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吹草动,地上的草影也是摇晃不止,紫云骤然发现就在自己的前方却有一块阴影,无论这草如何晃动,这片阴影却是动也不动。

    她抬起头来,看了看周围,并没有大的山石、树木,也就说这片阴影的出现很是奇怪。

    紫云手中的剑是短剑,一把紫色的短刃。

    正所谓一寸短一寸险,这五魔女之中紫云可谓是出手最为狠辣的存在,担心她用手一撞身边的红衣和白菲,两人的眼光也就转了过来,以此同时,一道紫影已经闪出,短剑之上也是紫光凛凛,向着地面上的阴影扎去。

    那阴影就像是活了一般,骤然间飞起,飞快的窜向一旁,那里斜斜的躺着一块大石,而那影子更长,那人就像是躺在那影子之中一样,与那影子迅速的融为了一体,人消失不见。

    白菲的剑犹如一道匹练卷来,“哧”的一声在那阴影之上划了一道狠狠的剑痕,剑气激荡荡起了一道飞沙。

    与此同时红衣的拳上红光闪耀,一拳将那大石击碎,而地上的影子也随着崩散。

    这下子倒是让红衣失算了,本来她想着将这石块击碎,让那躲藏着影子中的人失去藏身之地,但是如今山石崩碎,到处都是山石,也就是到处都是影子,这一下子倒是失去了目标。

    不仅如此,所有的人都向着两人奔来,原本防御良好的阵势顿时的崩溃,所有的人都裸露在了那隐身在黑影之中人的攻击范围之内。

    “防御!”白菲第一个感觉到了不妙,纵身向着身后落去,身后两人正是武功最差的陆金岚和冰儿。

    就在两人的身后一道阴影从地上突然间暴起,那人的手中提着一对短匕,就向着两人的咽喉抹去。

    这一刺果真是狠辣无比,深得刺客深意,无论这一击能不能中,他都有机会抽身而退。

    这就是刺客的第一要义,无论成功与否都要一击之后抽身而退,而且这一击也是狠辣异常,大有一击必中的趋势。

    白菲虽然心中已有所料,但仍旧是晚了,因为那人的武功要比这六人都要高,那人是一个意境级别的高手。

    月光洒在阴冷的匕首之上,反射出了一片寒芒,但是那匕首之上却是清晰的出现了一片红。

    一股强大至极的吸力似是凭空而生将那黑影完全的罩住,同时一只雪白的手掌之上覆盖着红色劲气向着那黑影拍下。

    那黑影身上顿时亮起了一层乌光,却是护身罡气,看起来这是要硬接那落下的一掌了。

    掌落下,覆盖着血红色气劲的手掌穿过乌光,似是这护身罡气不存在一般直接的拍在了那人的头顶上。

    鲜血迸现,鲜红染透了黑衣,那身穿着黑衣的人脸上露着不可置信的神色,至死也不能相信护身罡气没破,而那人的手掌就直接的拍碎了他的顶梁。

    人已经成为了尸体,即使再把他丢到影子他也不会消失。

    “恭迎掌门师姐(宫主)!”几人齐声道。

    及时赶到的人正是血仙蝶。

    冰儿上前幽怨的道:“掌门师姐怎的不早些出手,冰儿差点就没命见你了,呜呜呜····”

    “不好好练功,早晚有一天也要命丧黄泉,我不能保护你们一辈子,知不知道?”血仙蝶嘴上埋怨,但是眼中却没有埋怨之意,反而是充满了怜爱。

    满身血气杀人不眨眼的人居然眼中也有怜爱之意,这绝对不是江湖中传说的血仙蝶的模样。

    “金岚,你也太不小心了,这人在你出了丰荫城之后不久就跟上你了,你却是茫然不知,而且你一到夜间就在车中熟睡,即使不是什么高手也会要了你的命,知不知道?”

    “金岚知道了,多谢掌门宫主教导。”陆金岚毕恭毕敬的道。

    “嗯,你回去吧,你的来意我已经清楚,而且你也不要打梅剑山庄的主意,那些人不是你能惹得起的,你可知道这梅剑山庄的前身剑湖帮是由谁建立的?”

    “不知道,我只知道剑湖帮不过是一个末流帮派,而且是即将垮台的帮派,难道这样的帮派还有什么来历不成?”

    血仙蝶的眼睛就是一竖,这是她生气时的表现,这下子却是吓得陆金岚不由得浑身一抖。

    血仙蝶扶了扶身后背着的朱红漆盒,眼望着夜空,似是回忆着久远的记忆一般,半晌这才悠悠的道:“剑湖帮的建立者不是别人,正是江湖上当时赫赫有名的剑圣丰钰枫。”

    “剑圣丰钰枫?他不是早已经死在了萧家寨了吗,而且那萧家寨也毁在了一场大火之中,听说那一次萧家寨的人也都死了,直到如今没到半夜原本萧家寨的地方都是鬼火凛凛····”

    “你到知道的清楚.。剑圣是死是活,没有人见到,但是他的确是失踪了二十几年了,不过他的后人还活着,所以才有了现在的梅剑山庄。”

    “那个丰小依?”陆金岚吃惊的道。

    “不错,听说你在他手上败得很惨,而且还被那萧云羞辱了一番,穿了一身脏衣服出了梅剑山庄?”

    “请掌门宫主责罚,金岚知罪了。”

    “这本不是你的错,你何罪之有,丰小依的剑虽烈,但你在她剑下未必不能逃得性命,但若是那萧云出手,你必死无疑。”

    “那只会嬉皮笑脸的庄主居然这么厉害?”陆金岚再次被震惊。

    “他的武功并不比那丰小依高绝,但是他的剑出必伤人性命,就如我一般,所以他的命是我的,你们谁也不要动。”

    “哼!”冰儿冷哼了一声,到现在他也忘不了那树林中萧云对自己的侮辱。

    “我不信他有这么厉害,我倒是想去会会这个人了,不过鉴于在岳蓝城中救了我们菲儿一命,我只打断他的双手、双脚就好,还有为了让他不再祸害我们的菲儿姐姐,我还要断了他的命根子。”红衣不满的哼哼道。

    “不要胡闹,他会杀了你的。”血仙蝶话一出口就赶到后悔,因为她太了解红衣了,越是劝她她反而是越加的坚决。

    “那很好啊,杀人者恒被杀,这有什么好奇怪的,其实啊,能死在高手的手中也不算冤枉!我就不信那傻小子能杀得了我?”果然红衣的战意更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