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云向商堂堂主孟渊解释了一下放走几人的原因。

    顿时孟渊眼中一亮,“一切有庄主做主!”

    几个人一拐弯,顿时马走流星,却是拐下官道,在去淘沙帮的路上等候着三两马车。

    很快三两马车疾驰而来,在路上五匹高头大马并排而立将路堵得严严实实。

    “喂,什么人,胆敢挡住我们的去路?”对面的一人坐在马车上扯着脖子喊道。

    “你们可是潜隐帮的人,车上拉的可是亚麻,这可是去淘沙帮?”孟渊怒吼着问道。

    那对方领头的人闻言就是一愣,随后眼珠转了转,这才道:“是又怎么样,你们是谁?”

    萧云看向丰小依,又瞟了一眼于浩光。

    “吹牛是没有用的,考验你的实力的机会来了。”丰小依冷冷的向于浩光道。

    于浩光哈哈一笑,眼中流露着异样的光彩,“小依姑娘就等着看好戏吧。”

    于浩光说着纵身一跃,已从马背上飞起,同时手中剑光亮起,向着那个领头之人刺去。

    “留下赶车的,其余全部斩杀。”丰小依的声音冷得如冰。

    萧云转头看了看丰小依,却似是不认识她一般,这姑娘杀伐果断,就似是一个天生的王者。

    于浩光下手的速度很快,那些人不过是下九流的功夫,如何抵挡得住他的屠杀,孟渊一见对方有人想逃,当下一催马,竟也是冲杀了上去,随后卢长川也在孟渊身侧冲出,倒是丰小依和萧云一动不动,静看着失态的发展。

    对方不过十余人,如何能够抵挡得住如狼似虎的三人,很快除了三个赶车的以外尽数都被屠尽。

    萧云眉头紧皱,他不是没见过杀人,但是为了一己私利,就将这些人的性命剥夺,这让他实在是难以接受。

    丰小依身旁安慰道:“你即为一庄之主,当以本庄的利益为上,难道你忘记了商堂的十人是怎么死的,他们才是真正的无辜,也没有招谁惹谁的,就惹上了杀身之祸,而这些人却是咎由自取。”

    萧云点了点头,但是心中仍旧是不忍,片刻之后三人回转,地上跪着三个战战兢兢的车夫。

    “把这些尸体处理下,血迹掩埋,然后把车赶回山庄。”丰小依吩咐道。

    很快就处理完毕,孟渊、于浩光和卢长川牵头引路,身后萧云和丰小依压阵,一路上萧云只是闭着眼睛在莫运着内功,同时不断的演化着武功。

    丰小依看着萧云身上淡淡的光晕,微微一笑,也不打扰他也是在脑海之中完善着新的剑势。

    三两马车大张旗鼓的进了丰寰城,而且还插上了大大的棋子,迎风飘展着,而且孟渊和卢长川还不停的和围观的人打着招呼,就差是敲锣打鼓了,顿时引起了人们的注意。

    人群之中一个形象极其猥琐的男子看着三两马车,顿时一愣,随即认出了那赶车的人,再一瞧,车上还有血迹,顿时大惊。

    他也不敢太过招摇着上去,却是小心翼翼的退出人群,迅速的后撤,然后隐入到了人群中。

    就在那人退走的时候,萧云眼角瞟了一眼,却也不理会,继续闭目坐在马上,缓缓前行。

    将三两马车赶到梅剑山庄之中,将车留下,却让那三个马夫随意的去了。

    “于浩光,跟上这三人。”丰小依看着逃命去的三人吩咐道。

    “我们的力量还是太弱了,希望潜隐帮能给我们补充点血液。”萧云淡淡的说道。

    丰寰城南五十里的山中,这里本来是一座大庙,但是兵荒马乱的年月,里面的和尚早就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而后来了数十的强匪占据了这里。

    不过几年这大庙中的强匪不断的做大,而这大庙却成为了这群强匪的总坛所在,任是谁也想不到这寺庙的清静之地居然成为了强盗窝。

    于浩光摸清楚了一切之后就赶了回来,嘻嘻的向丰小依汇报着,而一旁的萧云却仍就是闭着眼睛自修武功,充耳不闻。

    半晌萧云才道:“今天休息,明天一早去庙中上柱香。”

    “事情进展的怎么样了?”金花夫人却是从门外走进,见大厅之中只有萧云和丰小依开口道。

    “进展顺利,夫人的伤势可是恢复了?”萧云睁开眼起身,拉了一把椅子,示意金花夫人坐。

    “我的伤是不可能恢复了,只能保住不死,已经是不幸中的大幸了,只是我心中仍有挂念,不知道阴风谷中的情况如何了?”

    “阴风谷中还有什么情况?”萧云问道。

    “那个煞星应该还活着,若是他还活着,我怕武林中不久将会有一场浩劫,而你们的武功实在是难以应对,而且现在又要分心营造势力,疏于练武,我怕···”

    “煞星?”

    次日。

    萧云换上了一身的绿袍,而丰小依一身的粉红色衣裙,一红一绿相互映衬的两人就像是一对璧人。

    “绿衣服?”萧云看着自己的衣服皱眉道。

    “我精心给你选的,配我。”丰小依的脸红红的道。

    “嗯,不错。还好没有帽子。”萧云摸了摸头道。

    “这是一座什么庙?这气势如此雄壮,你看着地势却也奇怪,整个山脉如龙,而这庙宇恰巧却在那龙头之处,而庙前有河,整个建筑却是青龙饮水之势,这不像是一座庙宇,倒像是一座陵墓。”萧云看着远处的庙宇皱眉道。

    “这个庙说起来可是有来历的,当年的一代巨侠刘裕横扫六合,先是一统武林,后来利用僧人的力量一统世俗界,居然当上了皇帝。”

    “这刘裕当初是借用了僧人的力量完成了大业,之后作为答谢,自然为这些僧人建立了庙宇,所以从那个时代起,中原大地上的庙宇无数,而这座庙宇就是其中之一。”

    “看不出来这刘裕还是挺有野心的,也挺有信用的,居然在这荒山之上建立如此大的庙宇?”

    “你话里好像有话?”丰小依好奇的道。

    “这大庙不简单,刘裕作为大宋皇帝,至今已有数百年的历史了,你看这庙宇却仍就是坚固依旧,而且色泽如新,能够花费这么大的气力在这荒山野岭建筑这么一座庙宇,这很不简单。”

    “你是说这座庙宇之中隐藏着什么?”

    “刘裕能够作为一代帝王,活着野心勃勃,死后怕也是想着自己的帝王大业,我听说刘裕死后全国先后起大墓一百零八座,但却是没有谁发现真正的尸骨买在哪里。”

    刘裕的陵墓到底藏着什么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