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道正教掌门密室之中元松竹父子疗伤之后开始谈起武林大事,最后谈到了阴阳逆乱天元道。

    “只是可惜了,这阴阳逆乱天元道只有小半部的修炼功法,否则我早已扫平武林了,也不必非要与那血仙蝶双休,摄取她的元阴才能神功大成,我现在的武功想要打败她是轻而易举,只是要毫发无损的活捉她,尚且有些难度,再等等吧。”元浪的嘴角之上浮现出了一丝阴邪的冷笑。

    “对了,父亲你的伤势如果阴阳逆乱,颠倒阴阳,定会将你身体里面的那邪气祛除,就现在看来我们也只有这门功法才可以祛除你体内的那股邪异之气了。”

    “阴阳逆乱天元道武学属于阴阳合欢道的武功,为父不会修炼,它与我的内力相冲突,倒是你,自幼修炼了萧百荣的绝学逍遥决内功心法,倒是可以容纳百川,现在你阴阳道的武功学的如何了?还有你从阴风谷中带出来的那老怪物如何处理了?”

    “父亲放心向,那老怪物已被我藏好,别人休想找得到,而孩儿修炼武功已经小成,至于父亲的伤势,只要孩儿参悟透这阴阳神功大法,自当为父亲疗伤。”

    随后元浪眼珠转了转又道:“父亲,二娘属下的花弄鱼倒也是不错的鼎炉,不如先用她试炼一番我这阴阳逆乱天元道大法如何?”

    “好、好、好···,不过到时候他可就成了你的女人了,你可不要让你那位吃醋啊,她可是父亲看好的人,你的最大助力。”

    “父亲放心,到时候这花弄鱼不过是我豢养的宠物,还由得她与我爱妻争风吃醋,而且她已经是我的鼎炉了,一切还能逃出我的掌握不成?”元浪的脸上带着邪恶的笑容道。

    “如此甚好,不过为父认为此事小心行事,莫要惊动了你二娘,最好别让那花弄鱼知道你是谁,只让她以为是在梦中。”

    “这个自然,父亲放心,孩儿自有手段。”元浪说着已经缓缓站起。

    花弄鱼看着眼前一位身穿浅绿色衣衫的女子,那女子的、的眼中有着什么色彩在闪烁,五彩缤纷的煞是好看,不由得吸引着她想要看得清楚一些,很快她就感觉身处在了一个五彩缤纷的世界之中。

    “主人让你随我走。”那身穿浅绿色衣衫的女子淡淡道。

    “是,我随你走····”花弄鱼的眼中闪烁着五彩之色浑然不知自己的所做所行,一路随着啊女子来到掌门密室之内。

    在那五彩的世界中,花弄鱼快活的玩耍着,逗弄着身边的五彩云彩,良久,觉得很累,同时很孤单、寂寞。

    “要有一个英俊帅气的男子该多好啊,人生好寂寞,我好想有一个胡诉心肠的男人···”花弄鱼不知道怎么会突然有了这么一种想法。

    一个英俊、健壮的男子踏着五彩云彩缓缓而来,这是花弄鱼喜欢的类型,顿时忍不住一颗芳心乱跳。

    掌门密室中,满室温香,红烛摇曳,元浪运转阴阳逆乱天元道武学一指点在了花弄鱼的眉心间,顿时一股淡淡的粉红色劲气聚成一股,自眉心轰入,在她的脑海中爆裂来了,将她的整个识海都染成了一片粉红。

    这片粉红色的气劲涤荡着花弄鱼的每一根神经线,让她浑身的每一个细胞都兴奋起来,而此时的花弄鱼的表情迷乱起来,身体忸怩着,嘤·咛呻·吟着····

    此时在那五彩的世界中,男子深情的看着她,双手捧起她的脸,向她表达着心意,花弄鱼只感觉身似火烧,一种强烈的冲动无法遏制的爆发开来···

    看着花弄鱼迷乱的神情元浪嘴角之上露出一丝冷笑。

    “阴阳逆乱天元道,阴阳合欢道道的绝学,这一记阴阳合·欢印拨乱阴阳、催人欲、销人魂,有如跗骨之蛆,尝试过了它的销·魂滋味,不管你愿不愿意,都只能放弃你高傲的自尊在情与欲的世界中沉沦下去,这一招的威力到底如何?”

    看着花弄鱼八爪鱼一般的缠绕上来,疯狂的索取着的时候元浪不由得一阵哈哈大笑,“血仙蝶,看你挡不挡得住我这一招阴阳合欢印。丰小依,我倒要看看你在我这一指之下还能不能保持你那高冷姿态?”

    天道城。

    无数的武林人士闯了进来,一些无门无派的,一些土匪流氓,一些惯匪巨盗还有更大量的名门正派人士纷纷进入天道城。

    一时之间整个天道城都沸腾了,客栈早已经爆满,就连马棚之中都已经被清理了出来做为了临时的休息地。

    如此一来天道城的生意倒是大好,基本上所有的一切都是供不应求,食物水源远远的供应不足,就连青楼中的姑娘们都不堪重负纷纷罢工。

    虽然如此,天道城外的人依旧是络绎不绝,无数的江湖人纷纷向着天道城赶来。

    一辆马车混杂在人流中毫不显眼,车老板抱怨道:“这里人太多了,管道上都堵死了,马上根本过不去!”

    “那就转道云雾城。”马车中传来一个淡淡的毫无感情的声音。

    “好嘞···”车老板一甩鞭子,马车一个回转,竟是逆着人流向着云雾城的方向走去。

    “天道山这么大,到底宝藏在哪里?”路上不时的传来关于萧百荣宝藏的讨论。

    “反正就在天道山上,先到天道城再说。咦,这辆马车怎么倒着走,难道是从天道城出来的?”有人奇怪的看着这辆逆着人群走的马车。

    “拦住他,说不定会有天道山的消息。”顿时有人打起了这马车的主意。

    “请朋友下车!”那人说话毫不客气。

    “对不起车内有女眷,恕不便见客,我没什么天道山的消息,本也是想去天道山,不过前方人多路堵,所以改道了。”车内依旧是那个毫无感情的声音。

    “是吗,我怎么知道你说的是真是假,让我看看里面是不是有女眷?”那个声音YIN笑着,同时伸手向那车帘拉去。

    “找死!”一声毫无感情的声音传出,同时一道金芒闪过,在那人的咽喉上插着一只柳叶金镖。

    一股淡蓝色的劲气摄住那只柳叶金镖,劲气一收那柳叶金镖又被收了回去,那人的伤口处却没有半点血流出,但是人已经死了。

    “马大哥···”那人身边还有人在问先前说话的那人,丝毫没有发现那人其实已经死了。

    杀人不见血,人死尚不知!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