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琉璃想去没见山庄见萧云,杨人九却是皱了皱眉。

    “我想还是等那萧云就任大典之后才邀请他入盟比较好,眼下就是先安抚好那梅剑山庄,还有就是那藏宝图的事情。”杨人九道。

    “藏宝图的事情急不得,我想多请些人共同参悟,一定可以参悟出这幅地图的真正秘密。”陈天成提议道。

    “不行,绝对不行,一旦藏宝图的秘密泄露出去,江湖就会大乱,到时候又是一番的争斗,又不知道要死多少人,我不想看到阴风谷的事情重现。”陈天成郑重的道。

    “盟主说的是,不过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争斗也是在所难免的,要想成就霸业不流血怕也是不可能,但是一旦江湖人都知道了这藏宝图的事情,恐怕这宝藏就不是我们联盟的囊中物了。”说话的是段惊羽。

    陈天成看了一眼段惊羽,却是没有说话。

    “那我们继续参悟这藏宝图的秘密,安抚梅剑山庄的事情就有劳琉璃了。”

    “且慢!”说话的却是陆金岚。

    “藏宝图之事耽误不得,而能看得懂藏宝图的只有人九和琉璃,他两个人是万万脱不开身的,既然是安抚梅剑山庄,由我去也是一样的。”

    “也好,不过倪裳马上到了,无论如何我也是要耽搁些日子将她送到丰寰城去,这件事谁也拦不住我?”梦琉璃瞟了一眼陆金岚冷冷的道。

    “知道了,我的冷美人,你看,你总是这么冷着一张脸,让我们惊羽哥哥都不敢上前了呢?呵呵····”陆金岚一句话竟是揶揄梦琉璃和段惊羽两人。

    丰寰城梅剑山庄。

    在山庄的后殿之后重新修葺了一番,做为了庄主的私人住所,而那后殿之后却是一块极其宽广的露天平台,作为了萧云的练武之地。

    此时金花夫人懒洋洋的躺在一张躺椅上,笑眯眯的看着那璧人一样的一对,正在切磋着武功。

    丰小依的剑势如海潮般向着萧云攻去,而萧云身轻似云飘来荡去,即使对面的剑网罩来,子剑旋转也是奈何不得萧云分毫,倒是萧云抽机会揉身靠近,总能从海涛般的剑势中寻找到一丝缝隙,剑从中插入。

    很明显的是丰小依无论是意境能力还是剑势、剑法都比萧云高强,但她却是屡屡受制,不由得一阵气节,总是找不到问题出现在哪里。

    “为什么?”丰小依单手插着腰瞪着眼向萧云问道。

    “因为我不能败给你啊,我不能对不起倪裳···”萧云只能尴尬的笑。

    “到底为什么?说正经的。”

    “这就是少主的能力。”金花夫人缓缓站起,扭了扭身子,活动了一下筋骨。

    “我的伤势虽然是恢复了,但是我却是终生不能练武,不过我的意境还在,自然是看得出来,这是少主的能力,只是这能力还只是初级。”

    “什么能力?”丰小依顿时来了兴趣。

    “穿透攻击。”金花夫人的眼望着远方,思绪却是飘到了很久的时代···

    良久金花夫人叹了一口气,“这种能力说起来很简单,但是做到却是极其难,但也有诀窍,就看少主肯不肯传授了?”

    “传不传授?”丰小依瞪大了眼睛,开始野蛮起来。

    “对小依姐自然是知而不言,我没有秘密。”萧云笑道。

    “其实这穿透攻击就是利用极度的高凝聚气劲将对方的护身罡气展开一条线或是一个点,然后趁机从这线或者点中攻入。”

    “这么简单?”丰小依不信。

    “这不简单,对方的内力比你强大,凝聚度比你高,你又如何将对方的护身罡气切割透?这里面还是很有技巧的。”

    萧云接着将气劲高度凝聚的办法以及技巧详细的讲述给了丰小依知道,丰小依也是听得认真,仔细的记下,在脑海之中反复的演化,很快就凝聚出了极细的高凝聚度气劲。

    “将这股气劲伏在剑刃、剑尖之上,自然可以轻易的穿透对方的气劲,同时若是内力足够的强悍,切割的范围足够的大以拳掌进行穿透攻击也不是不可能,但是我考量过了,这种能力根本就没人能够做得到,那需要的气劲凝聚度实在是太高了。”

    “呵,你也太贪心了,这已经很厉害了知不知道,我的剑势、护身罡气都对你丝毫没有用处,你还想着怎样,我相信武林之中能抵得上我的剑势的人本就没有几个?”丰小依得意的道。

    “不需要几个,一个就够了,只要遇到一个就会要了你我的命,所以我们不能侥幸的认为武林之中没有几个人是我们的对手就放弃了努力,武无止境,不进则退!”

    丰小依点了点头,不过说来惭愧,自从自己二十五岁那年意境大成,到自己二十七岁离开父母这两年之中自己的武功进境几乎没有一点的进展,这也是父母要自己闯荡江湖的一个最重要的原因。

    即使是江湖上闯荡她的武功也没有什么进展知道遇到萧云,被一个不是意境的人险些伤了自己,又接连中毒、受伤让她的一颗高傲的心开始正视自己。

    在与萧云的不断切磋之中她才意识到了自己的不足,但是她也并不急着弥补,唯一的动力就是萧云的那句话,“想要得到我的认可,总得要跟上我的步伐才行。”

    为了跟上萧云的步伐她的剑势也随之而变,以前的强霸蛮横之中却拥有了阴柔绵软,绵里藏针,在绵软之中又蕴含了强霸蛮横,她的武功和意境在这一刻又有了进一步的提高,可以说是有一个质的飞跃。

    现在的穿透攻击又让她欣喜若狂,她不知道眼前这个比自己小了整整七岁却又看起来比自己还要成熟的人到底心中藏着什么,总是给自己带来惊喜。

    丰小依的眼中这个男人是完美的,虽然他喜欢美色,行事自私,有时候出手也是无情狠辣,但是这一点也不影响自己喜欢他,也不知道这是为什么,就是没有任何的理由。

    想着想着不由得一阵的脸上发烧,整张俏脸像是熟透了的红苹果。

    萧云看的却是一惊,还以为是丰小依练功走岔了路子,走火入魔,当下连忙放下手中的剑,双掌抵在了她的身上,巧不巧的却是双手按在了两团软绵绵的事物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