼,“龟息大法还是很不完善啊,不要在为了我浪费真元了,百余年的封印怕是让我也油尽灯枯了。”

    “怎么会?你看你还是这样的风韵动人?”萧云也是勉强的挤出一个微笑,双手也按在了金花夫人的后背之上。

    丰小依和萧云一阴一阳,两股生命力极强的元气缓缓的注入到了金花夫人体内,在她的体内纠缠、融合,最后化作了生之力,就像是生命之水浇灌在了金花夫人的身上,她的性命暂时保住了。

    胡古月安排手下照顾金花夫人,而后集合全部剑湖的人到了大殿之前,这是要正式宣布萧云接手剑湖帮了。

    当然还有很多的门人都跑去百邙山中打家劫舍去了,即使召唤也没有可能这么短的时间之内返回,不过此时剑湖帮却也是聚集了三百余人。

    三百余人的帮派,虽然是个小帮派,小的不能再小的帮派,但是也是一股势力。

    萧云端坐在掌门人大座之上,身边站着的是丰小依和胡古月,其次两人就是卢长川和李天辰。

    胡古月已经胡须花白,飘洒前胸,气派倒也是不弱,毕竟他也是三十余年的老掌门了。

    胡古月上前一步道:“各位同门,老朽不才,执掌剑湖三十余年来将诺大的一个剑湖弄得分崩离析,还险些葬送我手。”

    “老朽有愧老当家的嘱托,现在大小姐亲手持着当年老当家的信物前来解救剑湖与危难,老朽自知在难担当掌门大位,特此由萧掌门重新执掌剑湖。”

    胡古月说到此处示意萧云,萧云缓缓站起,“我名萧云,从今日起,就是剑湖帮的帮主、掌门,从今日起剑湖帮将以全新的面目进入武林,请大家相信我。”

    之后有一套早已准备好的说词,无非就是一些激励人心的话,同时也召唤回在外的所有剑湖的人员。

    萧云让胡古月安排剑湖众人各司其职,而后在胡古月的带领下在剑湖之中走了一圈。

    萧云可不是游览观光,他必须要清楚剑湖的布局、规模。

    一路上胡古月向萧云介绍道:“帮主,剑湖成立之初也颇具规模,只是近些年来荒废了,更是其它势力步步逼迫,才落得如此光景。”

    萧云默不作声,也是不带任何的表情,这是丰小依教他的,这样就是故作神秘,让人猜不到他的内心想法。

    “其它势力?”

    “有刚刚崛起不久的自由联盟,还有天道盟,以及各大门派都在打压着我们。”

    萧云点了点头,“介绍一下剑湖人员吧。”

    胡古月看了看卢长川和李天辰道:“卢长川长老和李天辰长老掌门已是见过了,卢长川长老乃是剑堂长老,李天辰长老乃是邢堂长老,还有一个就是后堂长老名叫艳清心,现在正在整理所有的财物和资料,之后再来相见掌门。”

    “艳清心?听起来像是一个女人的名字?”丰小依的语音冰冷,并且带着浓浓的醋意。

    “是,清心长老武功高强,做事细腻、认真,执掌着整个剑湖的财政已经后勤,是我剑湖不可或缺的人物,也是我们剑湖的一枝花。”

    “一枝花?哼···”丰小依感觉到了不妥。

    “一枝花好啊,我也正要见见这号称一枝花的艳清心长老。”

    胡古月咳嗽一声,看了看丰小依又看了看萧云也搞不清两人的关系。

    胡古月接着道:“现在整个剑湖注册人数一千零三十一人,真正有武力的不过五百,而且大多数入门功夫,这一千零三十一人大多数遭了灾的农民、破产的商人已经自小被我们抚养长大的孤儿组成。”

    萧云很快就摸清了整个剑湖帮的情况,不由得眉头紧皱,其实剑湖帮说起来是帮,其实就是一个松散的组织,其中大部分人员都不修炼武功,而且都是一些走头无路的人组成。

    剑湖帮,一个破败的帮会,一个腐朽的势力,萧云如何将这化腐朽为神奇重振剑湖帮的威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