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云突遭暗算,被毒针射中。

    那骷髅头中的毒针是由机关发射而出,速度奇快,饶是萧云在有防备之下也没有把握躲闪开,更是他坐在椅子上更加的躲闪困难,所以这牛毛细针悉数扎到身上。

    “哈哈哈····”

    那鬼骷髅曹贺又是一阵的狂笑,笑罢凶狠的道:“庄主,你也真是好胆气,居然是对我这腐骨穿心针不躲不闪,难道是看不起我这腐骨穿心的剧毒吗?哈哈哈···”

    曹贺一招得手,甚是得意,手握着骷髅杖缓缓的旋转,那骷髅头对着谁,让谁都是不寒而栗。

    本来还是一惊的丰小依,在听到曹贺得意的言语之后却是放下心来,不由得长出了一口气。

    萧云听得那声长出气,缓缓的抬头看了看丰小依,微微一笑,随后身子缓缓站起。

    在众人的注视下,萧云伸手在身上一根根的将那牛毛细针拔出,然后掉落在地上,却是不发出一丝声响,那针果然是又细又轻,落地无声。

    “曹帮主,你是不同意我的建议了?即使是不同意大也不用这针来扎我,弄得我浑身又酸又痒,若是不动一下,浑身的不舒服。”萧云说着已将云梦柳宝剑缓缓的抽出。

    “曹帮主,既然你先动手了,那我们就赌一局如何?”萧云向前一步淡淡的道。

    “赌一局,怎么赌?”

    曹贺现在的心中起伏跌宕,按理来说中了自己的毒针,当是再也站不起来,这梅剑山庄的庄主怎么中了自己的毒针却是毫不在乎?难道是他根本就没有中针还是因为对方不怕毒?

    在曹贺看来,腐骨穿心剧毒乃是世所罕见的剧毒,除非是传说中的百毒不侵才可避免,这百毒不侵也仅仅是一个传说,武林中又有谁是百毒不侵,难道是他身上穿着什么刀枪不入的宝衣宝锴不成?

    曹贺开始不淡定了,心中也没有了底气,说话之间的语气也就不那么坚决了。

    萧云的心理战术已经初见成效,随后依旧是语气淡淡,“我只出一招,一招败你,你若是躲过我这一击,所有的亚麻悉数给你,并且这梅剑山庄也都是你的,但是你要是输了的话,那么整个淘沙帮就归入我梅剑山庄。”

    “这可是一场豪赌,曹帮主乃是一帮之主,自然可以做的这个主,只是曹帮主敢不敢赌上一局?”

    这可真是豪赌,是拿身家性命在赌,这样的豪赌他一辈子也没遇到过,但是到底要不要赌?

    一招制敌?你当你是谁,就是当今的天道盟老盟主元松竹也不敢说此大话,而你不过是一个初出茅庐的毛头小子,竟敢说一招制敌,这赌···有的打!

    “好,我答应你,若是庄主能够一招胜我,我曹贺就将整个淘沙帮归入到梅剑山庄之内,但若是让我在庄主手下走过一招半式的话,那庄主可要说话算数啊。”曹贺手捋着山羊胡向着萧云道。

    “好,我答应你,那就看曹帮主能不能挡得住我的这一剑。”

    所有的人都屏住了呼吸,看着萧云,倒是要看一看这位梅剑山庄的庄主到底有什么大招,能够对江湖中赫赫有名的鬼骷髅曹贺一击必中。

    萧云面无表情的,缓缓将手抬起,轻轻的挽了几个剑花,最后剑指曹贺,他的脚也缓缓的抬起···

    只是当他的脚在落下的那一刹那整个人突然消失不见,就是这样无声无息的凭空消失了,众人无不惊骇,就是那曹贺也是惊骇的张大了嘴巴。

    在下一时刻毫无征兆的,萧云突然间出现在了曹贺的身侧,剑已经抵在了他的咽喉之上。

    曹贺已是冷汗淋漓,丝毫不知道萧云是如何做到的,仅仅是一瞬,他脚落下,而远在自己十余米之外的人就已经到了自己的眼前,剑已经抵在了自己的胸口。

    这到底是什么轻功,居然高潮到了如此的地步,瞬息突进十余米,而且无声无息的,即使是鬼魅也不见得有如此身法。

    “可是服了?”萧云收剑,缓缓的又走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坐好问道。

    “曹贺心服口服,如今愿赌服输,从今日起淘沙帮并入到梅剑山庄之内。”

    萧云点了点头,当下道;“那好,曹贺从今日起就是我梅剑山庄的淘沙堂堂主,曹堂主先回淘沙帮整理三日,三日后将所有的财物、人员登记等悉数带到山庄来。”

    丰荫城自由联盟总坛会议大厅内。

    陈天成端坐在盟主主座之上,身旁左右的是联盟内的主要成员段惊羽、孙剑书、龙玉阳和杨人九,除此之外却有两个女子,一人乃是冰宫不泪天的紫金玉女陆金岚,而另外一人却是刚刚归来的神女剑派的梦琉璃。

    陈天成面色阴沉,看了看几人道:“梅剑山庄最近动作频繁,将潜隐帮剿灭并收复其中一半的人员,紧接着又将淘沙帮吞并,眼下这梅剑山庄已经不是那个任人欺凌的剑湖帮了,对此众位有何见解?”

    梦琉璃道:“梅剑山庄的庄主萧云乃是我的师弟,又是我妹妹倪裳的夫君,我想去劝说他加入我们自由联盟,不知陈盟主意下如何?”

    陆金岚凤眼微眯,心中却是向着将其收入到自己的麾下,作为自己的一个分盟存在,那里容的梦琉璃将梅剑山庄引入到联盟之中来。

    当下陆金岚嫣然一笑道:“那庄主是你妹妹的夫君?我清楚的记得在那庄主身边有一个艳如桃花的女子,与那庄主十分亲密,而且我们大家也都见了一个少年喊那女子为姐姐,而唤那庄主为姐夫,他何时又成了你的妹夫了,会不会弄错了?”

    就连段惊羽也出言道:“琉璃,金岚所说的没错,萧云身边却有一个女子,那人叫做丰小依,前番来我总坛大闹的就是她,我看那萧云和丰小依感情不一般···”

    段惊羽也是话中有话,乃是告诉梦琉璃萧云现在已经别有所恋,早已经忘记了她,让她放弃这个男人,但却是从另一方面反驳了陆金岚的话,以为他已经证实出了,那个萧云就是当初的梦琉璃认识的那个萧云,那个她的师弟,她的妹夫的萧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