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堂长老艳清心拜见庄主、副庒主。”艳清心向着萧云和丰小依一拜。

    “清心长老请起,把我要的东西拿来我看。”萧云淡淡的道。

    艳清心起身,拿过那侍女双手捧着的账册等物递给萧云,萧云快速的浏览了一遍眉头紧皱,而后递给丰小依。

    萧云当然也没有仔细的看,这些账册和内务记录虽然繁复,但是萧云也仅仅是看个结果而已。

    “山庄居然是这种境地,看来我接手的不过是一个烂摊子了。”他这是在向丰小依说话。

    只是这话听到别人的耳朵之中,却已经是变了味道,艳清心闻言就一声冷哼。

    “我们剑湖从来不是依仗武力仗势欺人,相反而是有些人总是仗势欺人欺凌我等,更是有某些人连这点生存的空间都不留给我们,却要硬生生的夺去很多人赖以生存之地。”

    “清心长老好像是话中有话?”萧云淡淡的问道。

    “请问掌门人,胡掌门到底做错了什么,你凭什么一句话就占有了剑湖,还随意的改变剑湖的名称?”这是在为胡古月抱打不平。

    萧云真的说不出话来,因为他不过是一个外人,而胡古月口中的老当家、大小姐指的当然是丰小依。

    “剑湖是我父亲亲手所建,剑湖的目的有两个第一是传承武林之中的武功,第二就是造福一方确保一方的和谐、安定,而胡古月自任掌门至今三十余年来,对这两种目的却是尽皆废去。”

    “首先他没有完成传承武功的目的,他将大好的武功秘籍都放在了密室之中发霉腐朽,这是他的失职。”

    “其次他没有维护好丰寰城的安定和谐,更是给剑湖帮的人带来了灾难,让整个剑湖帮衰落如此,所以胡古月不再适合做这掌门人了,而是需要新人来重掌这一切。”

    “笑话,你们掌握剑湖不过是为了一己私利,还说什么维护丰寰城的安宁,骗子?”艳清心当然是不相信丰小依的话。

    “不是骗子,不但是要维护整个丰寰城的安宁,就是这个武林的安定我都要负责。”萧云说着也是紧紧的握了握手,眼中透露出了坚毅。

    “你要称霸武林?”很明显想要保护这么武林的安宁,那么除了称霸武林之外别无他法,也难怪艳清心会这么吃惊会这么不肖和鄙夷,这一声疑问把这一切全表达了出来。

    “不是称霸,我也不想称霸,我只想消除各大门派的恩怨、利益之争,仅此而已。”

    艳清心冷笑不已,因为在她看来这仅仅是一个口号,一个噱头而已。

    “你就等着看吧,有没有一丝期望?”萧云依旧是淡淡的面无表情的道。

    “期望是完全的没有了,只希望你不要将整个剑湖败坏了就好,这里···是我的家!”艳清心说的很郑重。

    萧云一时沉默了,就是一个“家”让他沉默了,他知道这个简简单单的一个“家”字的含义,因为就在他的眼中他的家被战火摧毁,他还记得那是一个让他感到极其温馨的地方。

    “我理解你的心情,放心,这个家不会毁灭,只会越来越强。”

    “我拭目以待。”艳清心的言语依旧寒冷。

    “放心,本庄主有这个信心,也有这个实力,请你相信我,但是我不希望你仅仅是拭目以待,而是我真心的想要得到你的帮助。”

    “帮助?怎么帮助?”艳清心根本不相信萧云的大话。

    “我想知道梅剑山庄的现状,这里怎么会如此的破败不堪?而且从你账上的记录看这么多人也仅仅是为了勉强度日而已。”

    “其实庄主还不知道,这剑湖,不,梅剑山庄其实已经是别的势力的一个附庸了,庄主真想有一番作为首先要做的就是脱离附庸,而后自立。”

    这是一条信息,而且似乎是在萧云意料之外的信息,但是丰小依却是一点也不意外,萧云一想已经明白,她是已经掌握了这个信息,因为他说过他要取回的本是她的现在却被人占据的东西。

    “是什么势力居然让我梅剑山庄成为附庸一样的存在?”萧云淡淡的问道。

    “我想你很快就会知道,难道不是吗?”

    “是的,很快就会知道了,我想这些人很快就会送上门来。”萧云若有所思,“看起来有些严重,那么召集一下人手,我要开个会。”

    很快人员就已经召集完毕,当然普通的庄员也是不会参加,能来参加的都是一些山庄中的重要人员。

    “古月管事,介绍一下。”萧云端坐在大殿中央的椅子上身旁站着的是一手持剑,身穿粉红色衣裙的丰小依。

    胡古月上前一步,站在大殿之上萧云的下手,伸手捋了捋胸前花白的胡须,显得倒也是精神抖擞。

    “众位,剑湖帮的名号一去不复返,从今日起更名为梅剑山庄,庄主就是萧庄主,其次尚有两名副庄主,其中一位就是庄主身边的依副庄主,还有一位染副庄主,不日就到我山庄。”

    “庄主,以下几位分别是三位长老,还有其他的长老。”随后胡古月一一报上这些长老的名字。

    最后胡古月道:“请庄主示下!”

    萧云起身看着众人缓缓的道:“现在我为梅剑山庄庄主,而两位副庄主以及总管事在我的授意下拥有山庄的一切管理权,当然一些琐碎的事情他们也可以自行决定,不过事后需要向我回报。”

    “其次,现在建立堂口,将长老团解散,将几位德高望重的长老升为堂主,其余的长老全部归入各堂任事。”

    这一下子顿时下面的人都震惊非常,这长老团可是非常重要,在剑湖帮建立之初就一直的存在了,目的就是要约束掌门人的权利,这一下子长老团解散,就等于是梅剑山庄成为了一言堂。

    “庄主···”李天辰站出正要说话,萧云却是摆了摆手止住他的话。

    “现在整个山庄由我做主,从现在开始整个庄规也有我制定,我不需要一个没有意义的长老团存在,只会白白的浪费资源。”

    “其次我已决定由卢长川出任剑堂堂主,李天辰出任邢堂堂主,艳清心出任财堂堂主,其次还有后勤堂、商堂等等,除了这些长老团人员变动之外,其余之人,职务职责一切照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