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云伸手又掏出一块藏宝图,递给刘管事,“刘管事,这块是最后一块藏宝图了,其余五块尽数在自由联盟的手中,这最后一块···我希望卖个好价钱。”

    刘管事一见这最后一块藏宝图,顿时眼睛一亮,哈哈一笑,“少侠放心,定然不会让少侠失望,只是这规矩···”

    “规矩依旧,仍旧是无起拍价,无加价限制,同时也是你们聚宝阁提取一成的拍卖佣金,如何?”萧云淡淡的道。

    “如此甚好!”刘管事痛快的答应下来。

    “等一等。”丰小依此时却是面色冰冷的喝租住了刘管事。

    “不知女侠有何事?”刘管事拱了拱手。

    “一成的佣金太多了,你们聚宝阁也太黑了点,本来这最后一块藏宝图我们可以直接去自由联盟,却是白白的便宜了你,一百二十万两瞬间就被你们黑走了十二万两,这买卖我们不想做了。”

    刘管事却是面色一变,随即哈哈一笑,“女侠却是说的偏颇了,女侠若是拿着这宝物去自由联盟总坛,怕是竹篮打水一场空,而且女侠自身怕也是难保,而在这里交易却是完全可以确保女侠一行人的安全,这就是这一成佣金的力量。”

    “笑话,既然我敢说去他们的总坛,自然有离开的本事,你倒是说说,这一成···”

    “这是聚宝阁的规矩,女侠若是不同意,大可就此离去···”那刘管事说着竟然是一甩衣袖,浑身散发着一股慑人的气势,却是意境级别的力量。

    这刘管事居然是想凭借着自身的意境力量压迫丰小依,让她屈服,同时也是告诉丰小依聚宝阁有保护她的力量,当然也有要她命的力量。

    只是他选错了对象,千不该万不该的对着丰小依催动意境的压迫之力。

    骤然间丰小依的衣裙飘摆,却是被一股无形的气势压迫而成,但是她的人却是一动不动,而且嘴角还向上翘了翘。

    随着丰小依的眼睛一寒,一股犹如烈阳燃烧一般的气势自身上散发出来,凝聚成一团向着刘管事轰来,顿时将刘管事的气势轰散,并且直接的震退了他三步,但却是并未伤他。

    “是老朽走眼了,女侠怕是有什么事情吧?”刘管事吃了一个暗亏,顿时知道眼前这位绝对不是一个普通的女子,慌忙改了语气。

    “我听说聚宝山庄不仅仅是做各种生意,其中不乏消息,我想买消息。”丰小依淡淡的道。

    “不知女侠买什么消息?”

    “明极。”丰小依淡淡的吐出两个字,就仿佛这明极不是百年难得一遇的至宝满大街上的土疙瘩一般。

    “这个···老朽会向上头回禀,但是我却是不能再此答应女侠。”

    “好,去拍卖吧,规矩依旧,给你一成···”

    刘管事摇了摇头,苦笑,“分明是卖给了女侠一个天材地宝了,那明极价值怕是百万也难买啊。”

    刘管事去而复返,此时许多人已经散去,而且自由联盟的人也已经从雅阁之中走了出来,此时他却是敲响了拍卖钟。

    “哦?还有什么东西拍卖?”众人顿时一愣,都看向了拍卖台。

    “众位,现在老朽手上还有一宝,相信定然有人感兴趣,这件宝物就是萧盟主留下的藏宝图的最后一块!”

    这一句话就如是一声雷,本来自由联盟的人正在向外走,对于任何的宝物也不会放在心上,已经他们的目的已经达成,但是骤然间听闻最后一块藏宝图的时候,顿时怔住了。

    这最后一块藏宝图意味着什么没有人再比他们清楚,但是他们现在很窘迫,因为他们几乎已经穷尽自由联盟的所有。

    “怎么办?怎么办?”

    顿时所有的自由联盟的人都急切了起来,这最后一块藏宝图万不能失啊,否则自己手中的五块藏宝残图就等于是一团废纸,这可怎么办?

    “看看形势再说吧!”最后还是陈天成这个盟主给出了不是办法的办法。

    对于一个没有钱而且还有着必须得到的宝物,这种焦急的心情那是可想而知,这群人现在就是热锅上的蚂蚁。

    而在雅间之中,萧云却是不急不缓的拿起茶杯,慢慢的品着茶水,说不出的潇洒惬意,与那热锅上的蚂蚁却是天壤之别。

    “要不我们去请见一下那卖图的人吧,有事当面商议,不知这样可不可以?”还是女人心细,说话的是一个年轻貌美的女子,这女子居然是冰宫不泪天的陆金岚人送雅号紫金玉女。

    这紫金玉女陆金岚乃是冰宫不泪天的门人,后出冰宫在血仙蝶的资助下创立凤凰谷,加入到了自由联盟的势力。

    同时血仙蝶也资助了一个出了冰宫的人成立势力朱雀谷,那人就是天山寒女沈如芸,不过沈如芸命薄,尚未建功就死在了梦琉璃的漫天花雨剑气之下,而朱雀谷从此失主,又重新划入冰宫的势力范围。

    紫金玉女陆金岚一说顿时众人都是赞同不已,最后众人都看向她,那意思不言而喻。

    “金岚一向是我自由联盟最有见地的女子,聪慧无双,人也是生的艳丽无比,想那天上的嫦娥什么样子,谁也没有见过,但是见了金岚我想,那嫦娥也不过如此···”

    “呦、呦、呦···盟主可当我是雪云了,这话要是让雪云听到的话···啧啧啧···”

    陈天成一阵的尴尬,“那个,金岚,今日全靠你了。”

    紫金玉女陆金岚呵呵一笑,身形一摆紫色衣袂飘飘已然出了雅阁。

    “少侠,有一位金岚姑娘想要和您当面谈论一下购买这第六块藏宝图的事情,不知道您能否答应?”有一个侍从进到萧云的雅间向萧云问道。

    “有这种规矩?”萧云的嘴角向上翘了翘。

    “若是卖方允许的话,自然可以见面相谈,但是最好还是不要,万一谈不妥,就等于已经暴露了我们,这···”胡古月向萧云解释道。

    “这比我想象中的要好,我还想露出个破绽让自由联盟的人跟上我们,正想不到如何施为,却不料对方送上门来了,这可是千载难逢的机会。”萧云道。

    “庄主的良心还有没有下限?这竹杠已经敲得够响了,节外生枝的话恐有意外,还是不见的好。”艳清心连忙阻止道。

    萧云到底与陆金岚见不见面?萧云又是打的什么主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