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云说起了刘裕的陵墓来,“刘裕能够作为一代帝王,活着野心勃勃,死后怕也是想着自己的帝王大业,我听说刘裕死后全国先后起大墓一百零八座,但却是没有谁发现真正的尸骨买在哪里。”

    “眼前这庙宇或许就是其中的一座大墓,更或许就是他的埋骨之地。”

    丰小依歪着脑袋看着萧云,半晌才道:“你懂风水?真看不出来···”

    两人来到离庙不远处,远远的就看到庙中有炊烟升起,而且有人影晃动,看来里面的人不少。

    待到了庙前,里面居然传来嬉笑怒骂之声,其中还夹杂着女人的尖叫,正是一群悍匪在里面烤肉喝酒,肆意的调戏女人。

    一男一女,一绿一红的两人出现在了庙中,顿时吸引了所有的人的注意,喧闹的庙中一下子静了下来。

    “这里谁说了算?”萧云冷冷的道。

    其中一人身穿虎皮,横眉立目的,将怀中的女人推开,口中没有咽下的烤肉一口吐到地上,伸手从旁抄起一把鬼头大刀。

    “这里本大爷说了算,你们是干什么的,知不知道这里是我潜隐帮的地盘?”

    那人打量眼前的两人,最后将眼光放在了丰小依的身上,顿时狠狠的吞了几口口水,哈哈一阵的傻笑。

    “原来是肥羊自动送上门来了,兄弟们把这男的大卸八块,把这女的给我抓活的,本大爷玩完之后,任你们享用。”那人说完又是一阵大笑。

    丰小依怒急,手中剑出,向那人急刺过去,那人武功也是不错,鬼头刀一带顿时扬起一片刀光,竟是迎着丰小依的剑光挺近。

    刀光剑影相撞,如滔天巨浪一般砸来的剑势顿时将所有的刀光轰破,一下子那人大吃一惊,向侧一跳本欲躲开,却不料身侧一道剑芒一闪,云梦柳刺入那人的咽喉。

    萧云和丰小依的武功都可谓是高强至极,但是说到最强的还是两人之间的配合,这一加一可是要远远大余二的,那人的武功不弱,若是两人单独动手,两人都不敢保证十招之内拿下对方,当时两人配合之下,几乎就是一招得手。

    那人正是现任潜隐帮的帮主,原本这潜隐帮就是一群悍匪组成,其中也是分为许多的小团体,原本的帮主前不久被这群人暗杀掉了,而那人就是刚刚就任的帮主。

    帮主刚刚就任,立即就想着立威,恰巧遇到了孟渊大肆收购亚麻,原本他以为这剑湖帮不过是丰寰城的一个小角色,那还不是任自己揉捏,当下派人劫了二十七车的亚麻。

    现在那二十七车亚麻已经寻好了下家,眼见是白花花的银子,怎能不开心,而更令他开心的是剑湖帮居然敢招惹自己。

    剑湖帮更名梅剑山庄的事情他也是知晓的,但却是哪里放在心里,正想着如何给梅剑山庄一个教训,让他知道谁是丰寰城的主人,却不料借口就送上门来。

    本来潜隐帮的人也没有急着出手,而是想着等萧云就任大典的时候再发难,早上刚刚下山抢劫了一阵,又是发了一笔横财,除了抢夺了不少的钱财之外更有强抢了数十名年轻女子。

    这群人正在庆祝,萧云和丰小依一边游山玩水的一边到了庙中,二话不说就将那领头之人杀了。

    顿时一群正冲向萧云和丰小依的人都怔住了,帮主被杀,这群人更是群龙无首,而且正是震慑于两人的武力,都不敢有所动作。

    萧云和丰小依缓缓收剑,此时两人就像是索命阎罗一般,看着一群悍匪。

    “还有谁不服?站出来!”萧云大喝道。

    这群悍匪也都是爹娘养的,有谁不怕死?当下都没有人敢造次。

    萧云冷笑了一声,随后召集了潜隐帮的弟子,将这些弟子聚在一处,随后公布将潜隐帮收编入梅剑山庄之内,同时也不强迫加入,不愿加入的即刻领了数量银子任由他离去。

    本来有两千人余的潜隐帮,也算是一个不小的帮派,但是其中多是杀人放火的流寇,自然不愿受人束缚,当下就有千余人离开,而余下的却是不足千人了。

    原本的梅剑山庄的人也不过六百人,一下子又添加了近千人,这下子整个梅剑山庄顿时热闹了起来。

    这千余人可不是梅剑山庄的那几百人,这些人都是一些惯匪出身,每个人都身具武功,虽然高低不一,但却是山庄之中不小的一份战力,一下子弥补了梅剑山庄的不足之处。

    而就在梅剑山庄将潜隐帮收编之后的第三天突然有人找上门来,为首的一人干枯瘦小,就像是骷髅成精,但那花白的胡须却是一抓一大把的正是淘沙帮的帮主鬼骷髅曹贺。

    这曹贺人虽瘦下,但是双眼有神,手中一把骷髅杖,神出鬼没也是江湖上的一把好手,这次却是带了淘沙帮的十大高手前来梅剑山庄兴师问罪。

    曹贺到了梅剑山庄之外看着新挂上的扁牌嘿嘿一笑,一口浓痰吐到了扁牌之上,随后一挥手众人鱼贯的进入山庄之内。

    “胡古月何在?”曹贺人未到声已经传来,此时梅剑山庄的所有堂主极其以上人员正在会议大厅之内议事。

    萧云面无表情,也不答话,静等着曹贺等人到来。

    曹贺一见萧云却是不认得,也想起了剑湖帮更名梅剑山庄之事,而胡古月的掌门之位也让给了别人。

    “你是何人,在此大呼小叫?”胡古月的脸色自然是不好看,对这曹贺也是不太客气,更何况他被人欺压的狠了,如今寻到了报复的机会,哪里能不回应一下?

    曹贺也是老狐狸了,一看这架势顿时清楚这是对方和自己的一次较量,也是对方洗牌之后对待自己的一种态度转变,这种气势必须打压下去。

    “我乃淘沙帮帮主曹贺,主事的何人?”曹贺手持着骷髅杖一一点指萧云等人。

    萧云懒洋洋的靠在椅子上,冷冷一笑,“我的名字岂是那些不知哪里来的阿猫阿狗就能得知的,曹贺你来我梅剑山庄却是何事?”萧云说着还打了个哈欠。

    顿时曹贺的胡子都翘了起来,他真的被萧云给气到了,这明显是对方看不起自己,当下他就是嘿嘿一阵的怪笑。

    “不知庄主可是还记得先前我们之间的约定?,古月先掌门可是向你讲过了?”曹贺阴阳怪气的说着,同时看向一边的胡古月。

    胡古月如若未见,抬头看着屋顶,根本就不瞧曹贺。

    “约定,什么约定,我可从未听说过什么淘沙帮,更不知道还有一个曹贺?”萧云说着眼光看向胡古月,“古月掌门我们山庄与淘沙帮可有什么约定?”

    鬼骷髅曹贺上门,不知祸福如何?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