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云面对着陆广宽不卑不亢,言语中充满了杀机,“梅剑山庄庄主萧云,你到我丰寰山采集我也不想过问,不过你擅长破坏我定下的规矩,那就只能一命偿还了,否则,这定下的这规矩岂不是一个大笑话?”

    “好一个梅剑山庄,好一个庄主,我只知道梅剑山庄中的庄主是梅花剑圣丰小依,却是没有听过叫什么萧云的,一个阿猫阿狗的也冒充什么庄主,真是笑死人了。”陆广宽冷笑道。

    “我给你一个机会,将杀人者交出来,否则全真小七子就要少一人了,天罡北斗阵怕是也要成为笑话。”萧云冷笑道。

    “你算什么东西,敢这么对我师父如此大言不惭,杀你这样的人,何须我师父出手?”说话的是一个年轻的男子。

    “你是谁?”萧云连眼皮都没向那边挑了一下。

    “天阳子陈松!”陈松傲慢的道。

    “嗯?两个天阳子?”萧云撇撇嘴,这才很吝惜将眼光瞟了过去,随后就又快速的移开看向别处。

    陆广宽江湖人称天阳子,而这个陈松居然也称是天阳子,这就不得不让萧云好奇了。

    其实萧云不知道,并不止是两个天阳子,自从最初的全真七子之后,其余的小七子就各自培养自己的后人,继承自己的名号,以确保镇派武功天罡北斗阵不失。

    神女剑派有一位师妹上前给萧云解释了一番,萧云顿时明白了过来,再看那陈松的时候,就见他一脸的得意之色,不由的觉得好笑。

    “我想你们小小七子都来了吧,那就让我见识一下你们小小七子的天罡北斗阵,同时你也一起上吧。”萧云说着看向了陆广宽。

    萧云说完顿时陆广宽身后又上前六位,四男两女,与陈松刚好是七人,七人各站好了方位,拔剑在手,原来是萧云的一句“小小七子”将他们都激怒了。

    萧云微微一笑,剑光豁然亮起,向着陆广宽一剑刺去。

    陆广宽手中剑一摆封住这一剑,不料萧云借势身子弹开,人已经落在了小小七子所摆设的天罡北斗阵中,手中的剑一摆,犹如灵蛇乱舞,一片剑影扑至刺向其中一位女七子的咽喉。

    萧云的身法太快,还没等那女七子反应过来,剑已点入咽喉,轻轻一点剑已经拔出,空中飙出一道血线,那女七子犹自不敢相信的捂着咽喉,眼中显现出来的满是不可置信。

    这七人可是全真教派年青一代的翘楚,而且身受小七子的亲手指点,是未来小七子的接班人,自以为天才,那里瞧得起别人,不想一招未出就已死了一个。

    辣手摧花,什么是怜香惜玉?所有的人都震惊了,还包括神女剑派的众位师妹,全都震惊了。

    其余七人大怒,陆广宽也是喝骂:“好个卑鄙无耻的梅剑山庄庄主!”

    陆广宽喝骂的同时,人已经栖身上前,而萧云却是灵巧的闪了开去,手中剑光一闪,已将另外一个女七子的胸口刺穿,就如毒蛇一般。

    顷刻间斩杀两人,而且是一招毙敌,这已经让现场说有的人都感到震惊无比。

    这正是萧云想要的,他斩杀的这两个女弟子乃是八人中武功最差的,也是由于是女子,平日间有其他师兄照顾,所以并不勤于练功,所有武功最差。

    萧云之所以先杀武功最差的人,是想先一步的破去天罡北斗阵,免得再和其中的高手纠缠的时候被人趁机偷袭,同时斩杀了武功低的人也是给其他的高手一个震慑,在他们的心里埋买下恐怖的阴影。

    萧云的战术无疑是有效的,一剑杀一人,见不落空,这已经很是震撼人心了。

    陆广宽见又死一人,顿时大怒,喝骂着又向萧云冲来,而萧云却是身子一晃,远离他而去向着另外一人奔去。

    剑光又起,又有一人倒在了血魄之中。

    萧云的剑又归鞘,身形再次跃起,向着另外一人奔去。

    每次杀人之后萧云的剑就会归鞘,只是剑一出鞘就会有人丧命,这已经成为了眼前几人心中的梦魇。

    剑光又是闪了几闪,小小七子已经完全的变成了尸体,其具尸体横七竖八的躺在了矿洞之前。

    陆广宽已是怒急攻心,仅仅是萧云的第一次出手的是与萧云的剑有了一个触碰,随后却是一直的跟在萧云身后,仅仅是数个呼吸之后全真教派精心培养的小小七子,就已经尽数阵亡。

    这对全真教来说是致命的打击,没有了后起之秀,门派最终将会走向灭亡。

    陆广宽怒喝道:“萧云,你算得什么高手,专挑武功不济的晚辈出手,有本事与我大战三百回合!”

    “哼,我与他们年龄相当,不算是欺负晚辈更何况我有本事但你却没有,三个回合我就会取了你的性命。”

    陆广宽一声暴喝,顿时身上金光大胜,同时整个人的气息骤然凝聚,赫然是一只凌空的金雁向着萧云猛烈一击。

    “金雁回落!”陆广宽强招出手。

    “不知所谓,金雁神功到了你的手上,也就成了吓唬人的玩意。”萧云说着一道血红色的气劲直接的轰向了陆广宽。

    “噗”陆广宽不可置信的低下头看着胸前手指大小的空洞,其中不断的喷出鲜血来。

    “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我的金雁罡气没破,我怎么会死?”

    带着满脸的不甘和满眼的疑惑,陆广宽的生机已然断绝。

    “穿透劲气附在剑气之上也是颇见成效,你死了也不冤枉。”萧云暗道。

    “你们可以滚了,难道还要我亲自动手杀了你们不成?”萧云的剑又归鞘,冷冷的看着全真教派众人。

    萧云出手九次,第一次出手乃是借势而已,其余八击,每一击就夺走一个人的性命,这是何等的武功?

    所有的人都震惊了,也都是骇然无比,听到萧云的话后顿时如作鸟兽散,但是其中仍旧几个还记得躺在地上的那八具尸体。

    “你们也可以继续了。”萧云是向着那些旷工说的。

    看着一哄而散的人群,萧云对着梦倪裳道:“这样你可满意?”

    梦倪裳点了点头,然后又摇了摇头,“可惜没有亲自动手,还有就是没有取得一些补偿。”

    “你们没有必要亲自动手,也不应该做这种血腥的事情,这种罪恶还是由我来吧,再者就是你们可以取回那猴头菌,我相信他们一定还没有送走。”

    “可是他们都逃了啊?”一个神女剑派的弟子道。

    “他们一个也走不了,放心。”

    众人下得山来,又回到了马车之上,萧云依旧是闭上眼,在脑海中默默的演化着百花宝典上的武功。

    “云,你总是闭着眼想什么?”梦倪裳淡淡的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