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剑山庄作为新崛起的势力,谁也摸不清梅剑山庄的底,自然是谁也不敢轻易的招惹梅剑山庄,而梅剑山庄也对外公布了一条重大的规则:凡入丰寰城、丰寰山者不得私斗,否则就是视梅剑山庄为敌。

    这其实就是一种确保丰寰城安定的一种措施,但是这里是各种资源的集散地,聚集了江湖中的各路势力,有大有小,有强有弱,也有名门正派更有山贼强盗,仅仅是一个新崛起的梅剑山庄如何能够让这些人屈服?

    真正遵守梅剑山庄定下这不可私斗规则的人大多是一些技能人,还有就是那些势力不大的组织,这些人乐得见到有人治理一下,但是更多的人却是对梅剑山庄做出的这条规则不加理会。

    梦倪裳当然没有直接去寻全真教的麻烦,她自己虽然也是名列神女剑派十大高手之一,但是神女剑派的高手还真是拿不出手,所以一伙人却是抬着小白的尸体向着梅剑山庄而来。

    萧云刚刚回到梅剑山庄,还没休息两个时辰,梦倪裳就已经返回。

    “云,我们神女剑派的弟子被人欺负了,你可要帮我出气。”梦倪裳一见萧云就诉苦。

    “怎么回事?”萧云不解的问道。

    梦倪裳简单的把事情讲述了一遍,随后道:“云,你是不是不敢得罪天道盟所以不去给我们报仇?”

    “怎么会?其实我正等待着他们给我一个机会,否则怎么让武林人都知道我梅剑山庄的规则是要人人遵守的?”

    萧云想了想,叫人把鬼骷髅曹贺唤来,随后又安排了胡古月和丰小冉一些事务处理,至于丰小依他却是没有打扰,而金花夫人萧云把那本早已看完的《南宫札记》丢给她,期望她能发现其中的什么奥秘。

    鬼骷髅曹贺手握骷髅杖前来见萧云,“不知庄主有什么吩咐?”

    萧云淡淡的道:“梅剑山庄按功劳行功封赏,自从淘沙帮并入山庄以来寸功未立,即使我想要提拔你也是没有理由,但是现在却有了机会了,有人居然明目张胆的破坏山庄定下的规矩,本庄主决定杀鸡儆猴。”

    “敬听庄主吩咐!”曹贺显得很拘谨。

    萧云点了点头,“我会和神女剑派众位师姐、师妹前去和全真教的人理论,待我斩杀了他们的领头人物,其余逃跑的人你带人尽数剿灭,随后将所有的尸体拉到城门口示众。”

    梦倪裳闻言浑身就是一颤,她瞪着眼看着萧云,似乎眼前这个萧云早已非是那个自己熟悉的萧云,他何时变得如此阴毒狠辣?

    一辆并不奢华的马车之上,神女剑派的几位武功出色的人都在列,而唯一的一个男子却是萧云。

    萧云换上了一身紫黑色衣服,金花夫人说过,绿色太显眼,男人穿大绿明显就是一个花瓶,这就好比一个女人一样,除了漂亮什么也没有,那不就是花瓶吗?

    紫黑色肃杀,符合庄主身份,即使什么也不说什么也不做,淡淡坐在那里,这一身的衣服就给他增加了几分煞气,让别人不能小觑。

    其实萧云也不喜欢大绿的颜色,一身的绿让他简直感觉到头上都是绿的,不过丰小依喜欢,那样配她的粉红,但是现在梦倪裳来了,丰小依也很知趣的躲了起来,整日的和金花夫人讨论武功,而萧云就自作主张的更换了衣服。

    作为一个庄主,连穿什么颜色衣服都不能自己做主,这要说出去也是让人笑话,其实也是萧云有意的迁就丰小依而已。

    此时的萧云已经闭上了眼睛,云梦柳宝剑横放在双腿之上,内力缓缓运转,在他的识海中百花宝典的武功在不断的演化,他感觉这武功实在是不适合他施展,因为这里面有许多的无效动作。

    本来萧云认为的这些无效动作那可不是无效的,而是非常有用的,而且还是必须的,那是专门针对女人的体形和生理结构而特意设下的,尤其是身材丰满的女人。

    萧云不是女人,自然也就没有了女人的负担,有时候女人高耸傲然的胸部绝对养眼,绝对吸引人增加大量魅力值,但是在武功上来说,这就是女人的负担。

    百花宝典乃是针对女人的修习而成,本就不适合男子修炼,而且这套武功浑然天成,想要改变其中的任何一个动作都是不能,因为里面还牵扯到内力的行走经脉。

    萧云想要的就是要去掉这些他认为无用的动作,去掉一些内力在不必要的经脉中运行,他相信他能做的,浑然天成也不是不能修改,因为她看到了一个人已经修改了动作和内力行走的经脉,那个人就是在阴风谷内遇到的那个胸部极度伟岸的女子。

    对她来说她的“负担”要比一般的女子大的多,所以她的多余动作已经内力行走的经脉比一般的女人也要多,这点就是她的改变,既然她都能做到,自己有什么理由做不到呢?

    百花宝典上的武功在他的脑海之中不断的演化着,虽然还没有任何进展,但仍旧是不辍的演化着。

    在马车中神女剑派的女子却是叽叽喳喳的聊的热闹,似乎早把小白的死忘记了一般。

    “倪裳师姐可真是有眼光呢,萧庄主可是武林难得一见的美男哦,要是我的夫君该有多好啊。”那人说着双手握拳在胸,眼中闪烁着小星星。

    “你少花痴了,萧庄主也是你能高攀得上的吗?也只有倪裳师姐这样出众的姿色、绝高的武功才配得上萧庄主。”另一个女子打了一下那女子的头道。

    “师姐夫,这是在做什么啊,总是闭着眼一动不动的?不过就是这么呆坐着也是这么帅,简直就是天庭仙兵一样的风姿。”

    “你见过天庭仙兵?”又有一个人道。

    马车缓缓的行进,很快就到了一处山谷处,前方路窄,马车无法前行,众人下了马车,萧云在众女的带领下向着山上走去,而目的地却是山中的一个山洞。

    山洞之中盛产各种矿石,但是开矿绝对是一个辛苦的活,向小白这样的弱女子自然不是来开矿的。

    小白到底是来做什么,又是为何被人杀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