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衣要寻萧云的晦气,却被血仙碟阻拦。(书=-屋*0小-}说-+网)

    “不要胡闹,他会杀了你的。”血仙蝶话一出口就赶到后悔,因为她太了解红衣了,越是劝她她反而是越加的坚决。

    “那很好啊,杀人者恒被杀,这有什么好奇怪的,其实啊,能死在高手的手中也不算冤枉!我就不信那傻小子能杀得了我?”果然红衣的战意更强。

    血仙蝶面上依旧带着微笑,摇了摇头,对绿衫传音道:“看好红衣,别让她胡闹。”

    “师姐我么去哪里?”冰儿丝毫不在意红衣说是去挑战萧云的事情。

    “你们先回冰宫,等我参悟完意境的秘密之后在传授你们,等修炼有成,我还有要事请你们相助。”

    “啊?那要多久啊,意境啊···”冰儿嘟起了嘴。

    “做不到永远不要下山。”血仙蝶说的很严厉。

    奢侈至极的大红马车已经回转,血仙蝶看着专属于冰宫的马车越来越远,渐渐的消失在眼中,随后看向陆金岚。

    “金岚,你随我一同回去,在这一路上我指点你一些武功,希望你在联盟之中的位置能够更高一些,至少拥有绝对的说话权。”

    “金岚多谢掌门宫主指点。”陆金岚心中欢喜,连忙点头。

    来的时候陆金岚日夜兼程,马不停蹄,而回去的时候却是走走停停,血仙蝶也是有意的慢走,趁机指点陆金岚的武功,仅仅走了一日,陆金岚就知道她已经是赶不上萧云的就任大典了。

    梅剑山庄。

    “各位江湖同道,今日是我梅剑山庄大喜的日子,新任庄主萧云正式向武林同道宣布成为梅剑山庄的庄主,之后梅剑山庄还要依仗各位同道的照拂。”胡古月朗声公布。

    今日正是萧云定下的就职大典的日子,也就是胡古月所说的梅剑山庄大喜的日子。

    大殿之外是一座方圆数十丈的高台,而在高台之下是为各位武林同道准备下的座位,而且摆好了上好的茶茗,只要是喝了茶茗就算是承认了萧云的庄主身份和梅剑山庄的武林地位。

    胡古月说完开场白,接着萧云衣冠楚楚的上台,清了清嗓子,拿着胡古月预先给拟好的演讲稿开始了神圣而伟大的就职演说。

    这就职演说无非就是向江湖同道公布从今日起剑湖帮正式更名为梅剑山庄,以后行走江湖已经帮派商业之间的事情还请所有的江湖同道赏个面子。

    胡古月被人欺负了二十几年,说话自然是小心翼翼的,所以在萧云的演说词中没有什么张扬的话语,一切都仿佛是那么的低调,那么的无助,就像是向各位江湖同道请求“英雄,放我一马吧”一般。

    虽然萧云不喜欢这种感觉,但他依旧是按照着胡古月的拟词念了出来,毕竟这稿子是胡古月拟出来的,若是抛弃这拟词的话,怕是抚了这老头子的面子,让他心中不快。

    萧云当然不是怕胡古月,而是他对胡古月也十分的尊重,毕竟这是老一辈的人物了,而且又含辛茹苦的将剑湖帮带到今日,没有功劳,苦劳是大大的有。

    萧云话落,正准备下台,毕竟演讲完毕,也就等于就职大典已经结束。

    “慢着,萧庄主且慢行。”说话的是一个青衣中年大汉。

    萧云嘴角之上浮现出了一丝微笑,暗道:“该来的总算是来了,要是你们都去抢夺什么子虚乌有的宝藏,我这就职大典可就算是失败了。”

    “请问这位大侠是····”萧云还是很客气。

    “我乃天涯阁的帮主蓝田,原本这剑湖帮每月按日给我们天涯阁提供你们总收入一成作为月奉,不知这新的梅剑山庄打算提供多少的收入作为月奉?”蓝田得意洋洋的道。

    “我也知道这件事情,算起来天涯阁总共从剑湖帮收取月奉至今共有一百零八月,我希望三年之内天涯阁每月向我梅剑山庄提供你们总收入的三成作为月奉,三年之后我不在收取你们天涯阁的任何月奉。”

    “什么?向我们收取月奉?真是笑话···”蓝田说完就是一阵的哈哈大笑。

    “你以为我说的是笑话?你若不像我们山庄提供月奉的话,我保证今日就是你的死期,而你死后天涯阁也会被人瓜分,我想可定是有不少的人对你们的天涯阁有兴趣。”

    “大言不惭!”蓝田大怒,手已经按在了腰间的刀柄之上。

    “我们都是武林人,有什么争执也是在所难免,一般情况下武林人解决矛盾都是看手下的功夫说话,夸夸其口那是书生们做的事情,你说是不是蓝帮主?”

    “好,那就手下见真章,不过我先提醒庄主,我的刀为饮血刀,我出刀必死人。”

    萧云点了点头,“本庄主的剑名叫名剑,所谓的名剑就是向来不杀无名之辈,只杀成名人士,不如我找一个人和蓝帮主过招,那人手中的剑叫屠狗剑,专杀猪狗之徒。”

    萧云的意思很明白,那就是说蓝田乃是猪狗之徒,根本就不配他出手。

    蓝田暴怒,手中的刀豁然出鞘,顿时在萧云的面前闪烁起了一片的刀芒,整个大台之上就像是亮起了一道电闪。

    “萧庄主,亮剑吧。”蓝田摆了一个刀势,这种刀势倒也寻常,乃是一种进可攻,退可守的刀势,看来是做好了准备。

    萧云缓缓的摇了摇头,紧接着身后一股香风吹过,丰小依出现在了台上。

    丰小依缓缓上前,将手中的剑平举,“蓝帮主,就让我的屠狗剑领教一下你的血饮刀吧。”

    “不知姑娘芳名,可是真要与我动手,万一伤了姑娘那可是我蓝某的罪过了。”

    “梅花剑圣丰小依!”丰小依郑重的道。

    “就你,也敢称剑圣?”蓝田面带不肖的说到。

    不仅仅是蓝田,就是在座的所有人心中都是不快,剑圣的名号是随便叫的吗?二十年前确有一位剑圣,不过自从那位剑圣陨落之后,世上再无剑圣。

    “我就是新的剑圣,天下用剑者,皆以为为尊,梅花剑圣丰小依。”丰小依朗声道。

    “好,好,好···就让我看看你这梅花剑圣到底有何本事,也敢自称剑圣?丰小依···你姓丰?”蓝田的脸色就是一变。

    “废话真多!”

    丰小依自然是姓丰的,蓝田如此一问自然不是傻了,而是想到了什么,因为剑圣就是姓丰的,他怀疑丰小依就是丰钰枫的传人。

    丰小依已经懒得在多说了,起手间就是一招剑罩人间,仅仅一招出手,一道剑网已经穿过蓝田的身体。

    丰小依的剑罩人间并非什么绝招,但是对于蓝田来说依旧是凌厉无比,一出手仅仅一招就要了蓝田的性命。

    “好强大的剑术,好霸气的女人,好狠的心!”所有人都怔住了,任是谁也想不到,仅仅一招,对方连反应都没有,就被斩杀。

    丰小依为何如此的狠辣?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