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车已经前行,那人依旧站在那里,愣愣的,身旁被人一推,顿时身体软软的倒地。

    “马大哥!”那人大叫着,摇晃着已经死去多时的人,但是人早已死,怎么会有反应?

    “焚化气劲,是焚化气劲····”所有人都是如见鬼魅,纷纷的避开,离那两人远远的。

    咽喉有伤而无血,伤口已经焦烂,全身经脉尽数都被烧毁,人已死,身体火热如炭···这都是焚化气劲所特有的表现。

    焚化气劲不会传染,它的恐怖并不在于这焚化气劲的本身,而是会施展这焚化气劲的人。

    焚化气劲乃是冰宫不泪天独有的攻击气劲,而能够使用这焚化气劲的武林中已知的仅有六人,那就是冰宫宫主血仙蝶以及手下五魔女。

    焚化气劲出现也就是意味着冰宫不泪天的女魔头出手了,面对着一怒血杀百里的冰宫不泪天魔头,这绝对是武林中人的一大噩梦。

    冰宫魔女和男子同车而行,那这男子是谁?所有的江湖人都震惊了,冷血杀魔颜无杀!

    很快消息就传开了,几乎在很短的时间之内就已经沸腾,同时一只飞鸽落下,一个腰挎青色宝剑的青衣男子将那只飞鸽抓在手中。

    青衣男子将缚在鸽腿上的纸条展开,上面简简单单的写了三个字:冰宫现。

    “血仙蝶你终于出手了。”那青衣男子的嘴角之上浮现起了一丝微笑。

    那青衣男子不是别人,正是天道盟的盟主元浪。

    “主人···”一个身穿着浅绿色衣裙的女子出现在了元浪的身后,就像是幽灵一般突然间出现的。

    “最近那花弄鱼可有什么反应?”元浪将手中的纸条碾碎,淡淡的道。

    “很迷茫,经常的一个人红着脸发呆,还有经常莫名的烦躁不安···”

    “只有这些?那她有没有做一些羞于见人的事情?”元浪直接问。

    “前日主动与正教之中的一男子搭讪,然后两人发生了媾和,事后杀其灭口,以化尸水将尸体化成一摊血水。”那身穿浅衣的女子诺诺的道。

    “好,继续观察,还有就是注意隐藏身份,你可是我的秘密武器,除了我和夫人之外,不要让其他人知道你的存在。”

    “是,主人···”那女子说着缓缓站起,不见人动,身形已经缓缓变淡,似乎是融入到了周围的环境之中。

    元浪很满意花弄鱼的这个变化,这和他预料的相差不多,紧接着他知道这花弄鱼会发疯,因为她无论如何也不可能从这些人身上再次体会到阴阳合欢印给她带来的销·魂滋味,而那时就可以利用阴阳合欢印轻易的控制住这个女人,让她成为自己的一条最忠实的狗。

    其实元浪本没有必要这么做,只要他亮出阴阳合欢印就可以顺利的收复花弄鱼,但是他不知道这一记阴阳合欢印是否对血仙蝶有用,毕竟血仙蝶可不是花弄鱼可以相比的,他必须在找人试验一下这阴阳合欢印的威力,恰巧花弄鱼就是这个人。

    花弄鱼修炼的乃是伪意境,虽也是意境高手,但是毕竟与真实的意境比不得的,所以元浪所选的最佳人选就是修炼了真实意境的高手,而梅剑山庄的丰小依几乎就成为了他试验的最佳对象。

    马车缓缓的向着云雾城而去,云雾城终年大雾弥漫,即使相隔数米也不见人,这也是云雾城的一大特色。

    马车缓缓的行走在云雾城的大街上,到了一家客栈之前,马车停下,那马夫道:“客官,到了。”

    马车的轿帘一挑,跳下一人,那人身穿绿衣,手中一把青绿色的宝剑,做江湖人打扮,正是梅剑山庄的庄主萧云。

    萧云跳下马车,一伸手,从马车中伸出一只芊芊玉手,萧云温柔的将这只玉手抓在手中,随后香风吹过,一个身材曼妙的白衣女子从车中跳出,正是萧云的妻子梦倪裳。

    梦倪裳欢快的就像一只小鸟,围绕在萧云的身边,萧云微微一笑,将身上的外套脱下披在了梦倪裳的身上。

    “云,我们来这里干嘛,这里哪里有天道城热闹啊,你看,这里冷冷清清的。”梦倪裳不满的道。

    “冷清点好,难道你还以为在天道城中还有住处不成,你我夫妻分别至今,刚一见面也没来得及说几句话,就向这边赶来了,这一路上舟车劳顿,难道你不觉得我们应该好好的休息一番,同时,我想···?”

    梦倪裳看着萧云闪烁着火光的双眼,很清楚萧云想做什么,当下脸红的不行,喃喃道:“你想什么?”

    萧云呵呵一笑,却是没有回答,直接拉着她向楼上走去。

    如此雨雾弥漫的城市也没有用白天黑夜的区别,即使是阳光明媚到这里也是全然无用,云雾遮掩之下透不出丝毫的阳光。

    也不知睡了多久,梦倪裳浑身绵软的起身,穿戴整齐衣服,推窗看着浓雾弥漫的大街。

    “在看什么?”萧云站在梦倪裳的身后同样看着云雾翻腾的大街,但是除了那昏暗的灯光之外什么也看不到。

    “我很好奇,怎么会有这么一个奇怪的地方?”梦倪裳回头看着萧云微笑道。

    萧云轻轻的将她拦在怀中,只是看着云雾翻腾,心道:“我爱的到底是谁,琉璃、小依、白菲还是自己怀中的倪裳?”

    “爱是什么?除了白菲我对这三个人都是牵肠挂肚,尤其是倪裳,我与她有了数次的肌肤之亲,对她更是有了一种依恋,难道这就是爱?”

    “琉璃姐已有所属,我心中虽然难舍,也觉得心中酸楚难受,但却也觉得幸福,因为自己给你不了她什么,如此这般还不如快剑斩断与她的这份情丝。”

    “那么白菲呢?小依呢?这两个女子把心都系在了自己的身上,尤其是小依,还是自己的父母给自己自小订下的婚约,自己对她又该如何?”

    萧云的思绪很乱,乱的就像是眼前翻腾的云雾,浑然没有一丝的头绪。

    “云,你在想什么?”梦倪裳发现萧云没有会对自己,回头看了看萧云,见她只是愣愣的看着窗外,不知心做何想。

    萧云来到云雾城目的又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