丰小冉接住道:“对于姐夫对待陆金岚、曹贺等人那般,姐夫最好对他们就是不加理会,至于要表达你的意愿就有我来代劳,如此一来也隐藏了姐夫的实力,对外保持着神秘感,对于姐夫行事那是事半功倍。”

    萧云点了点头,也是觉得有理,毕竟自己要对付的是天道盟,是元松竹,这样的对手可不是儿戏,现在对方对上自己有着绝对的碾压式的力量,一旦自己暴露了目的,那么自己一定会被扼杀在摇篮中。

    地调做人,小心行事,稳步发展,这是梅剑山庄现在的局面。

    萧云也觉得剿杀潜隐帮、强收淘沙帮,而后就职大典上大杀四方,也太过强势,太过显眼,看来是时候要隐忍一段时间了。

    “这段时间我就不出面了,山庄有事,来此密报与我就好了,我也正好潜心参悟些剑法。”

    丰小冉点了点头,随后出了后殿,萧云的话也明显已经有托付给丰小冉处理的意思。

    金花夫人道:“小依姑娘,你今天很不一样,剑斩英肃杀之事做的太过,我看你不是仅仅为了立威,还有别的事情吧?”

    丰小依点了点头,又看向萧云,“云,你将于浩光收入麾下,又把他排在我的手下,怕也是有着目的的吧?”

    萧云笑了笑,却是不答这个问题,笑道:“还是说说你的事情吧?”

    “剑湖帮以前也是江湖上有名的帮派,虽然帮派不大,但是由于我父亲的光环存在,在江湖上也是很有地位。”

    “但是二十年前萧叔父的萧家寨突发异变,而当时我父亲和我正好在萧家寨之内。”

    “那一战之后,我被岚姐姐藏了起来,但是她却是死了,而我在那里一藏就是三天。”

    “三天之内,我又渴又饿,但是却不敢出去,到处都是死尸,而就在第三天的晚上,我父亲带着一身的伤回来。”

    “就这样我被父亲带着回到家中,可是家中也出现了变数,居然被人一把火给烧了,无奈之下只得去山中隐居的母亲那里。”

    “而后我们就一直的过着隐居的日子,但是父亲的伤很重一直过了数年才痊愈,而这段时间之中江湖上却在传说着父亲在萧家寨身死的消息。”

    “父亲也没有理会这个事情,只是自从那一次之后父亲就变得很古怪,到底在萧家寨发生了什么,怎么问他都是不提,直到有一天收到了飞鸽传书。”

    “那一次就是父亲带着我在萧家寨大难之后的第一次出门,那一次我们就到了剑湖帮中,见到了胡古月帮主。”

    “原来就在父亲受到飞鸽传书前不久有人打劫了剑湖帮,洗劫了剑湖帮所有的资产,而且还打伤了古月帮主,致使他到现在都不能过度的劳累,武功更是不能再精进一步。”

    说到这里萧云也是叹息一声,他也看出来了胡古月以前是受过内伤,以至于气血衰败,而且武功虽然不低,但是内力却是不足,原来都是因为二十年前的受伤所致。

    同时萧云也明白了,为什么胡古月一直的对剑湖帮始终是忠贞不移,原来他知道剑圣丰钰枫并没有死,早晚都会回来重建山庄。

    丰小依接着道:“那洗劫了剑湖帮的人不但是取走了所有的财物,即使是帮派之内最为隐蔽的演武室也被洗劫。”

    “这演武室中可没有什么财物,其实就是父亲在此修炼武功之处,里面有着父亲亲手写下的有关他的武功记载,也是准备留给剑湖帮的镇帮武功秘籍,除了这些武功秘籍之外就是这把父亲的佩剑了。”

    “父亲和我走后,就一直的隐居在母亲处,父母把一生所学全部传授给我,并且最后母亲给我服下了一颗蕴含有意境意志的东西,后来我才知道那是意境种子,也就是那一刻起我的父母才重归与好。”

    “随着父母学艺二十几载,终于出山,而这次出山却有两个目的,第一就是寻你,第二就是寻找出当初毁灭剑湖帮的凶手。”

    “那英肃杀就是毁灭剑湖帮的凶手?”萧云问道。

    丰小依摇了摇头,“你看这英肃杀有多大的年纪,他最多不过二十四五岁,比我的年龄还要小,我想当初剑湖帮遭到洗劫的时候,他不过六七岁,最大也不过十岁,怎么可能是他?”

    萧云顿时明白了,即使不是他,那一定是他的长辈或者是师傅,丰小依之所以这么凶残的杀了她一来是出憋在胸口的这口恶气,二来却是要引出英肃杀背后之人了。

    “只是你这一招打草惊蛇,真正毁灭剑湖帮的人还会出现吗?”萧云问道。

    “当然不会,即使没有这次打草惊蛇,他也不会出现,而这英肃杀今日之所以到处本就是前来送死的,只是恐怕他到死也不会相信他会被人利用罢了。”说话的是金花夫人。

    萧云和丰小依同时看向金花夫人,因为两人都不清楚她说这样的话有着什么依据。

    “你们忘记了吗?我们初到山庄的时候出现的那个黑衣人,我想莫天涯三人前来剑湖帮一定也是那人的试探,否则凭借着莫天涯三人的武功一个小小的剑湖帮早就被平灭了。”

    “那三人前来逼迫剑湖帮的目的很简单,我想就是想要看一看小依姑娘的父亲是不是真的死了,要是不死,他肯定会出现,只是说也想不到出现的是我们三个。”

    “那黑衣人的武功高深绝顶,我若是还是巅峰状态也不惧他,但是自从被冰封了近百年,我的身体已经大不如前,所以并不是他的对手,当然他也不好受,也收了我的一击。”

    “只是我想她受的伤一定没有我的重,他虽然也有恢复,但却是不敢再来梅剑山庄,所以派了这英肃杀前来,我想他也是为了试探吧,是为了试探是不是有你父亲,也是为了试探我是不是还活着。”

    “只是恐怕又要让他失望了,我没有出手,而你的父亲也没有出现,只是···”

    “我想他也得到了答案了,所以他不会出现了,小依姑娘,你这招真的是打草惊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