丰小依和英肃杀相斗,双方的剑互相碰撞,丰小依大占上风,而且丰小依还是有意收敛了内力,多重剑力也没有施展,她要看一看这英肃杀到底有什么本事。

    英肃杀后退几步,被震得气血翻腾,很明显她的剑势不如丰小依,更是不知道原本丰小依已经放水。

    英肃杀感觉到一种不妙的感觉,按理来说丰钰枫已死多年,世上再无剑圣,而他赖以成名的紫霄剑法当是世上无双的剑术,却没想到接连两招都被对方所克。

    这可是不简简单单的被克制,从对方的剑中英肃杀似乎感觉到了紫霄剑法的影子,但是似是而非,与紫霄剑法还是有着明显的区别。

    英肃杀冷哼一声,手中的剑立起,随即一晃,身前一片剑影,随后似有数支宝剑从那剑网之中射落向丰小依。

    紫霄剑法第三式:飞剑逐流。

    以气驭剑,飞剑斩敌,万般剑影似是滚滚洪流,飞剑夹杂在洪流之中,这就是飞剑逐流。

    丰小依的剑一甩,“哧”的一声轻响,子剑旋转飞出,虽然没有那飞剑逐流的万般剑影,但却也是等于飞剑出手。

    萧云终于恍然大悟,原来这七绝剑上的子剑剑招就是源自这飞剑逐流。

    万道剑光闪烁,犹如大河奔流,奈何丰小依的子剑也是旋转不休,更是手中长剑一摆,覆盖着亮白色气劲的长剑趁机攻向了英肃杀。

    现在的英肃杀手中无剑,不敢抵挡,身子飘动间,一招手已将紫霄剑抓在手中,与此同时丰小依的子剑就挂在了母剑之上,旋转而至。

    “子母剑?”英肃杀也是大惊失色。

    紧接着剑卷苍穹,数道恐怖至极的剑气横空袭来,卷向丰小依。

    什么是剑卷苍穹,此时的英肃杀所施展的剑招就是剑卷苍穹,满天都是飞舞的剑光、剑影,但是····

    千重影杀!

    丰小依悍然发动了狂霸的剑招。

    剑卷苍穹发出的剑光几乎笼罩住了整个苍穹,铺天盖地,但是千重影杀,却是极其密集的剑光集中到了一个方向上,而这个方向正是英肃杀所在的方向。

    更加密集和集中的剑影无疑是更加的可怕的,尤其是在单战的时候,若是群战那么剑卷苍穹无疑是杀伤力更大的一招。

    但是这里没有如果,没有若是,因为面前的就是单战,一对一的战斗,那么千重影杀无疑比剑卷苍穹更加的强大,再加上霸剑的强势,如今的似山如岳的剑势陡然一变,变得犹如大海波涛,千重浪起,万千剑影都难以攻破这浪卷之势。

    丰小依嘴角露出一丝冷笑,千重影杀可不是用来破剑卷苍穹的,这招乃是专门破万剑逐流所创,因为万剑逐流乃是改变局势之招,这一招之后将会陷入到紫宵剑势的剑势之中。

    英肃杀剑势一变,席卷天幕的漫天剑影一拢,幻化成一把紫色巨剑。

    巨剑释放着毁灭性的威能,向着丰小依斩落,就像是千斤巨闸要砸扁一只蚂蚁一般的气势。

    紫霄剑法第五式:一剑天下。

    随后第六式一剑倾城,第七式剑荡天下随后是最后一式剑生剑灭。

    英肃杀的每一式的剑法,丰小依都有与之相似的剑法与之对轰,大家都看的呆了,就见到漫天的剑气飞舞,一团淡紫一团亮白,绞杀到一处,即使最绚烂的烟花也不过如此,这场面壮观无比。

    紫霄剑法一剑八式,每式八招,八八六十四招,招招犀利,又是奇妙无比,顿时让大家都大开了眼界。

    “这就是当年剑圣的剑招啊,果然不愧是剑圣剑招,好威武,好犀利的剑招。”

    当然其中还有一式没有施展出来,那一式叫做剑点八方,乃是一招防御剑招,尤其是针对暗器的使用剑招,可以破去万般暗器。

    高台之上,剑光闪烁,始终是难以分出胜负,而此时紫霄剑法已经从头到尾的施展完毕,最后一式剑势一个旋转,竟是毫无缝隙的连上第一剑势,整套剑法又是滚滚而来。

    “没完没了了。”萧云叹了口气。

    “不会,很快就会有结果了,而且小依姑娘不但将剑圣的名号亮了出来,并且执意要求要自己出战,力扫群雄,原本我也不知其意,现在却是懂了。”金花夫人在旁说道。

    “还请夫人指点。”萧云恭敬的向着萧云拜了拜道。

    “少主不必如此客气,我只是说说我的看法而已。”金花夫人嫣然笑道。

    “夫人乃是六道八大护法之一,见识阅历自然非是小子能比,还请夫人指教。”

    萧云说的是实话,比起经验阅历来,他不过是一个初出茅庐的小子,而这金花夫人已经是一百几十岁了,算是妖孽也不为过。

    “这两个人的武功几乎是如出一辙,就像是一个人的传承一般,只是不同的是小依姑娘所用的剑法却是被重新领悟后修改过的,也就是说小依姑娘的剑法更适合自身使用,也更能适合他手中的剑。”

    “不错,听夫人这么一说我也发现了,不过我也发现了一个问题,小依姐的剑法之中很多我却是见过的,而且各招之间也没有什么连接,倒是这英肃杀的剑法仿佛就是一整套的剑法,顺序不会乱。”

    “没错,他使用的剑法本就是连续施展出来的一套,而且每式与每式的连接间都有很好的衔接,虽然是八式,但却如一式一般,连绵不断。”

    “但是这样也会出现局限,比如现在的情况就是使用第三式比较的好,但是现在他却是在施展第四式,无法在施展第三式,若是强行的变招就会出现两式链接上的不连贯,出现漏洞。”

    “夫人的意思我懂了,小依姐无论是意境之力,还是本身的内功都要强于这英肃杀,如此对轰下去,英肃杀必败,无论他会不会出现武功破绽,所以他必定会改变招式,而这一点若被小依姐抓到就会迎来她凌厉的一击,毕竟小依姐可以随意使用这八式剑法。”

    “没错,不过还有一点很重要。”金花夫人的眼睛眯了眯道。

    “是什么?”萧云很好奇,因为他能看到的全说了,他不知道他还有什么没有看出来。

    “这种剑法极其高深,若是没有杀招谁也不信,我想不是那英肃杀就是小依姑娘身怀这剑法的最后一大杀招,这才是必杀的关键。”

    大招,是英肃杀藏着大招还是丰小依藏着大招未发?强招一发,结局将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