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骷髅曹贺上门质问萧云、胡古月。

    “不知庄主可是还记得先前我们之间的约定?,古月先掌门可是向你讲过了?”曹贺阴阳怪气的说着,同时看向一边的胡古月。

    胡古月如若未见,抬头看着屋顶,根本就不瞧曹贺。

    “约定,什么约定,我可从未听说过什么淘沙帮,更不知道还有一个曹贺?”萧云说着眼光看向胡古月,“古月掌门我们山庄与淘沙帮可有什么约定?”

    胡古月若有所思,片刻自后道;“人老了,不仅是手脚不利索了,就是脑子也不好用了,老头子年过古稀,可是从未听说过什么曹贺,淘沙帮倒是听说过,但也不知道有什么约定啊?”

    “你···很好,很好啊!胡古月难道你忘记了吗,你我约定剑湖帮每月给我们淘沙帮你们收入的一成作为保护费用,我们淘沙帮保你们剑湖帮在丰寰城中周全,这个约定你真的忘记了吗?”

    “哈哈,老头子糊涂了,什么时候我们之间有过这样的约定,再说了有我们庄主坐镇,还需要向你们淘沙帮寻求保护?”胡古月似是真的忘记了这件事一般。

    曹贺又是阴阳怪气的笑了两声,已经是听明白了,这新任的庄主真的是要反天了,今日必须要给她一个教训,否则将来这丰寰城中就再也没有了淘沙帮的立足之地了。

    曹贺冷笑完毕又道:“鄙人听说贵庄最近在大量的收购亚麻,不知庄主收购这么大量的亚麻却是有何用途?”

    萧云没有说话,孟渊接口道:“我们山庄收购亚麻第一用来制作一些麻衣装备,以备冬日抗寒和出售,其次就是直接出售这批亚麻获取利润。”

    “贵庄可真是奇怪了,收购亚麻却又出售,这是闹的哪般?”曹贺冷言道。

    “曹帮主却是糊涂了,从亚麻产地收购的亚麻价格便宜,而到不产亚麻之地出售,价格自然走高,我们山庄行的就是这种低买高卖的买卖,以赚取利润。”孟渊得意洋洋的笑道。

    “哼,贵帮是有意的吧,我们淘沙帮历来是做亚麻纺织生意的,这亚麻就是我们赖以生存的原材料,如今贵帮把这亚麻一下子都收购完了,让我们淘沙帮五千人喝西北风吗?”

    “哎呦呦,那可不管我们的事情啦,既然亚麻对贵帮这么重要为什么不提前向种植亚麻的农户收购,反而现在那我们兴师问罪起来,这是什么道理?”

    曹贺被噎的不轻,他也不是伶牙俐齿之人,当下嘿嘿一阵的怪笑,面对萧云道:“请问庄主,贵庄这是什么意思?”

    萧云闭着的眼睛睁开,从修炼之中退出,缓缓的道:“鄙装做的生意就是倒买倒卖,低价买入高价卖出,赚取差额,既然贵帮需要亚麻做为原料,而正好我们就有大量的亚麻,不知道贵帮愿不愿意和我们做生意?”

    曹贺冷笑两声,“不知道贵帮要如何与我们做生意?”

    萧云道:“我对生意不懂,你还是直接的向孟堂主说吧。”

    孟渊哈哈一笑道:“很简单,我们一捆亚麻五十两出售给你们,你们愿意就收走,不愿意就算了。”

    “五十两?你这是抢劫吗,贵了整整三成,我也知道你们收购这批亚麻也不过是三十五两一捆,居然卖我们五十两一捆,那我们出售的亚麻衣物还有什么利润?”

    “那没办法,我们也是一个山庄,人吃马喂的,就靠这点利润养活大家了,你若是不同意也就作罢,毕竟用亚麻作原料的可不止是淘沙帮一家。”

    “那就是没得谈了?”曹贺的手紧紧的握了握骷髅杖。

    “孟堂主说的很清楚,难道不是吗?曹帮主想买就买,我没有逼你。”

    曹贺哈哈大笑几声,手中的骷髅杖一指萧云,“还是手下见真章吧,你敢与我走上几个回合吗,打赢了我你的条件我全答应,若是打不赢我,这亚麻我就全免费拿走了。”

    萧云叹了口气,摇了摇头道:“我们梅剑山庄都是老实本分的生意人,从来不打打杀杀的,曹庄子要买就买,不想买就请离开,要是打架的话,我们山庄也有一千多人了。”

    “庄主是不敢与我动手?”曹贺咄咄逼人。

    “不是不敢,而是动手没有必要。”萧云打了个哈哈道。

    曹贺咬了咬牙,“那好,等着庄主的就任大典的时候我一定送上一份大礼。”

    “曹庄子不必了,我看贵帮也是生活拮据,怕也没有什么大礼了,而且我这里有大量的亚麻,正在招收亚麻纺织的技工,不知道曹帮主的淘沙帮还能保住多少技工不流失?”

    “你···”

    曹贺一下子被戳中了软肋,这也是他最担心的,即使是没有那些亚麻做装备,淘沙帮照样可以舒舒服服的过上两年,倒不至于一下子就会垮台。

    但是曹贺最担心的就是那些加工亚麻的工匠,这些工匠要是没有亚麻的加工,那么这一年他们的生活就会很拮据,毕竟帮派是没有理由白白的养活这么一大群人的,所以这批人定然会从帮派之中走出。

    一旦这些工匠从淘沙帮走出的话,那损失相当大,毕竟帮派八成的收入都是亚麻装备做出的贡献,除去这个产业那么淘沙帮虽有积蓄但也是只能坐吃山空,三年之后帮派定会土崩瓦解。

    曹贺嘿嘿冷笑,“庄主好大的手笔,难道庄主真的要拼个鱼死网破?”

    “鱼是一定要死的,但是网绝对不会破,我也给曹帮主一个建议,说好了,只是一个建议而已,接不接受还要看曹帮主的意思了。”萧云面无表情似乎是说着与自己无关的事情。

    “好一个鱼一定死,网却不会破,还请庄主说说你的建议吧!”曹贺眼珠转了转手中的骷髅杖似是无意间的扭转着方向。

    “这个建议很简单,就是曹帮主将淘沙帮并入到我梅剑山庄之内,我定会好生的照料你的这帮兄弟,尤其是曹帮主。”

    “哈哈,哈哈···哈哈哈····”

    鬼骷髅曹贺闻言先是一愣,随即却是哈哈大笑不止,笑罢却是冷冷的道:“原来庄主打的是这个主意,看来只要手下见真章了。”

    他的话音一落,毫无征兆的就闻听“嗤嗤”声响,却是那骷髅头的鼻孔之中射出数根牛毛一般的细针,爆射向毫无防备的萧云。

    萧云坐在椅子上却也是动也不动,那牛毛一般的细针悉数射到他的身上,却是竟没有一支落空。

    萧云突遭暗算不知祸福如何?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