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联盟商议着武林大事,自然谈到了梅剑山庄之上,杨人九提议却是要算计一下梅剑山庄,梦琉璃欲要阻拦。

    “琉璃,本来丰寰城距离我们的丰荫城距离如此至近,一旦让他继续做大的话,就会对我们的联盟造成巨大的威胁,所以梅剑山庄不得不除?”段惊羽咬了咬牙道。

    “那···我们完全可以将梅剑山庄拉入到联盟中来···”

    “梦仙子,别傻了,要是梅剑山庄加入到我们之中,那么我们有限的资源就要分出一部分给他。”

    “而且从梅剑山庄雷厉风行的做事风格来看,一点点的资源他是不会满足的,难道你愿意将你们神女剑派的资源拱手让给梅剑山庄吗?别忘了,你代表的是神女剑派,而不是你个人?”陆金岚凤目流转,看了看冷若仙子的梦琉璃呵呵的笑着道。

    “你的笑声很讨厌!”梦琉璃目光阴冷无比,果然是难得一见的冰山仙子。

    “呵呵,我也不打算让梦仙子喜欢呢,讨厌就讨厌吧,不过我很欣赏梦仙子的眼光,那萧云的确是生的俊朗,人家只是见了他两面,现在整个人的魂都似被他勾了去一般,咯咯···”

    “咳咳咳···”陈天成连忙一阵的咳嗽,“我说,你们两个别一见面就斗嘴好不好啊,谈正经事。”

    “剑书啊,我求你件事行吗,你能不能管好你老婆啊?”陈天成又把话题抛给了孙剑书。

    孙剑书尴尬的笑了笑,心道:“我倒是把他当老婆了,人家却哪里把我当老公?”

    龙玉阳想了想道:“不如让我去一趟梅剑山庄,说不定可以将那副庄主直接的拉到联盟中来,到时候梅剑山庄失去了最强的战力,我想梅剑山庄也不足为惧了。”

    “算了吧,美男计对那副庄主没用···”陆金岚媚眼如丝的看着龙玉阳,“但是,你若将这美男计用在我的身上,我肯定上当···咯咯咯···”

    “咳咳咳····”又是一阵的咳嗽声,“大家真是让我头痛,总是这样的不正经,还是人九兄弟说说吧。”

    “表面上拉拢梅剑山庄,大肆宣扬梅剑山庄与我自由联盟结盟,同时限制梅剑山庄的采集、开采资源,禁止一切的与梅剑山庄的交易,如此一来不出数月,梅剑山庄必垮。”

    “好,好,就这么办,那么接下来最重要的就有劳陆谷主了,只是不知道仙蝶宫主什么时候能够把修炼意境的秘法传给我们?”

    “很快的,陈盟主不要急吗,其实天道盟之内的意境高手其实也很有限,我也不清楚为什么他们有这种秘法而不广泛传播,我想其中一定还牵扯到其他的问题,否则早就意境高手遍地走了。”

    天道山天道正教的掌门密室中。

    元松竹面色苍白,身上劲气鼓荡,形成了一股旋风,身上数道黑线在体内乱窜,无论如何也是无法从体内排除。

    他全身的劲气一收,“噗”的又吐出一口血来,那数道黑线又渐渐的平静起来,缠绕在丹田之中。

    一身青衣的元浪双手抵在他背后的手也缓缓的收回,眼中担忧的问道:“还是不行吗,父亲?这到底是什么真气,居然这么顽固,就连你我父子合力都不能化解?”

    “难道是传说中的煞气凝结而成的真气不成,只是这已经是百余年不曾出现的真气了,只存在于传说中,她怎么会突然现世?”元松竹也是狐疑不定。

    “或许那女子就是从阴风谷中逃出来的呢?”元浪皱眉道。

    “哼,不管是从哪里出来的,我一定要让她死无葬身之地,对了,那梅剑山庄最近有什么动作?”元松竹道。

    “在把潜隐帮和淘沙帮吞并之后,如期举行了就职大典。”元浪淡淡的道。

    “我那好徒弟英肃杀可是去了,可是引出了那个女人?”

    “英肃杀师弟去了,但是没有引出你说的那女人,倒是引出了一个年轻晚辈,将英肃杀斩杀了,而且手段极为残忍,这人我在阴风谷中也见过,而且我也见到了父亲描述的那个女人,她似乎并没有受伤,云淡风轻的站在一边看热闹。”

    “嗯?她没受伤,这很棘手啊!年轻晚辈?居然能杀得了英肃杀,是什么人?”

    “我猜想她就是当年剑圣丰钰枫的女儿,她的名字叫丰小依,,她使用的剑法与紫霄剑法很像,而且杀死英肃杀的最后一招像极了父亲所说的绝命三杀,三剑之后那英肃杀已经变成了一堆骷髅骨。”

    “嗯?”元松竹心中充满了疑惑。

    “丰钰枫死后这绝命三杀不是随之成为了绝技了吗?怎么会再次出现,难道是丰钰枫没死?”元浪的眼中露出了杀机和愕然,“父亲难道也不知道他的死活?”

    “当时是我亲手把他打下了山崖,又在山崖之下亲眼见到了他的尸体,当是不假,或许是丰钰枫死前留下了那绝命三杀的秘籍,所以她的后人才学会了也说不定?”元松竹握了握手阴狠的说道。

    “当时我躲在远处,看那丰小依施展的剑法虽然像极了紫霄剑法,但是却与那紫霄剑法有着极大的不同,我想或许是她失去了高人的指点,自行参悟出来的不伦不类的剑法。”元浪转而道。

    “照你这么说我相信那丰钰枫定然是死了无疑,只是这丰小依却也是人物,我正发愁没有合适的鼎炉给那你练功,这丰小依却是最恰当的人选了,只不过那神秘的女人很是厉害啊,绝不是你可力敌的。”

    “目前我还没有打算动梅剑山庄,毕竟对方有着让我们忌惮的人,而且北方的血仙蝶也没有动作,我们一动真是牵一发而动全身,必须小心行事。”

    “而且传说萧百荣的宝藏就在天道山中,许多的武林人向着天道城涌入,这对我们来说不是一件好事。”

    “萧百荣的宝藏说不定还真在我们身边,毕竟那十年间来,萧百荣呆的最多的地方就是天道山,只是大量的武林人士闯入我们的地盘,里面若有人鼓动闹事当真不是小事。”

    “为父身受重伤,暂时不能助你,你自己多加小心,而且你有没有机会收复那个老怪物没有她的指点你的阴阳逆乱天元道武功难至化境。”元松竹担忧的问道。

    “这老怪物对我还是多方防备,不肯传授我全部功法,不过我也拿到了这逆乱阴阳天元道的秘籍。”元浪说着竟是拿出一本封面土黄的秘籍。

    阴阳逆乱天元道是一种怎样的武功,它的出现又为武林带来怎样的变动?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