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联盟的人所有人的脸色都不好看,他们是谁,那可是站在武林中巅峰的人物,除了屹立江湖三十余年的天道盟之外无人敢对其叫板,可是现在却被一个小杂鱼给调戏了,这叫人情何以堪?

    总算是写好了欠条,陈天成将欠条递给萧云。

    萧云接过后看了看,呵呵一笑,“对不起我不认字,还是让别人给我念念吧。”萧云说完把欠条递给了胡古月。

    萧云是真的不认识字吗?当然不是,他早已经识字了,他之所以这么做就是要藐视自由联盟的人,同时也是让胡古月出口气,而现在就等于是把陈天成和胡古月拉到了同等的位置。

    胡古月意气风发,哈哈大笑着,“老朽还是认识几个字的,就替庄主念一念吧,再者说了不是什么人的东西都要污染庄主的眼睛,万一有人不老实在字条上做些手脚,涂上毒什么的,这可就····”

    “你说什么?”段惊羽早已是怒不可遏。

    “没什么,古月管事只是实话实说而已,有些人是该要小心些的。”艳清心对于胡古月的维护自不必说,他是一直都把他当做父亲看待的,这一唱一和的顿时让自由联盟的人脸色都不好看。

    “萧庄主,你这是什么意思?”陈天成终于忍不下去了开始向萧云发难。

    “哎呀,陈盟主却是有所不知了,我这梅剑山庄可与别的帮派不同,在我山庄之内两位副庄主以及总管事除了不能反对庄主的命令之外拥有和庄主一样的权利,他们说的就代表了山庄。”萧云严肃郑重的道。

    萧云的意思就是告诉陈天成:胡古月的行为就是自己授意的。

    陈天成冷哼一声,却不再说话,静听着胡古月开始念那欠条。

    “自由联盟欠梅剑山庄白银一百零八万两,一年内还清,连本带利共计欠一百二十万。”

    欠条内容大约就是这些,最下方属上日期和陈天成的姓名,可以算是正式了。

    胡古月念完将欠条提给萧云,萧云却是不接,眼光示意交给陈天成。

    “陈盟主,你再加上一句,若是一年内不能还清每月利息一成,直到还清为止。”

    丰小冉却是摇着纸扇,烧包至极的加上了一句,这一句加的正是恰到好处,其实萧云也是这个意思,不过他却是妇人之仁了,计划是一年一成的利息,这已经很高的利息了,没想到丰小冉一下子加了码,一个月就一成。

    萧云很满意,满意的很,就连身后满脸照着冰霜的丰小依也毫不吝惜的给弟弟投去了一个满意的眼神。

    “不知所谓,你算个什么东西,以为是个人就可以在此说话不成?”段惊羽真的是太不淡定了。

    “哎呀,你算个什么东西啊,这可是自由联盟和我们梅剑山庄庄主之间的对话,本副庄主说话就能代表山庄,而你说话能代表你们自由联盟吗?不知所谓,你算个什么东西,以为是个人就可以在此说话不成?”

    丰小冉这话说的那真叫犀利,尤其是最后一句简直就是慕容复再生,好个“以彼之道还施彼身”,居然是一个字都没改的完全的送了回去,一下子将段惊羽气的险些吐血,不过接下来他真的吐血了。

    传音入密的声音响在了他的脑海之中:“赶快滚回昆仑山上作威作福去吧,等我回到昆仑山你这代掌门的位置就得让位了,不仅如此,我看你还有何资本跟我争琉璃。”

    传音入密只有他能够听到,但是他却是不知道他还以为所有人都能够听到,气的吐血的同时大喝道:“你这杂碎还妄想染指琉璃,有朝一日定让你后悔生来为人。”

    所有的人都震惊了,也都奇怪了,这是哪跟哪啊,传音入密这种武功虽然不是什么独门绝技,但也不是什么人都知道的,至少眼前的人没有人知道。

    能知道这种武功的都是一些大宗门、大势力,而不幸的是除了早已失主的昆仑派之外自由联盟基本没有什么底蕴深厚的大门派。

    “不要生事,我们走!”陈天成投去了一个责怪的眼神,那意思很明显:难道还嫌丢人不过丢的彻底吗?

    看着自由联盟的一众人退出,萧云将欠条收了,想了想道:“现在我们出去的话一定会被自由联盟的人盯上,说不定他们还会下毒手,夺回欠条和银票,眼下我和小依要出去一趟,你们三人就暂且留着这里。”

    丰小冉努了努嘴,想要说什么但是看了看姐姐那冰冷的眼神却又止住。

    丰小依的心情大好,而且还是喜滋滋的,因为她注意到了小依的一个措辞,他唤她的名字是“小依”而不是“小依姐”,这让她开心不已,她知道自己距离成功又进了一步。

    现在三人躲在这里是绝对安全的,银票给了艳清心,并且让她计划着如何彻底而且又省钱的修葺庄园,毕竟对于这么大的一个山庄来说一百二十万真的不算什么,向自由联盟萧云估计至少得有千万以上的资金。

    萧云和丰小依打开暗门,通过暗门的话就会直接来到大厅之中,任是谁也不知道人是从那个雅间或者雅阁出来的。

    没有人知道人是从哪里出来的,但是却有人认识萧云和丰小依,就在两人一出现在大厅之中的时候就已经被人盯上。

    “果然如此!”两人对视了一眼,并没有说话,结伴出了聚宝阁。

    “就在这里,你们男人都是一个德行···”丰小依看着眼前的建筑,心情激荡,这里可是留着她许多的回忆。

    “我记得小依姐当初追赶我的时候就是堵在这里的门口,将这个醉红楼闹得鸡飞狗跳,如今故地重游,可是回忆起了当时的情况?”

    萧云抬头看着醉红楼,尤其是那最高层的串串火红灯笼迎风飘摆,心道:“最好不要见到那女魔头了。”

    醉红楼禁止女客入内,这点丰小依清楚的很,醉红楼的对面是一个茶楼,丰小依上了茶楼选了一个靠窗的坐位,要了一壶茶,几种点心,坐在这里她可以清楚的看到醉红楼大门口处的一切。

    萧云这个时候去逛青楼,而丰小依就坐在对面,这里面有什么隐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