丰小依却冷哼了一声,“山庄的事情我知道,说不上上什么劳累不劳累的,倒是那梦倪裳来了,你也要注意别累着了才好。”

    “你吃醋了?”萧云贴近丰小依的耳边认真的道。

    “醋意浓浓,我已经浑身冒酸气了!”丰小依嘟着嘴,丝毫的不掩饰内心的想法。

    “其实,小依姐要是遇到合适的···”

    “别说了,无聊!”丰小依顿时打断了萧云的话,他已经猜到了萧云要说什么了。

    “下一步你有什么打算?”丰小依不想在这方面再谈下去。

    “下一步我正要小依姐帮忙。焰红姐身在昆仑我实在是放心不下,眼下大乱将起,我想把她解救出来。”

    “你还想上昆仑?”丰小依顿时瞪大了眼睛。

    去昆仑山劫人,那绝对是难以做到的,即使是两个意境级别的高手也难,谁知道昆仑山上是不是还藏着其他的意境高手?即使没有那些意境高手仅仅是门下弟子的围攻,那也是要命的。

    “去昆仑山劫人不明智,所以我还需要仰仗小依姐。”

    丰小依嘴角露出一丝微笑,单是托腮,另一手用剑鞘拨了拨那飘逸的刘海,看着萧云道:“你说我美吗,比那梦倪裳如何?”

    “你别这样好吗?小依姐,你知道的,我是不可能对倪裳始乱终弃的···当然我也不会接受其他的女子,即使是我最喜欢的人也不例外。!”

    丰小依又将身子坐正,“那你答应我,以后就叫我小依就可以了,那‘姐’字就不要了,我不喜欢什么姐啊妹的。”

    “不行,那是底限,小依···”

    丰小依冷哼了一声,面带失望和黯然之色,但是随后又是心中一甜,原来真的没有带那个“姐”字,随即又道:“要我怎么做?”

    “我只是想知道自由联盟到底有多少钱?不会连一百万都拿不出来吧?”

    丰小依想也没想道:“多了不敢说,几个亿总会是有的吧,你问这干嘛?”

    “那就奇怪了,几个亿的资产为什么还会因为这一百来万却是津津计较?”

    “这并不奇怪,所有的资产都属于联盟的,而不是个人的,最主要的是对于这藏宝图的所得到底有多大也没有人知晓,联盟之中有人支持也有人反对,所以他们能动用的几乎只是这些人的私有财产。”

    “私有财产?这么有钱?”萧云的眼睛顿时一亮。

    “那于浩光的一百万,你没有给艳清心?”丰小依问道。

    “私有财产啊,你知道我很穷的。”萧云摸着下巴不知道琢磨着什么。

    “我想加入自由联盟,不过我想强势加入。”小依若有所思的道。

    “你想怎么做?”丰小依奇怪的问。

    “自由联盟还欠我一百二十万银票,我想要那笔银子充实山庄,但是又不想让他们还我这银子。”

    “嗯?想要又不能让他们还?这是什么意思?”丰小依又迷惑不解起来。

    二十天后,梅剑山庄议事大厅。

    孟渊满脸苦色的道:“庄主,潜隐帮的人欺上门来,抢了我们的货,整整十二万两的货。”

    “潜隐帮,什么来历?”

    大管事胡古月上前道:“庄主有所不知,这潜隐帮其实就是丰寰城的一个势力,而且还是一个不小的势力。”

    “这潜隐帮是最近几年内才崛起的帮派势力,总坛所在极为的神秘,至少我们都不知道在哪里,原本这潜隐帮乃是一群盗匪、强盗,继而势力做大,倒成了一方势力了,因为都是暗地做事,所以叫做潜隐帮。”

    “现在武林之中混乱,潜隐帮趁机崛起,在这丰寰城打家劫舍无恶不作,但是他们却是从不招惹大势力,所以一直的在这丰寰城中作恶而无人敢管。”

    “本来与我们梅剑山庄也没有什么交际,只是近些时日我们大肆收购了淘沙帮所需的亚麻材料,而被潜隐帮的人盯上。”

    “淘沙帮又有什么来历?”

    胡古月又道:“淘沙帮虽算不上什么大帮,但比起原本的剑湖帮却要是好了很多,帮派成员大概三千人左右,淘沙帮有大量的技能师可以用亚麻制成衣物等装备出卖,据说收益不错。”

    “现在正是亚麻收获的季节,孟堂主提前淘沙帮一步大肆收购亚麻,却不料今日是最后一车的时候被潜隐帮的人盯上,抢了货物。”

    萧云握了握手,“可是伤了人了?”

    孟渊青筋暴跳,胡须都撅起老高,他的左臂上还缠着绷带,“庄主,孟渊无能,不仅丢了货物,还损失了十个门人,这十人可是从小就在我们山庄长大的,无父无母,可怜啊,刚刚遇到吃几天饱饭,却不料命丧山下····”

    孟渊说着眼中通红,竟也是落下泪来。

    萧云虽然没问,但是却是猜想得到这十人毕竟与孟渊的感情很好,否则这十个人死了,他也不会如此伤心。

    艳清心也是眼中通红,上前道:“庄主,那是个弟兄可是为了山庄做事,而牺牲了性命,还要庄主做主。”

    萧云也是愤怒无比,原本这些人虽然过的清苦一些,但是总能保住性命,却不料因为自己却是早早的命丧黄泉。

    原来梅剑山庄的人大多是贫苦家庭的人,而那十个人正是自小被人抛弃的孤儿,被拾到了庄上,自幼在孟渊的膝下长大,就如儿子一样,如今白发人送黑发人,怎叫人不伤心难过?

    “查!查出潜隐帮的所在,让这些人知道得罪我们梅剑山庄的后果,同时···厚葬这些兄弟。”

    “潜隐帮抢了我们的那批货一定会和淘沙帮做交易,庄主,一定要为我们死去的兄弟报仇啊。”

    “一定!”萧云狠狠的握了握手,手上青筋暴起。

    三辆大车在官道上向北行驶,车上载满了货物,用幔布遮掩着,但是车很快,马儿拉的也不费力,看得出来里面的货物并不沉重。

    “就是这些?”不远处几个人骑在马上,远远的坠着马车,其中一人正是萧云,正在向身边的人问道。

    孟渊摇了摇头,“不止这些,共有二十七车,总共是十二万两的银子的货啊,这些不过只有三车而已,怕是向淘沙帮讨价还价的。”

    “讨价还价吗,他们还不配,再去淘沙帮的路上有一片树林,在那里截杀他们,留下几个活口。”

    “留活口?难道他们杀了我们十个人,我们还要给他们留活口?”孟渊的眼中又现出了血红色。

    “不留活口怎么知道他们的总坛在哪里,又怎么知道那余下的二十四车货物在哪里?”萧云淡淡的说道。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