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还有最重要的一个原因,我想尽快的参悟出那伪意境的修习之法,重新参悟的话,或许找出其中的缺陷诀窍,而我现在似乎没有这个能力,只能借助血仙蝶姐姐的之手了。”

    “干嘛要借助那女魔头的手,我也可以啊···”只是说到这里丰小依却是低下了头,脸上泛起了红晕。

    她是可以做到,但是那不是短时间之间的事情可以做到的,尽管她仔细的观察了莫天涯等人的行功经脉路线,也是看不出任何伪意境的端倪。

    萧云和丰小依都意识到了一个问题,武林之中真的将要大乱了,意境时代怕是就要来临了,武林之中面临着一次武功方面的突飞猛进,同时也面临着一次武林新人碾压老牌前辈高手的奇事。

    江湖上似乎突然间就刮起了一阵风,到处都在流传着关于萧百荣宝藏的事情,这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开始的时候在聚宝阁的拍卖会上拍卖出了数个宝藏图,随后有人拿着藏宝图到一些大的门派兜售。

    在最后就连遍布武林的江湖录上都有了关于宝藏的说法,而且明确的指出了藏宝图的方向就在天道山上。

    自由联盟总坛。

    陈天成把藏宝图摔到了桌面上,脸上都皱成了包子,真是怕什么来什么,现在本来极为隐秘的藏宝图已经变得人人皆知了,不能如此,他还为此付出了一百二十万两的个人财产,以及还欠着梅剑山庄的账。

    “盟主,此事事关重大,尤其是新的意境之人的崛起,我想回冰宫一趟,面见掌门宫主,看看掌门宫主有何看法?”陆金岚失去了惯有的媚态,面带严肃的道。

    “快去快回,宝藏的事情我们还离不开你,只是不知道能不能说服宫主助我们一臂之力?”

    “怕是不能,莫要忘记了,掌门宫主可是一怒血杀百里,在她眼中任何人都可杀,任何人都该杀,就是我要面见宫主也要小心翼翼,以免惹得掌门宫主不喜,身遭不测。”

    陆金岚独自走了,走的很匆忙,没有人知道冰宫不泪天的所在,那是一个极度隐秘的所在。

    但是越是隐秘的事情越是引起人们的好奇,就在陆金岚的身后出现了一个黑影,这黑影若隐若现,就像是一个幽灵一般的远远的吊在陆金岚的身后。

    跋山涉水,陆金岚可谓是马不停蹄,白日纵马狂奔,夜间就雇佣马车继续全速前行,休息足了,就继续换马狂奔,一行就是七日,终于踏入了北地的范围。

    北风呼啸,陆金岚抖了抖衣领,感觉有些冷意,取了些干粮嚼了几口,又取了水壶猛灌了一通,继续纵马前行。

    夜晚繁星罩头,一轮明月亮起,陆金岚终于到了一处城中,购买了些吃食和水,雇佣了一辆马车,继续前行。

    不过就在出城不远就见对面缓缓驶来一辆马车,马车极为奢华,大红色的轿蓬极为的显眼,尤其是车上那醒目的血红色的蝴蝶图案,让陆金岚一喜。

    陆金岚跳下马车,向着对面的马车一拜,“陆金岚拜见师姐,不知车内是哪位师姐!”

    马车中传来一声娇笑,随后冰儿掀开轿帘探出头来,一见果真是陆金岚不由得一阵娇笑,“金岚啊,怎么弄得这么狼狈,一点也没有紫金玉女的气质呢,整个人就像是一个土猴子呢。”

    陆金岚尴尬的笑了笑,她也知道这些日子忙着赶路,早已把自己造了个灰头土脸的。

    冰儿从马车中跳了下来,与此同时红衣牵着绿衫的手从马车上跳下,随后就是紫云还有白菲。

    “我们一接到你的飞鸽传书就急急忙忙的赶来了,却还是慢了你许多了,没想到你这么急,对了,你没有遇到大师姐吗,她从阴风谷回来后早已经去了中原。”说话的是紫云。

    陆金岚知道他们所说的大师姐就是掌门宫主血仙蝶,但是那是五魔女对她的称呼,陆金岚可是不敢。

    “没有,我没有遇到掌门宫主,难道掌门宫主一直就在中原?”陆金岚吃惊的道。

    众人都是沉默,就在此时白菲的柳眉就是一竖,随后手中的剑骤然出鞘,正是她最拿手的拔剑诀。

    抬手就是一记拔剑斩,一道璀璨的亮白剑气飞射,向着不远处的一块突出的石块轰去。

    白菲骤然出手顿时引起了五魔女以及陆金岚的警觉,不由得扭头看向那剑气飞出的方向。

    石块爆碎,随后一道黑色人影从那石块之中飞出,在黑夜之中这道人影就像是和周围的环境融为了一体,就在众人的眼前再次消失不见。

    六人顿时警觉起来,很明显自己身边出现了一个刺客,而且这个刺客的武功还很高,尤其是隐匿身法的功夫,这人绝对是一个合格的刺客。

    也是那人大意了,骤然见到五魔女尤其是紫云说的话时心中一惊,不小心的发出了一点声息,被白菲敏锐的感觉到了,现在那人小心翼翼的隐匿着气息,所有的人再也无法捕捉那人的气息。

    这是一种很不好的信号,六人知道有人就在自己身边隐伏着伺机对自己下手,却就是找不到对手的所在,这很恐怖,若是对方此时发动必杀一击,那么这边必定有人中招。

    六人围成一圈,背靠着背,注意着周围的动静,除了红衣之外所有的人都亮出了兵器,所有人的呼吸都已经凝固,即使是那两个赶车的车把式也瑟缩着不断发出半点动静。

    风吹草动,寒冷侵体,吹的几人的衣服、头发呼啦啦的响,但是所有的人都没有注意这些,他们都感动了一丝的不安,似乎任何的风吹草动都会突然间化作致命的攻击。

    月光皎洁,虽然不是十五,但在几人的眼中这月光也如探照灯一般的存在,周围的一切都看得清清楚的,但是周围几乎没有藏身之地,而这人却就在眼前消失不见。

    风吹草动,地上的草影也是摇晃不止,紫云骤然发现就在自己的前方却有一块阴影,无论这草如何晃动,这片阴影却是动也不动。

    人怎么会化成影子,神秘人物出场,背后又有什么神秘势力?断魂山势力悄然出场。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