丰寰城之所以没有大势力进驻,就是因为一个剑湖帮.

    剑湖帮不可怕,可怕的就是建立剑湖帮的人,那可是武林中赫赫有名的剑圣,正是慑于丰钰枫的名声大势力不敢插手,而又传闻丰钰枫早死,全真教派开始向丰寰城渗透势力,其实他们早已经将丰寰城视为己物了。

    剑湖帮改头换面成为了梅剑山庄,而且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扫荡了丰寰城其余势力,这让全真教派坐不住了,他们已经决定了要插手丰寰城,而他们开出的第一刀就是神女剑派。

    说起来神女剑派与古墓派还是有些渊源的,神女剑派的创派祖师就是古墓派的弟子,但是她却不是清心寡欲,所以另创了一个神女剑派,但是自从这位祖师之后神女剑派就没出过什么惊采绝艳的人物。

    由于神女剑派都是女弟子,平日也不招惹是非,在武林中倒也过了数百年而门派依旧存在,这不得不说也是一个奇迹。

    拿一个老牌的门派开刀,这也是全真教派早就计划好的事情了,同时他们选择这个时机出手也不排除有人暗中促成。

    全真教派这一出手无疑是向自由联盟叫阵,毕竟神女剑派乃是自由联盟中的一员。

    全真教派自然是没有向自由联盟叫战的实力,他是想要将天道盟拉进来,借着天道盟的手把丰寰城掌握在自己的手中,也就是说全真教想要借着天道盟的手消灭梅剑山庄。

    只是让全真教派失望的是天道盟丝毫没有出手的意思,天道山萧百荣的藏宝图已经让他自顾不暇,哪里还有时间处理丰寰城的事情?

    更何况元浪本也是打算着让全真教派出手对付梅剑山庄,以做渔翁之利,无论胜负如何对天道盟都是有很大的好处的,毕竟梅剑山庄再是如何获胜也定会损失惨重。

    元浪想到了全真教派想要拉天道盟下水,但是却没有想到全真教派如此的愚蠢,仅仅派出了不满百名弟子,而且七子之中也仅有一位陆广宽。

    全真教派的人早有准备,知道神女剑派必然前来报复,所以百名弟子在陆广宽的带领下早早的就出了矿洞,而矿洞中留下的就只有数名外门弟子和一大批的旷工。

    咳嗽声不断的传出,随后一阵的人影晃动,里面的人开始不断的向外涌出,原来是被呛得实在是忍受不住。

    这些人还想着本派人马会回来支援,所以就一直的窝在矿洞之中,没想到等了片刻也没见烟减少,实在是忍不住了,所以这才出来。

    萧云看着不断出来的人,开始的时候就是几个外门弟子,随后被人制住了穴道,而后不断的走出的就是旷工了。

    萧云让这些矿工走到一旁,又等了片刻确认其中在无人之时,将燃烧的青柴撤掉。

    “旷工进矿,继续工作,不过从现在起你们已经是我梅剑山庄的成员了!”

    这些旷工都是生活失去了依仗才来卖苦力的贫穷人,只要有活命的机会管他是给谁干活,还不都是一样。

    矿洞虽然通风,但那些烟散去还需要一定时间,那些旷工暂时也没有进入,只是等待着烟一散,就继续干活。

    就在此时一阵的喧哗,萧云的精神力量已经感觉到了有百人左右向着这边而来。

    “他们来了,百人左右!”萧云淡淡的道。

    “在哪里?”梦倪裳左右的看。

    此时那百人距离这里还有些远,神女剑派的诸人居然是谁也没有提前发现。

    果然又过了片刻,喧哗的声音这才传来,神女剑派的众人这才听到。

    “师姐夫好厉害啊,离得这么远,就知道对方已经来了,而且还清楚的知道是百人左右。”其中一个女弟子眼中闪烁着星星说道。

    “这群人距离这里现在还有数百米远,依照他们的速度,师姐夫发现他们的时候至少这些人距离我们有两千米左右,师姐夫真的好厉害,能捕捉得到两千米远的声音。”又有一个女弟子说道。

    萧云也是皱了皱眉,随后微微一笑,他知道这是自己的精神力量带来的效果,但是也没有必要和她们说明白。

    片刻之后全真教派的百人顿时围了上来,而且各个拔剑,俨然已经将萧云等人包围。

    “请问你们可是神女剑派的武林同道?”为首的一位中年道人手持宝剑越众而出。

    “臭道士,快把抢夺我们的猴头菌拿来,还有把那个杀害小白师妹的凶手交出来!”梦倪裳上前怒道。

    “你是谁?”那道士问道。

    “神女剑派梦倪裳,你又是谁?”

    “全真七子之一的天阳子陆广宽,不知师妹与那代掌门梦琉璃是何关系?”陆广宽听到梦倪裳这个名字的时候突然间就想到了梦琉璃。

    “正是我姐姐,识趣的话就把猴头菌和杀害小白的人交出来。”梦倪裳得意的道。

    陆广宽哈哈一笑,丝毫没有修道人的仙风道骨,“猴头菌有德者居之,这是矿洞中生长出来的,没有标明是你们神女剑派的,更何况是你们那叫什么小白的先出手伤人,学艺不精,反被杀这有什么好说的。”

    “你们见财起意,欲图谋夺猴头菌,又出言调戏小白,而且还对她动手动脚,小白气不过只是拿着采集铲划伤了你们的那位同门,你们反而把他凶残杀掉,还在这里强词夺理?”其中一个神女剑派的女子气愤的怒喝道。

    “哈哈,人人一张口,随你怎么说,难道说现在我们百人还怕你们十人不成,现在是什么世道?讲理?一切都靠它说了算。”陆广宽说着弹了弹手中的宝剑。

    “哪有这么多的废话,既然对方有意的不想善了,那就凭着手中的剑说话。”萧云越众而出,提剑站在陆广宽的对面。

    “你是谁?”陆广宽不由得眼神一缩,他从萧云的身上感到了一股浓浓的杀意。

    “梅剑山庄庄主萧云,你到我丰寰山采集我也不想过问,不过你擅长破坏我定下的规矩,那就只能一命偿还了,否则,这定下的这规矩岂不是一个大笑话?”

    萧云要立规矩,首先拿全真教派这样底蕴深厚的大势力动手,结局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