丰小依和萧云切磋比较,每每受制。

    丰小依迷惑了,糊涂了,更切确的说是懵了,好几次想要张口询问原因,最后却是强自忍住,就是萧云刚想告诉她也被她制止。

    原因就是丰小依想要靠自己参悟出来,自己参悟出来的当然比别人直接告诉的要深刻的多,而且更容易寻找到解决办法,更重要的是还有另外一个原因,对丰小依来说很重要的原因。

    奈何丰小依想的脑袋都大了依旧是想不要原因,而且日日与萧云切磋间求胜心更胜,反而是败的越来越快。

    幸好是金花夫人醒了,她也在看两人切磋剑术,她也看出了问题的所在,但是她也知道丰小依的个性,也不便说破。

    又一次丰小依给金花夫人渡了些元气之后却是发起了小姐脾气,从不离手的剑竟是被他气得直接摔到了地上,还狠狠的踩了两脚。

    “姑娘为何如此气恼,你的武功很强,只是遇到了少主而已,斗不过他也没有什么,只是我真的不懂,他很想告诉你,你为什么不问?”

    丰小依面露黯然之色,“我必须比他强,因为这是我存在的理由,可是现在····”

    “你已经比他强了,只是你的缺陷被他抓住了,而他的缺陷没有被你抓到而已,而且他刚好克制你···”

    丰小依咬了咬牙没有说话。

    “你看你,这几日却也是煞费心血,头发都掉落了,这样下去可是不好,女人啊···最容易衰老,而且比男人衰老的还更快,姑娘···你明白我的意思?”金花夫人轻轻的抚摸着丰小依的秀发关心的说着。

    丰小依怎么会不明白金花夫人的意思,她的年龄本就大了萧云七岁,整整的七岁,而且自己的衰老速度还比较的快,那么再过几年之后自己已是人老珠黄,他的眼中还会有自己吗?

    丰小依当然知道现在萧云的妻子梦倪裳就是一个年仅十九岁的妙龄女子,几年之后她正是花开正是香艳之时,哪里还有自己的位子?

    “请夫人指点小依,小依感激不尽!”

    “两人互相切磋武艺,就是要互通有无,你二人在切磋一次,平心静气,若是不敌,当可询问根由,他不会看不起你,而且你向他请教他也有问题向你请教,这才是切磋的真谛,而不是比武出胜负。”

    “姑娘,我再提醒你一句,你若在这样的追去胜负那结果就是少主会远离你,因为和你切磋对武功没有丝毫的好处,会适得其反的。”

    金花夫人的话犹如提醒灌顶,丰小依太想证明自己的强大了,太想照顾萧云了,可是眼前这男子并不是安于被照顾,所以两人之间存在着问题。

    终于在一次切磋之后,丰小依开口询问,这让萧云陡然间提起了兴趣,很快就点破了丰小依的缺陷。

    丰小依的剑太过霸强,霸有余而绝不足,这就是一座大山撞来,紧接着又一座大山压来,但是山与山之间总是留有空隙,也就是说丰小依的剑与剑之间的仍旧是留有着余地。

    结合着阴风谷中获得的寒灵真人的柔掌功夫,萧云和丰小依对于多重劲力的掌握更加的纯熟,对此两人经过参悟和不断的切磋终于寻到了弥补这个缺陷的法门。

    上善若水,水至柔但是水中却蕴含着极强的力量,尤其是海浪之力,一浪紧接着一浪这不正是与柔掌的多重劲力相契合?

    事实上正是如此,这柔掌就是在一位前辈高人观海之时偶然所误,经过数年的参悟凝练终于功法大成。

    丰小依当然没有去看海,但是却是去看了千顷碧湖,风大时水波一波一波,接连不断,让她也有所悟。

    水至柔,山如钢,水无长形间密无隙,若是将如山剑势融入水中,掀起滔天剑势,将是无可阻挡。

    想来容易做起来却是难,丰小依一直的在融合自己的剑势,近几日终是小成,但是运用起来尚不纯熟。

    整日的与萧云磨合,但是也是浪费萧云的时间,这次遇到了强劲的对手自然就要拿他们试手。

    更主要的是丰小依想要看破三人的内息运转经脉,伪意境太过妖孽,能够短时间之内将一个武功平平的人变成绝世的武林高手,这简直就是逆天,看破其中的秘密就很重要了。

    所以丰小依独战三人而且不断的施展浑身解数,不断的逼迫三人运转内力,将所有的你修为毫无隐藏的暴露出来。

    其实也是于浩光立下了“汗马功劳”,于浩光“大战”蒙面人,并不出力,显得与那蒙面人战的势均力敌而且却有不敌,但是总会时不时的出奇招骤然间攻入,让那蒙面人受到了生命的威胁。

    这一下倒是让那三人分心不小,在面对着丰小依的时候难免的大打折扣,这倒也让丰小依以一敌三成为了可能,否则的话她早已落败。

    丰小依的剑势一变,剑势如巨浪海潮一般的卷来,其中又裹杂着如山巨力,一剑挥出剑势将三人笼罩,顿时让三人步履维艰。

    “剑卷九叠浪!”丰小依的剑势就如海浪一般,一浪叠加一浪,一波叠加一波的袭杀而来。

    丰小依现在有着绝对的把握将三人击杀,但是她却是不急,这正是一个试炼自己新剑势的大好的机会,现在她开始拿着三人当成了磨刀石,却也是不忙着杀死三人,但也将三人黏住,脱不开身。

    “破!幻影击!”莫天涯大喝一声,手中的剑骤然当刀使用一剑劈出,以此同时莫林和谢小雨也同时催动内力风雨剑势犹如狂风暴雨一般的轰击向周围的如潮剑势。

    丰小依所发出的海潮般的剑势毕竟不是实体,乃是内力催发而成的气势,三人同时发力,竟将这海潮一般的剑势轰破,同时三人内力聚成一股,在空中赫然聚成一把巨剑向着丰小依轰来。

    “破天裂地斩!”

    丰小依想要躲闪容易得很,但是他很想知道这三人的力量到底有多大,所以她见三人的内力聚成一股,形成一柄巨剑剑气向着自己斩来,她要看一看这破天裂地斩的威力。

    丰小依娇喝一声,手中的剑身白光闪耀,亮白色的劲气也凝聚成剑行,与那轰来的巨剑对撞到了一处。

    “一剑天下!”

    一剑天下乃是丰小依所施展的家传剑法招式中的一招,威力极大。

    “轰”一声大响,顿时劲气四散,四个人都被这气劲掀翻了出去,丰小依连退数步,剑当拐杖支到了地上,鲜血滴滴答答的落在地上,她被这一击震得受了内伤。

    以一敌三,即使是霸剑也难以横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