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云带着梦倪裳到了云雾城去见沙通天,梦倪裳有些不满。

    “陪我散心,那干嘛带我来这鬼都不见的地方,还见什么粗大汉?”梦倪裳嘟起嘴来喃喃道。

    “你不开心?”萧云抬起梦倪裳的下巴,四目相对。

    顿时梦倪裳想起昨天的缠绵,脸已似火烧,连忙把眼光看向别处。

    “现在江湖将乱,而梅剑山庄的势力刚刚崛起,你这做庄主的离开这么久就不怕山庄出事?”梦倪裳故意换了话题。

    萧云笑了笑,摇了摇头,“不怕!”

    “呵,你倒是蛮相信那女人的?”梦倪裳满满的都是醋意,她所说的女儿自然是指丰小依了。

    “我想姐姐了,我们还是回去吧,我觉得天道城一点都不好玩。”梦倪裳嘟起嘴来道。

    丰荫城。

    梦倪裳欢快的就像是一只小鸟,哼着歌向自由联盟走去,到了总坛也没有人阻拦,倒是遇到了陆金岚。

    陆金岚扭着小蛮腰左左右右的围着梦倪裳转了三圈,这才道:“哟,看你脸色红润的像个大苹果,皮肤水嫩的要滴下水来,是不是得到了爱情的滋润,春风又度玉门关了?”

    “要你管,我姐姐呢?”梦倪裳红着脸害羞的道。

    陆金岚想了想,摇了摇头,这才道:“说起来还真是好多天没见她了,你没去梅剑山庄找找,这些日子她可是经常的去。”

    “没在啊,我就是刚才山庄回来的呢?”梦倪裳嘟着嘴道。

    “或许···你没去段惊羽那里找找?”

    梦倪裳吐了吐舌头,跑开了,“知道了。”

    陆金岚看着梦倪裳欢快的样子,无奈的摇了摇头,只是刚一转身,突然间一道劲气飞至,陆金岚闪身躲过,抬眼间在不远处树枝晃动。

    陆金岚一声娇叱,纵身赶上,却见一道身影在前,却是一身的红衣,不由得一怔,随后闷不做声的赶上。

    来人正是红衣,她引着陆金岚出了联盟总坛,很快的钻入到了小巷之中,在小巷的尽头正有一人等候,那人一身血红的衣裙无风自摆,她正背对着陆金岚,背后斜背着一个朱漆锦盒,正是冰宫宫主血仙蝶。

    “你来了,随红衣回冰宫,我已经将意境的奥秘参透,你回去后赶快修炼,以应付即将到来的风暴。”血仙蝶淡淡的道。

    “是宫主!”陆金岚恭敬的答应着。

    “我不回去,即使是回去也先要杀了那萧云。”红衣反驳道。

    “胡闹,他好歹也是意境级别,你凭什么和他斗,难道你以为凭借着你的武功可以抗衡意境高手不成?”血仙蝶面带着微笑嗔怒道。

    “他的意境不也是师姐指点的吗,我的武功也是师姐指点的,我就不信我会比不上他?”

    “你想死我不拦着!”血仙蝶虽然带着笑却是言语冰冷。

    梦倪裳一路小跑着到了段惊羽的住处,远远的就见段惊羽在练剑,不由得一愣,暗道:“难道姐姐没来这里?”

    “姐夫,可见我姐姐了,神女派那面也没有人见呢?”梦倪裳向着段惊羽问道。

    一声姐夫倒是让段惊羽欢喜不已,他缓缓收剑这才道:“她没在神女剑派吗?”

    “没有啊,我都找过了,好像也不在联盟呢?”

    “没去梅剑山庄找找?”说道梅剑山庄段惊羽不由得心中有些不快。

    “姐姐不在山庄啊,我刚从梅剑山庄过来。”

    梦倪裳心中道:“姐姐做什么去了呢,即使有什么事情,也该叫上同门师姐、师妹啊,没理由单独行动?”

    但是梦倪裳也没多想,随即笑道:“那姐夫你继续练剑吧,那个姐夫,等你看到姐姐的话,转告她到梅剑山庄找我。”

    梦倪裳说完转身去了,那段惊羽单手握剑,眼中出现了血丝,将手中的剑狠狠的掷在地上,剑在地上弹了几弹,发出了“铮铮”声响。

    一个用刀的人却是在这里练剑,也不知道段惊羽是怎么想的。

    梦倪裳想着没有找到姐姐,还是回梅剑山庄吧,正向外走,却是在联盟总坛的大门外遇到神女剑派的几个女弟子,而且在那那群弟子中间却是一副担架,上面还躺着一个人。

    那是衣服雪白,只是胸口赫然一滩鲜血已经染透了衣衫,脸色也是苍白至极,这人梦倪裳也是认得,大家都唤作她是小白的。

    “小白怎么了?”

    “倪裳姐姐,小白师妹被人杀了。”其中一人向梦倪裳哭诉道。

    “什么?是谁杀了小白!”梦倪裳也是大怒。

    平日间这小白最是柔弱,也甚少说话,更别说惹事了,就连说话都不敢大声,多么安静的一个女孩啊,如今就这样安静的躺在担架之上,尸体已寒。

    “是全真教的人下的手,小白去丰寰山中采集野果,被全真教的人围了,出言调戏小白,小白怒急打伤了其中一人,那人反手就将小白杀了,我们赶到去和他们理论的时候,却打不过他们,而且还伤了几位姐妹,要不是后面又有几位师姐、师妹赶到,我怕我们全都交代了。”

    “丰寰山中的全真教弟子?好,你们随我去一趟丰寰山,定要为小白报仇。”梦倪裳举剑恨恨的道。

    “报仇,报仇···”神女剑派的众女子齐声大喊道。

    一大群神女剑派的女子浩浩荡荡的出了丰荫城向着丰寰城而去,而此时消息早已经传到了陈天成的耳朵中。

    “梦琉璃干什么去了,也不管管她这妹妹,胡闹!”

    “或许不是胡闹呢,这不是正向着我们期望的方向发展吗,别忘了要入丰寰山无论如何也跳不过丰寰城去,而坐镇丰寰城的梅剑山庄会袖手旁观吗?”杨人九呵呵笑道。

    几人顿时醒悟过来,也就没管任凭着神女剑派的人一股脑的向着丰寰城而去。

    全真教派乃是江湖中有名的明门正派,也是隶属天道盟下的直属门派,如今却在丰寰山中打杀了神女剑派的人,而且领头去报仇的恰巧是这个丰寰城城主的女人庄主夫人,这就很微妙了。

    现在的梅剑山庄虽然没有向外扩张势力,但是却立足于眼下,倒是把一个丰寰城治理的井井有条,大有一城之主的架势。

    而丰寰城中剪除了潜隐帮和淘沙帮之外倒也是没有了再此作为基地的帮派势力,梅剑山庄俨然就成为了丰寰城主。

    梅剑山庄现在既没有参加到自由联盟,也没有加入到天道盟中,可谓是两大联盟之外的一个新的势力组织,江湖中这样的大势力有且只有一个那就是名满江胡的少林派而现在却是新的崛起了一个梅剑山庄。

    梦倪裳带人前往丰寰山报仇,却又将引出怎样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