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金岚到梅剑山庄却是怀着私心,竟是一到山庄就打了起来,眼见于浩光不敌,鬼骷髅曹贺却是冷眼旁观。

    本来鬼骷髅曹贺是有一战之力的,但是此时他却是撅着山羊胡看着热闹,因为他也想知道这梅剑山庄之中到底都是有些什么战力。

    萧云那一剑让他折服,但是也是属于偷袭,鬼骷髅曹贺心中不服,更是将自己辛苦打下的大好江山都白白的拱手送人,心中更是不甘,有这机会打击梅剑山庄,曹贺很乐意落井下石,至于让他御敌,那是梦中才会出现的事情。

    凤凰谷的人一见梅剑山庄无人出战,紫金玉女陆金岚面带着微笑,风情万种的看着大家,而她的手下却是开始奚落众人。

    一大群男人被是几个女人奚落着,那滋味真的不好受,奈何于浩光都是不敌,其他人又能如何?

    卢长川脾气火爆,终于按捺不住,明知道出去就是丢人现眼,但是仍旧是冲了出去,结果不肖半盏茶的时间就鼻青脸肿的败下阵来。

    对方气势更盛,不断的叫嚣,此时丰小依却是红着脸出了后殿。

    丰小依了解清楚了情况之后,顿时大怒,同时她也想拿着陆金岚给自己试招,也想着羞辱一下陆金岚,从而打击凤凰谷的嚣张气焰。

    无疑丰小依做到了,而且做得很到位,只是她仍是意犹未尽。

    “小依姐,不用急,很快你就有新对手了,看着吧,武林中马上乱了,也不知道会有多少不世的高手现世。”

    萧云说着竟是摊开了一卷丝绸,上面居然是一副地图,更确切的说是一副藏宝图。

    陆金岚很苦恼,她实在是想不到一个名不见经传的丰小依居然可以轻松的打败她,这让她有一种挫败感,以往的骄傲全被打得烟消云散,心中极其的失落。

    衣服选择好了,陆金岚打发了那个侍女,脱掉那破烂不堪的衣服,就要拿新衣服,只是她一回头的功夫,却见一只紫色小鼠正趴在那衣服上。

    这只紫色小鼠他见过,见它经常的在萧云身上窜来穿去的,也不知道现在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陆金岚感到心中烦躁至极,一挥手就要赶在紫电貂,紫电貂“跐溜”一下跳了开去,却是在那衣服上留下了一片水迹还有一小坨黑色之物。

    陆金岚顿时感觉胃中不舒服,这小老鼠原来竟是在新衣服之上撒了泡尿,还拉了一泡屎。

    你当这是什么,你的老鼠窝吗,还是当这是厕所?

    陆金岚怒急,但那侍女已去,喊了半晌却是无人答应,这让她极为的恼火。

    一身雪白的衣裙上极其鲜明的一滩略黄的水迹,还有一点黑色物粘在上面,倒也像是画卷上的一点墨,丑陋而讨厌。

    陆金岚阴沉着脸坐到自己的座位上,冷冷的看着萧云,却见萧云理都不理她的看着那丝绸上的图,这不由得让陆金岚好奇。

    陆金岚也不好明目张胆的偷看,但也是好奇心极重,而此时那紫电貂却在萧云的肩头上人立站起,又蹦又跳的,似是开心至极,这让她不能不以为这是萧云有意为之。

    “萧庄主你这是什么意思?”陆金岚佯装大怒,上前紧走几步却是向萧云手中的丝绸上瞄去,这一瞟之下却是不由得脸色巨变。

    萧云缓缓的将眼光从那丝绸上移开,就随意的放在一边,不由得一愣,“不知又哪里得罪了陆谷主陆大美人了呢?”

    陆金岚坐回原位,心中七上八下乱成一团,丝毫没有感受到萧云的调侃,心道:“那不是萧百荣的藏宝图吗,怎么会出现在他的手上?”

    “陆谷主?”萧云又是唤了一声,却是把陆金岚唤回现实。

    “不知陆谷主今日到我山庄却是为何?总不会是真的···”萧云说着眼神上下打量着陆金岚似是透过衣服看到里面包裹着的本质一般戏谑的道。

    “萧庄主,你作为一庄之主,却也是没有半点的庄主气质,完全就是一个流氓、痞子,这与庄主的身份很不相符!”陆金岚严肃的说道。

    “我就是这个样子,招蜂引蝶的,没办法,否则也不会招来陆谷主这样的花蝴蝶来。”

    “哼,我来是想和你谈谈那一百二十万两银子的事情。”

    “这样啊。”萧云说着已将那欠条拿出,轻轻的放在桌上,“银票给我,这欠条就是你的了,这叫钱契两清。”

    “萧庄主真的以为是吃定我了不成,你派人杀了我的人,抢了我的银票,还敢如此张扬?”

    “陆谷主,不要血口喷人。”顿时萧云也正视起来,“说我杀人抢夺你的银票可有证据?你也不怕我将这件事公布到武林中去,到时候让你们自由联盟吃不了兜着走?”

    “证据?我当人有,我有人证,她认出当时参与抢劫的人就有一个是你们山庄的成员,仅凭这点难道还不能说明问题吗?”

    “哦,这样啊···”萧云云淡风轻的说着,“我还说是你们的人监守自盗呢,那都是你的人,随便你怎么说都是了,我还可以说是你们的那位师妹寻得爱郎,而那位师妹与他那情人相勾结夺取了这笔钱,然后两人逍遥快活···”

    丰小依闻听眉毛挑了挑,心中暗笑,“我的男人还是很会能说会道的啊?真迷人···”

    丰小依自灌米汤但是有人已经不淡定了,胡古月一张老脸憋得通红,倒也没有失态,倒是艳清心却是“噗嗤”一下笑出声来。

    陆金岚的脸上顿时挂不住了,豁然站起,就要发飙。

    “陆谷主何必如此气恼,男女情爱理所当然,自己的属下做出了这样的事情虽然有些丢人,但毕竟都是门内的事情,又没有外传出去,对陆谷主的名声无损。”萧云这话的意思却是将那女弟子勾结他人谋杀同门的事情坐实了。

    “我不是来向你兴师问罪的,这件事不提也罢。”陆金岚不愧是血仙蝶看重的人,果然这份气量就不是一般人能够有的。

    “陈盟主好不容易准备下的银子被夺,月底之前怕是难以凑齐那一百二十万两,还请萧庄主宽限些日子。”陆金岚一看硬的不行,当下改变策略,改成了软的。

    “这个好说,毕竟陆谷主座下出来这种勾结外人残杀同门抢夺钱财的事情也需要时间处理,我们梅剑山庄虽然有理有据,但却也是不能咄咄逼人,那就在宽限一月可好?”

    “那多谢了!”陆金岚已经咬牙切齿。

    “对了,陆谷主我这里刚刚购买得了一张藏宝图,正要邀请陆谷主前去寻宝,不知道陆谷主可有兴趣?”萧云严肃的道。

    萧云此时亮出藏宝图,到底有何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