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云和金花夫人谈论丰小依和英肃杀的剑法,萧云道:“猫教老虎本事的时候把所有的都教会了,却是偏偏没有教会他爬树。这英肃杀虽然学得了八式剑法又得到了紫霄宝剑,但是来路却不正,自然就少了字最后的杀招了,很希望看到小依姐的最大杀招。”

    萧云相信拥有这最大杀招的是丰小依,他知道丰小依才是剑圣丰钰枫的女儿,能得到剑圣全部传承的自然也是她,而不是什么英肃杀。

    果然不出金花夫人所料,在英肃杀施展出第三轮紫霄剑法的同时,越发感觉吃力,他也发现了自己的招式被对方所克,而且越到后来自己的招式越会被对方熟悉,如此一来此消彼长之下,自己必败。

    面对着必败之局必须改变方式,而且英肃杀也看出来了,对方也发现了自己的问题所在,总是打在自己的软肋之处,而此时自己即将施展出来的剑势已经无法对他构成威胁,而且其他的剑势却对打开这局面很有利。

    出其不意攻其不备,突然间改变自己惯有的出手方式,从而达到偷袭的效果,这就是英肃杀的主意。

    一招过后,旧的剑式已完,新的剑式将生,而丰小依却是身子高高跃起,手中的剑也随着抬起,这是针对对方即将施展的新的剑式而施展出来的剑招。

    身在空中无从借力,这个时候正是发动奇招的绝佳时机,英肃杀的剑招陡然一变,却是施展出了刚刚施展完的那一式招数。

    变招的间隙之间骤然间救露出了空档,而此时丰小依身在半空,似乎是抓不到这一瞬之间的空隙,而空隙之后将是英肃杀的凌厉一击。

    生死存亡就在这一刻,是英肃杀成功的避过变招的空隙,对丰小依一击必杀,还是丰小依绝地反击?

    所有的有眼力的人都已经屏住了呼吸,站了起来,这些人无一不是高手,也都看了出来,这一招的变化却是生死之决的最后一招,这一招就是分出胜负、断出生死的一击。

    萧云和金花夫人也是豁然站起,两人虽然对丰小依有着信心,但是这局面很明显就是对她不利,也不由得替她担心起来,毕竟这是生死决斗,没有人说谁就会必胜。

    丰小依的身子骤然拔高,身在空中无处借力,两脚虚踏,身子却是再度升高,一股强霸至极的剑气骤然散落,正是她以前施展过的一招:霸天三连绝杀剑。

    三招连环,环环相扣,一招接招一招,三股劲气拧成一股,就像是雄鹰击空,巨龙翻云一般的卷向了英肃杀。

    迟缓之刃将英肃杀牢牢锁住,并且无数的剑气切割着他的护身罡气,随后升龙流星击将他的护身罡气战破,并且一道剑气已经穿身而过,最后一招剑刃风暴卷至,剑气化成的风暴将英肃杀彻底的吞噬。

    风暴过后,众人全都惊愕不已,现场已经没有了英肃杀的影子,在丰小依的对面站着一副血淋漓的骨架,而那骨架的手上却是抓着一把闪烁着紫光的宝刃。

    英肃杀被这一招搅碎了全身的血肉,成为了一具骷髅,这是何等恐怖的一剑,而施展这种恐怖一剑的女子又是何等的狠辣?

    这就是梅花剑圣丰小依!

    丰小依身上滴血未沾,子剑旋转正撞到了紫霄剑之上,两把剑向她飞来,手中剑一挥收了子剑,同时紫霄剑也被抓在手中。

    丰小依收了紫霄剑,面带着厌恶之色的瞟了一眼那骷髅,一道亮白色气劲亮起,“轰”的一声将那骷髅轰的得粉碎。

    丰小依再不说话,满面煞气的看着众人,这次众人再无话说,都开始打量起眼前的茶茗来,有的人还在犹豫,但是有的人已经将那茶茗端起一饮而尽。

    丰小依的眼光依次的扫过众人,无论落到谁的脸上,谁都感觉到一股肃杀的寒意,这是来自心底的寒意。

    被这寒意袭身的人再也没有人敢在犹豫,纷纷的将眼前的茶茗一饮而尽。

    自从丰小依斩杀了英肃杀之后,再也没有人出来挑战,在一片的肃杀气愤中,萧云的就职大典宣告了结束。

    很快江湖录上就出现了一个响亮的名字:梅花剑圣丰小依。

    梅剑山庄与梅花剑圣丰小依的名号同时在武林之中传扬了出去,同时也传到了各大势力的掌门人耳中,对此各大势力也都注意起了这个新起的势力和这个新起的后起之秀。

    “姐,你知道什么是淑女吗?淑女啊淑女,弟弟可是给你说过多次了,姐,你虽不做兰心蕙质,温柔可人的那种,但是总不能落个阴狠毒辣、心比蛇蝎的女魔头的名字好吧,是男人都要被你吓跑了。”

    丰小依也注意到了这点,不由得眉头紧皱,“那我该怎么办?”

    “放下你的高傲的姿态,冰冷的脸孔,尤其是对着姐夫的面的时候,多笑笑啊,笑永远是女人最美丽的武器,姐,你怎么就不会笑?”

    丰小冉恨铁不成钢的看着丰小依,其实他的心中却是在打鼓,“女魔头啊女魔头,千万不要盯上我,天啊,地啊,有没有什么大神啊,快把我家这母老虎娶走吧,别再残害我了啊。”

    后殿之内金花夫人、萧云和丰小依、丰小冉四人俱在。

    金花夫人道:“今日之后,梅剑山庄再想低调,也是不能了,我想很快就有大势力上门,不知道下一步打算何去何从?”

    “加入自由联盟,求个自保,然后再谋扩大势力直至可以抗衡天道盟。”萧云淡淡的道。

    “那个,姐夫能不能提个意见?”丰小冉诺诺的道。

    “自然可以的,不过···最后别这么叫我,因为很快我的夫人就会到了。”萧云说着看向丰小依,果然看到她的脸色写满了落寞,不由得心中一叹。

    “知道了,姐夫!”

    萧云摇了摇头,也是无奈。

    “姐夫,你好歹也说是一庄之主,你的所作所为,一言一行几乎都是代表着梅剑山庄,我认为姐夫日后在人前说话做事都要有意的压制一下,向一些比较的···阴险、下作的手段,这样的事情最好暗处做,而且也不要说不来。”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