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云和柔姑娘谈妥条件,萧云把刀谱一弹,飞向柔姑娘,“其实我很想参悟一下这断魂刀的霸绝之处,希望柔姑娘看完之后再还给我。”

    丰小依在听到萧云说“已经有夫人”的时候神色就是一阵黯然,但是随后又听萧云的最后一句却又是心中一喜,萧云自然是不会参悟这断魂刀的霸绝了,他是给自己要的,霸剑、霸刀其实有着异曲同工之处啊。

    “好吧,好吧,人家被你说动了,不过那要等啊····你就任大典打算什么时候举行啊?”

    “这点你应该很清楚,不是吗?”萧云淡淡的道。

    “呵,还是那样的不解风情,好吧,下一月十五我一定到,不过人家毕竟是个姑娘呢,在一个姑娘家面前打打杀杀的好吗?”柔姑娘说着莲步轻移此时已经挡在了萧云和莫天涯等人的中间。

    “不好,不好,这哪里还像话,怎么能在姑娘面前打打杀杀呢?”还不等萧云说话于浩光已经流着口水哈巴狗一样的抢先回答了。

    “哼!”丰小依只是冷哼了一声,却也是不说什么,如果不给柔姑娘面子的话,那么他很可能就会站在对立面上,那绝对不是现在的自己这面可以对付的。

    萧云也只是笑了笑,“姑娘请···”萧云很潇洒的打了请的手势,柔姑娘又是身子轻转,看向莫天涯等人。

    “你们还想打吗?”

    “自然不能再姑娘面前动手,我们走!”那蒙面人说着一挥手,一群人就要走,只是却有人在此时多话了。

    “姑娘可是醉红楼的柔姑娘,今日一别,改日定到醉红楼拜访姑娘。”说话的是莫天涯。

    其实莫天涯说话那绝对是一句客气话,他的意思也就是客气一下,以报今日的救命之恩,因为他已经看出来了,自己这方绝对不是萧云的对手,今日能够逃脱一劫说是救命之恩一点也不过分。

    但是怪就怪在这柔姑娘的居所了,居然是醉红楼,这话说出来可就是变了味道了,到“醉红楼里面去拜访姑娘”这样的话是非常敏感的,至少除了莫天涯之外所有的人都是这样认为的,其中还包括柔姑娘本人。

    顿时柔姑娘的脸色就是一变,也不见她有何动作,一道残影划过,柔嫩的手掌已经和莫天涯的脸发生了一次亲密的接触,响声清脆而响亮,“啪”的一声顿时将莫天涯扇的后退数步,脸上手印清晰可见。

    莫天涯口中吐着血沫,眼中恨恨,他实在不知道哪里说错了,也只能这样的目光看着柔姑娘,只是感觉哪里不对,感觉嘴里有东西,一吐,却是吐出两颗牙齿来。

    莫天涯的一半脸顿时成了猪头,但是他也只能恨在心里,毕竟对方的实力摆在哪里,都是意境级别,但是优劣一下子就分了出来。

    萧云面带着微笑看着柔姑娘,“姑娘的醉红楼还真是有名啊,哈哈···今日别过,等下月十五再见。”

    柔姑娘说完微微一笑,飘身而去,只是临走时那回眸一笑,却叫那于浩光的灵魂都险些勾了去。

    “你的魂是不是也被她勾走了?”丰小依酸酸的对萧云道。

    “哪里会?”萧云口中说着但是他的眼睛,却是依旧看着柔姑娘远去的方向,此时的柔姑娘身影正在飞快的远去,可见一个身影正在慢慢的变小、变淡。

    浓浓的醋意从丰小依的身体之中爆发了出来,她上前一步挡在萧云的眼前,眼中闪着泪光。

    萧云摸了摸鼻子,“我只是有一种奇怪的感觉而已,绝对不是男女之间的事情,呵呵····”

    “是你中了她的幽冥魅力了吧,你不是免疫她的幽冥魅力吗?”丰小依很是疑惑的问道。

    “没有的事情,那你告诉我,她为什么会对我这么友善?”萧云笑着问道。

    丰小依一怔随即脸色一变,“我知道了。”

    萧云在笑,丰小依却是眉头不展,“我们一起努力不是做不到,我不希望你牺牲···那个···”

    “牺牲色相吗?”萧云苦笑。

    “啊,那个是哪个,你们和柔姑娘很熟吗?”一旁眼中闪烁着星星的于浩光插口道。

    “闭嘴!”萧云和丰小依异口同声的道。

    于浩光顿时愕然。

    “那个,多谢两位的救命之人,于浩光一介浪子,无依无靠,无家可归,随波逐流四处流浪,得遇恩公,希望两位救人救到底,收留我了吧。”于浩光目光之中露出了祈求之色。

    “收留你?理由···”萧云淡淡的道。

    “第一我知恩图报,这位姑娘舍身救我已经让我无以为把,唯有以身相许才能报的此大恩,确保忠诚无二。”

    “第二我可不是菜鸟,我的武功足可以···”于浩光说到这里却是说不下去,虽然没见萧云出剑,但是他的轻功就足以震慑他了,更别说丰小依了,在这两人面前说武功,这有点关公面前耍大刀,龙王爷面前玩呲水枪一般的可笑。

    “····嗯,足可以自保!”他连忙改了语气和预先想好的台词。

    “还有第三吗?”萧云已经不耐烦。

    “我有一百万!”于浩光看了看丰小依,最终咬了咬牙说道。

    “嗯,就这点还有点用途。”萧云说着一伸手那意思不言而喻。

    于浩光想了想最终把那一百万的银票拿了出来,只是他不能告诉萧云这里面已经不足一百万了,前不久在醉红楼一下子潇洒出去了将近一万两。

    “有一百万吗?在醉红楼你也没少散金子,我可是看的清清楚楚的。”萧云不屑的道。

    虽然这么说着萧云还是把那九十九万两的银票抓了过来,数也没数就装在了怀中,“今天的收获不错,小依姐,以后这个人就跟着你了。”

    “不知姑娘芳名,我叫于浩光,于是干勾于,浩是浩然正气的浩,光是光亮的光。”回梅剑山庄的路上于浩光开始围着丰小依前后左右的转。

    自从从萧云口中叫出一个“小依姐”后于浩光整个人都兴奋了起来,原本以为两人是情侣关系,没想到竟然是姐弟。

    “我最讨厌油嘴滑舌的人。”丰小依扫都没扫他一眼,冷冷的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