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金岚来商议一百二十万两银子的事情,却是提到了萧百荣的藏宝图。

    “对了,陆谷主我这里刚刚购买得了一张藏宝图,正要邀请陆谷主前去寻宝,不知道陆谷主可有兴趣?”萧云严肃的道。

    “什么藏宝图?”陆金岚的心狂跳不止,明知故问起来。

    “据说是三十年前武林盟主萧盟主留下的宝藏,本来我也是姓萧的,这份宝藏留给我也算合理,但是谁叫本庄主大度,所以正要与陆谷主分享。”

    萧云说着已经将那画着藏宝图的丝绸递了过来,陆金岚伸手接住。

    越看她也是心惊,越看她越是感觉不安,这份藏宝图她当然也有仔细研究过,只是研究不透而已,但是这图她却是记得清清楚楚的。

    眼前这图和藏在自由联盟总坛内的藏宝图可以说是一模一样,不,不一样了,这上面确是标绘出了许多的地名,其中包括了山名、河流名已经城市的名字。

    最后一处画着一个大大的宝箱,这就是藏宝之地了,而那条延绵万里的山脉上确是清晰的标注着三个字:天道山。

    难道萧百荣把宝藏藏到了天道山中不成?

    这可是大有可能,当初萧百荣就是天道正教的掌教,而天道山就是他的地盘,整个天道山延绵万里,要藏下这宝物可以说是易如反掌。

    “这件事我还需要和盟主商议一下,毕竟这可不是小事?”

    萧云点了点头,表示理解。

    “不知道萧庄主是从何处得到这份藏宝图的?”

    这点让陆金岚很奇怪,无论他是从何得到的这份藏宝图,都说明一点,自由联盟的内部出现了叛徒。

    “现在这份藏宝图到处都有人传卖,难道陆谷主不知道?你们自由联盟上下也有几十万甚至是上百万的帮众,难道连这点消息也没有收到不成?”

    陆金岚一阵的默然,她实在是不明白为什么自由联盟却没有受到这么重要的消失。

    萧云缓缓起身,向胡古月和艳清心道:“古月总管事、清心堂主你们先去忙去吧,我与陆谷主还有要事详谈。”

    萧云说着下给陆金岚打了一个“请”的手势,示意去后殿详谈。

    后殿的露天练功场,萧云俯视着脚下的丰寰城,又抬头看了看巍峨的丰寰山,这才道:“陆谷主以为自己的武功如何?”

    本来很是自负的陆金岚却是一下子怔住,她当然对自己的武功很有信心,但是今日却被丰小依把自己的信心彻底的摧毁。

    她苦笑一声,却是没有说话。

    “很失望,又很奇怪?陆谷主一定是武林之中惊采绝艳的人物,自以在同龄人中武功已至巅峰,但是今日却被小依姐挫败,心中可满不是滋味?”

    “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是还想羞辱的还不够不成?”陆金岚可以承认失败,但是绝对不能容忍被人欺凌,这是一个做人的尊严问题。

    “自然不是,难道陆谷主就不奇怪?以陆谷主的资质当是上佳,以陆谷主的努力也是世所少有,以陆谷主所习功法也是冰宫无上的武功,可是为什么偏偏却又会有今日之败?”

    “艺不如人,这又有何好说的?或许这位小依姑娘就和我们宫主一样有着特殊的奇遇也说不定。”

    “你说对了,眼前站在你面的小依姐确实是有着奇遇,但是很快许多没有奇遇的人也会赶超上陆谷主,而且还会远远的超过谷主,甚至能轻而易举的杀死谷主。”萧云说的很郑重。

    “夸张了吧?我陆金岚号称紫金玉女,这名号可不是白叫的?”

    “是,这点我知道,陆谷主的皮肤雪白我已是见识到了,真的是不亏这玉女的名号,但是却与武功强弱无关,不是吗?”

    陆金岚不由得又是一气结,若不是丰小依在场,早就一剑搅碎他的舌头了,让他的嘴这么贱。

    “其实武林中新出现了一种功法,修炼这种武功的人很快就能修出意境,你知道意境是什么概念吗?”

    “你说的是真的?怎么会有这种功法?”陆金岚吃惊了,她是知道意境的,因为她们的宫主血仙蝶就给她们传授过这方面的武学知识。

    “开始我也不信,大批的意境高手出现还是在阴风谷内,而且这批人的首领就是你们最大的敌人元浪,而且就在不久之前丰荫城的拍卖会上几个修成这种功法的意境高手已经出现了。”

    这很可怕,至少对于自由联盟的人来说绝对是一件恐怖至极的事情。

    “而且我还可以告诉你一个消息,三十年前那些失踪的掌门已经武林高手很多还活着,他们都在阴风谷内出现了,现在的话已经死了一些,恐怕剩余的这些老鬼很快也将在武林中出现。”

    “他们出现是好是坏?”陆金岚感觉到失态严重。

    “绝非好事,这些人的神智都已不清,似乎受人控制,而我所料不错的话,这些人怕也是要听从天道盟的命令,因为我只见他们攻击非天道盟的人,不得不让人怀疑这些人其实都是被天道盟掌控。”

    顿时陆金岚沉默了,沉默的就如一只羔羊,好半天这才道:“不知道为什么萧庄主对我说出这个大秘密?”

    “原因很简单,因为我与那天道正教的元松竹有深仇大恨,而自由联盟却是天道盟的最大敌人,真所谓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你们有我帮助的理由,否则这藏宝图我也不会给你们看,是不是?”

    陆金岚想了想道:“既然我们是朋友,那么为什么不加入我们联盟?”

    萧云微笑不语,陆金岚见萧云不答也是一时无语。

    “陆谷主若是无事的话就请回,不过十五日后就是本庄主的就任大典,希望到时陆谷主还要赏脸啊。”

    “一定,一定!”陆金岚拱手告辞。

    陆金岚走后,金花夫人呵呵一笑,“真是看不透你啊,你到底想干什么?”

    “无论你想干什么,我都支持你。”丰小依嫣然一笑道。

    “其实我很想加入自由联盟,之所以要告诉陆金岚这些秘密,第一就是要告诉自由联盟天道盟的实力,莫不要一下子被剿灭了,那么我们就失去了一大助力。”

    “其次,就是要告诉自由联盟我们的实力,在整个联盟之中也唯有小依姐是意境高手,如此一来在将来的自由联盟之中我们将会占有很重要的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