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云安排拍卖藏宝图,却是只拍卖一根,同时不设底限和上限,也就是说每次可以加价一个铜钱,甚至一个天文数字。

    “庄主为什么不加起拍价,和不限制加价?”胡古月问道。

    “清心堂主以为呢?”萧云不答胡古月,反而故作神秘的问向艳清心。

    “故弄玄虚,谁知道那良心不正的人打的什么鬼主意?”艳清心翻了一个白眼道。

    “底价其实无所谓,绝对低不了,加不加没什么,倒是这加价却是大有玄机了,不设置限制,就是给某些人机会,让他们一两一两的加,一个铜板一个铜板的加,这样容易激起某些人的愤怒,只要一愤怒,这价钱可就拦不住了。”

    “果然是心存不良,决定敲人家竹杠不算,还要狠狠的捅上人家一刀?”艳清心鄙夷的道。

    “没办法啊,若是在我到来之前某些人能够给我攒下几百万两银子,那我也不用这么心存不良了,也不知道以前的剑湖帮都是谁掌管财务,居然弄得这么狼狈,让我一上手就为钱发愁?”

    萧云也是夹枪带棒的反击了艳清心一记。

    “哼!”艳清心感觉心中堵得慌,萧云真是句句诛心,就这么几句话就把她说的体无完肤了。

    其实不仅仅是艳清心,就是胡古月也是老脸通红,毕竟他才是剑湖帮的掌门人,剑湖帮有今日的境地与他的无能有着分不开的关系。

    开始有人加价,开始的时候只是试探性的要了个“一两”,随后“十两”、“二十两”、“五十两”的开始有人起哄,大多是拍卖桌上的人胡乱的要着价钱。

    “十万!”

    终于有人出了大价钱,顿时那些吵杂的声音被尽数淹没,因为所有人都知道真正的“大战”即将来临。

    紧接着“十万”之后,“十五万”、“二十万”甚至“三十万”、“四十万”的开始叫价,而且价码越叫越高。

    很显然这些人之中并不是所有的人真的想要这张藏宝图,他们是纯粹来恶心人的,因为他们知道,无论他们出多么高的价位总会有人压过去,他们就是来恶心自由联盟的,倒要看看一些个跳梁小丑组成的联盟能有多少的积蓄。

    天道盟的联盟门派几乎都是底蕴深厚的大门派,而自由联盟的门派大门派很少,有名的就一个昆仑派而已,其他的大多是小门派、小帮会甚至是小组织,但是自由联盟之中却是不乏大门派之中的人,但是大多是门派之中的失意人。

    所以在天道盟的人看来,自由联盟就是当之无愧的跳梁小丑了,一群乌合之众,现在就是来看这群乌合之众的热闹来了。

    萧云笑眯眯的听着报价,回头对着胡古月道:“古月总管事,今年高寿?”

    胡古月手捻长髯哈哈一笑,“老头子今年已经六十有四,已是花甲之年了,不知道庄主怎么突然问起老头子的年龄来了。”

    “没什么,我只是想问问总管事对于二十年前萧盟主的事情知道多少?”

    “这个····”胡古月一阵的犹豫。

    “庄主,老头子也是空活六十有四啊,我知道的也很有限,即使是当事人的老当家都不见得知道事情的真相,我又怎能知道呢?”

    此时外面的叫价已经叫到了一百一十万了,而萧云似乎并不关心这叫价反而对二十多年前的旧事很感兴趣,这让艳清心有些不解。

    “一百一十五万了!”艳清心兴奋的喊了一声,却是吓了萧云一哆嗦。

    丰小依看了看萧云,微微的摇了摇头,却是没有说话。

    “那老头子好像知道点什么。”萧云暗道。

    最终价格叫到一百二十万就再也没有人叫价了,毕竟即使是你加一个铜板算是恶心了一把自由联盟,但是也要有一个限度。

    万一自由联盟说一句“我不要了”那叫价的可就做蜡了。

    这一百二十万两白银零一个铜板也不是轻易可以拿得出来的,一百万两是什么概念?一百二万两又是什么概念,没有哪个大门派、大势力会拿着一百万两开玩笑,这是一笔巨款。

    拍下物品而没有钱那聚宝阁会毫不客气的将人斩杀,即使是皇帝的儿子也不行,因为这就是聚宝阁的规矩,任何试图在聚宝阁捣乱的人被斩杀也是无话可说,而且杀了人物品还会继续拍卖,在没人出价就将物品依次拍卖给第二价格高的人。

    谁也不愿意坐蜡,而且一百二十万两几乎已是天价,毕竟在百邙山中自由联盟的人买了一块藏宝图就仅仅花了三十万两,而这次却是花去了整整四倍的价钱。

    整整四倍啊,那可是一百二十万两白银,自由联盟之中还有多少个一百二十万?

    萧百荣的藏宝图送到了雅阁之中,而一百二十万两的银票也送到了萧云的雅间之内。

    “请问少侠要不要办理一张聚宝山庄的金卡?”那手捧着金盒,其中盛放着一百零八万两银票的金盒的侍女问道。

    “什么是聚宝山庄的金卡?聚宝山庄在哪里?”萧云没有一丝感情的问道。

    “聚宝山庄在一个神秘的所在,而整个山庄的势力遍布整个武林,涉及到了各个行业,只要持有聚宝山庄的金卡,就可以凭借着金卡在任何聚宝山庄所设的买卖内买买物品,甚至是借贷欠款等等。”

    “这个容我考虑考虑,现在我想见你们的管事的,我想即使是办理聚宝山庄的金卡也要和你们的管事的讲。”

    萧云语气仍旧是一点感情都无,让这侍女丝毫判断不出萧云的心思。

    胡古月和艳清心都是感到佩服无比,即使是面对着这样的诱惑居然也是面不改色的样子,真不知道这个人的城府到底有多深。

    丰小依却是很满意,这些日子的教导果真是没有白费。

    “这个自然,我马上让管事得刘管事与少侠交谈。”

    “正好我也有事想要请求刘管事相助。”

    很快先前讲话的那老者就到了萧云的雅间之中,随后拱了拱手道:“不知几位要见小老儿有何事交待?”

    萧云微微一笑道:“刘管事是吧?我正有一事相求!”

    “不敢,不敢少侠有事尽管说便是,小老儿自当为少侠尽力。”

    萧云伸手又掏出一块藏宝图,递给刘管事,“刘管事,这块是最后一块藏宝图了,其余五块尽数在自由联盟的手中,这最后一块···我希望卖个好价钱。”

    阴险,好阴险啊,所有的人都在心中如此的叫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