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金岚和萧云面谈,萧云问及自由联盟要萧百荣藏宝图的目的,陆金岚回答的一丝不苟。(书^屋*小}说+网)

    萧云一直的盯着他的眼睛,看着她的眼波清晰,没有半丝的波动,知道她说的定然不说假话。

    白菲说过这藏宝图是血仙蝶画的假图,而这陆金岚乃是冰宫弟子是不是知道这藏宝图的秘密,所以萧云有此一问。

    从陆金岚的回答萧云猜测到血仙蝶画假图这件事知道的人不多,怕只有那五魔女知道。

    “理想倒是不错,只是你不过是血仙蝶手下的一个喽啰,你的理想也只有想想而已,不是嘛?”丰小依冷冷的道。

    “你是谁?”陆金岚紧紧的盯着丰小依,似乎是想要看透她的内心一般。

    丰小依冷冷一笑,却是不再言语。

    “我们还是谈一谈这藏宝图吧,对于你的理想我不感兴趣。”萧云道。

    “什么条件?你的东西你开条件吧。”陆金岚眼中媚丝闪烁。

    “我是个实在人,不会趁机敲竹杠,这张藏宝图和上一张价钱相同,同时我还需要一件东西,那就是你们刚刚拍卖的曼陀罗花。”

    顿时除了陆金岚和丰小依所有的人都泛起了白眼,陆金岚是不知事情的真相,而丰小依却是戴着有色眼镜看人,无论萧云怎么做她都看得十分顺眼,都那么有男人味。

    “曼陀罗花现在就可以给你,但是我们联盟现在的钱也很紧张,一下子再拿出一百二十万来,这很紧张。”陆金岚慎重的道。

    萧云微微一笑,“你可以先和陈天成盟主商议一下,这么大笔的钱你的确是做不了主。”

    陆金岚起身告辞,随后艳清心却是担心的道:“这陆金岚虽然号称紫金玉女,其实却是杀人不眨眼的女魔头,乃是冰宫十大高手之一,熟悉她的人都是唤她血玉女,只是她喜欢穿紫衣,所以叫做紫金玉女。”

    “我们这次算是把这紫金玉女的最苦了,尤其是管事大人,你这次算是找了个出气筒,却也是给我们惹下大祸了。”艳清心担心的道。

    “没关系,我就是要得罪这自由联盟,狠狠的给他们一个教训,日后我们才有好果子吃,只是我不知道她为何这么气愤?”

    胡古月冷哼一声道:“庄主有所不知了,这陆金岚就是第一个提出拒绝让我们剑湖帮加入自由联盟的人,而且也正是这个女人扬言要将我剑湖帮吞并,这个女人对我们如若草芥,如今见被我们狠敲了一顿竹杠焉能不气?”

    “看来这次自由联盟要忍气吞声了,只是不要在我的就任大典上捣乱才好。”萧云奸笑道。

    “我看你是巴不得他们前来捣乱?”艳清心白了萧云一眼。

    萧云咳嗽了两声,正了正神色,然后一本正经的道:“不要胡说八道,我只是希望他们别太丢人才是。”

    正说着门人又想起了脚步之声,这次来的人不少,怕是自由联盟的人尽数到了。

    遮帘一挑,数人走了进来,萧云一看果真自由联盟的人都来了。

    陈天成上前失礼到:“可是梅剑山庄庄主?接到庄主信函,正想着回信,不想却是遇到庄主再次,既然到我丰荫城,何不到我总坛一坐,好让我一尽地主之谊?”

    萧云笑了笑,道:“还是算了吧,丰荫城以后我会常来,不过眼下还是谈谈这藏宝图如何,我开的条件你们考虑的如何了?”

    陈天成略显尴尬,哈哈一笑,“萧庄主玩笑了,这条件还实在是···啊,哈哈哈····”

    “条件不变,不过你们可以先写下欠条,带有钱了在慢慢还,我不着急。”萧云淡淡的道。

    “这倒是可行的办法。”陈天成点头。

    “不过,这需要利息,同时这聚宝阁的佣钱····”萧云的语气依旧是淡淡,但却是增添了坚决,不容置疑的感觉。

    “我答应你,利息和这佣金我都给你,同时我答应一年内还清,到时候连本带利还你一百二十万,你看如何?”

    “那先把曼陀罗花给我吧。”丰小依向着陈天成一伸手。

    陈天成咬了咬牙,伸手拿过曼陀罗花递给丰小依,同时示意萧云拿过藏宝图。

    萧云不急,反而道;“盟主先把欠条写好,同时我还希望盟主在我就任大典之时可要赏光啊。”

    “一定、一定···”陈天成真的是咬牙切齿。

    “萧云,你不要太过分了?”说话的是段惊羽。

    萧云看向段惊羽,冷笑道:“好好照顾好焰红姐,否则即使是琉璃姐也罩不得你的性命周全。”

    “萧云,你太嚣张了!”段惊羽也是咬牙切齿。

    萧云看来段惊羽一眼没有说话,但是暗中传音入密道:“我与琉璃相亲相爱,你这癞蛤蟆还妄想吃天鹅肉?以后少打她的主意,等我和琉璃大婚之时定然邀请你参加,哼哼!”

    “萧云,你个混账!”段惊羽大怒,悍然抽刀在手,却被丰小依提剑挡住。

    “这是聚宝阁,你想动手抢夺不成,难道你以为自由联盟的势力真的可以抗拒聚宝山庄吗?”丰小依说完剑入鞘,但是手却是按在了剑柄之上。

    萧云见目的已经达成,这才道:“怎了,段代掌门为何如此发怒,可是自己心中的女人跟人跑了?”

    “你···”段惊羽简直就是气得不行。

    “段兄弟,大事要紧!”陈天成出言阻止了段惊羽这才开始撰写欠条。

    龙玉阳上前向着丰小依施了一礼,“玉阳见过姑娘了。”

    丰小依看了看龙玉阳见他眼神躲躲闪闪,心中已经明白了七八,道:“有事?”

    “前不久偶得香茶一炉,正想与人同品,不知姑娘可否赏脸?”龙玉阳笑嘻嘻的道。

    “没空!”丰小依转身,而龙玉阳的笑容就此僵在了脸上。

    “老头子对茶道深有研究,既然少侠有这爱好,老头子倒是可以赏脸。”胡古月哈哈一笑道。

    就在此时一阵脚步声响起,人未到声音已经想起,“姐,姐夫,有消息了,那个···”丰小染突然发现这么多的人站在这里就是一愣。

    “陈盟主还是快点吧,你也看了我们还有事情要做,我们忙得很。”艳清心也不错时机的道。

    陈天成的头上青筋暴跳,头顶上都快顶出一个犄角来了,但是他可以忍,他也必须忍,因为在下面拍卖依旧继续。

    “姐,姐夫?”龙玉阳看了看丰小依和艳清心,也不知道他喊着这个姐是哪个,当他发现他的目光是在丰小依和萧云身上的时候,顿时心中泛起了一阵的苦涩。

    萧云一出手就得罪苦了自由联盟,接下来会遇到设么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