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云不明白什么是爱,他的思绪很乱,乱的就像是眼前翻腾的云雾,浑然没有一丝的头绪。

    “云,你在想什么?”梦倪裳发现萧云没有会对自己,回头看了看萧云,见她只是愣愣的看着窗外,不知心做何想。

    “没什么,他来了···”萧云淡淡的一笑,然后扶着梦倪裳缓缓的向楼下走去。

    “等谁?”梦倪裳扑闪着一双大眼睛,好奇的问道。

    “去见见就知道了。”

    云雾城中的雾气虽然浓厚,但是在所有的客栈、茶铺之内却是云雾稀薄,也是因为所有的客栈、茶铺的窗户、大门平日间都是紧紧关闭的。

    “吱呀”一声响,打门被缓缓的推来,一个模糊但是极其魁梧的身形显露了出来,这人一进店中,早有伙计上前将那大门关了,随后向那大汉道:“客官是打尖还是住店?”

    “喝杯茶。”那大汉说着将身上披着的蓑衣摘下,那伙计连忙伸手接过,“客官这边请!”

    “果然是守时。”萧云怀着搂着梦倪裳出现在了楼梯口处。

    萧云伸手示意着那大汉,两人来到一处雅间之内,做好。

    “沙大哥,最近可好?”原来这人竟是沙通天。

    “我不过是一个粗人,哪里向云兄弟这般的娇人环抱,而且云兄弟只是一句话,就让我这大老粗不得不忙碌数月啊。”

    萧云尴尬的笑了笑,却是没有说话,而梦倪裳却是脸上通红,不由得从萧云的怀着挣脱出来。

    “哈哈,云兄弟现在可是了不得啊,只是挥挥手,就搅得整个武林不安,你托我做的事情,我已完成,相信现在天道城已经乱成一锅粥了。”

    沙通天说着伸手从怀中取出一个口袋,里面鼓鼓囊囊,但是并不沉重,也不知道里面装的是什么。

    “赚了不少啊?我不过是一个商人而已,赚点银子而已,哪里有沙大哥说的那么神通广大?”萧云笑了笑却是没动那口袋。

    “这些钱沙大哥拿着,我还求沙大哥做一件事,到时候这些钱怕也是不够用的。”萧云说着将一推将那口袋又推到了沙通天的眼前。

    “这里面装的是银票,这得有多少啊?”梦倪裳不由自主的说道。

    “前不久偶得一份藏宝图,我想着既然是藏宝图就应该人人共享而不该是被自由联盟独吞,而且他们也根本就看不懂那图,所以我就将这份藏宝图复印了数千份,委托了沙大哥到各大城市拍卖、兜售。”

    “啊?武林中流传的藏宝图都是你搞出来的?”梦倪裳吃惊的看着萧云。

    萧云摇了摇头,“其实也不是我搞出来的,而是真的从自由联盟之中流出来的,然后我托人帮我看了一下这图,然后又填筑上了一些地名而已。”

    “这些地名都是假的,宝藏根本就不在天道山上?”

    萧云又是摇了摇头,“地名都是真的,只是我抹去了一块地图,所以没有人知道藏宝的具体所在,即使是自由联盟也不例外。”

    “自由联盟的那副图怎么会少一块,他们的难道也不是完整的藏宝图?”梦倪裳更是吃惊不小。

    “自然不是完整的,毕竟这也是从我手中买走的,而且那藏宝图那么鲜明的标注着一个宝箱模样,我就知道这就是藏宝之地,所以把那宝箱附近的地图全部抹去了。”

    “云兄弟果真是足智多谋,两块不完整的藏宝图收获二百余万辆的银子,拍卖藏宝图获取的更是天文数字,而且一下子搅得武林风起云涌,这份能力就让大哥佩服至极。”

    “以后兄弟还要多多的依仗大哥了,还需要大哥多加操劳才是。”

    沙通天哈哈笑了一阵,将那袋子收了,眼睛似是无意的瞟了眼梦倪裳,这才道:“大哥还有些事,兄弟有事要大哥帮忙,最好还向上次一样直接传达与我就好,大哥这就告辞。”

    萧云一愣,随即也明白沙通天的意思,萧云知道沙通天是不相信梦倪裳,所以他明明知道萧云有事相求,也不询问,而是要求单独秘密的传讯与他。

    萧云也是暗自佩服沙通天,别看他外表粗犷,内心却是戏如发丝,用这样的人办事,也让人放心。

    眼见着沙通天离去,梦倪裳这才道:“你们为什么偏要选择在这里见面,云雾昭昭的,好无趣。”

    “因为你见到的那人是一个见不得光的人,在武林中他身份不显,但是在世俗中他却是一位戍守边疆的大将军,曾经掌管数万大军,但是他叛逃了,带着属下做起了沙匪,而后流落到了这里。”

    “他被世俗界的皇帝通缉,属于一级逃犯,不少六扇门的人都恨不得将其抓捕归案,而且在武林中他也是人人想要捕捉的人。”萧云端起茶,轻轻的抿了一口。

    “武林人抓他做什么?他不过是一个将军而已。”梦倪裳疑问的问道。

    “当初他掌管数万人的军队,虽是做了逃兵,但是毕竟他乃是镇守一方的大将军,而且是驻守多年,武林中都在盛传他的手中拥有着一个巨大的宝藏,他是携宝而逃的。”

    “怪不得呢?那你们为什么要选择在这里见面,你把他秘密的安排在山庄不就好了。”梦倪裳双手托着腮,双眼之中充满着好奇。

    “难道你看不到周围浓厚的大雾,这云雾城没有什么好,但是就有这点好处,人要是躲在其中,想要抓住势必登天,而这云雾城几乎都已经成为了这些通缉犯已经武林之中的大恶藏污纳垢的良田。”

    梦倪裳终于是明白了,但是她还是有一点不懂,又问道:“云,你说为什么偏偏这里整年的云雾缭绕,整年的不见阳光,而周围却是有晴有阴,有黑夜有白昼的?”

    “这个···”萧云也是不懂。

    “那我们还去天道城吗?”梦倪裳有些失望的问道。

    “随你,主要是陪你来散心的吗,你说去哪里就去哪里?”萧云淡淡的道。

    “陪我散心,那干嘛带我来这鬼都不见的地方,还见什么粗大汉?”梦倪裳嘟起嘴来喃喃道。

    萧云也是无奈的摇了摇头,本来他也是有意的想来云雾城见一见沙通天,当面谈论些事情,但是既然沙通天有意的提防着梦倪裳,也只好下次再寻机会来见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