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人下得山来,又回到了马车之上,萧云依旧是闭上眼,在脑海中默默的演化着百花宝典上的武功。

    “云,你总是闭着眼想什么?”梦倪裳淡淡的问道。萧云从参悟中醒来,睁开眼道:“我在替你们担心。”

    “替我们担心?”神女剑派的所有人都是一惊。

    “小白死了,以后你们的收入靠什么?”萧云看了看众人郑重的道。

    神女剑派众女一时都是愕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没有谁说话。

    “小白以前你们神女剑派的收入靠什么?”萧云好奇的问道。

    其中一个年逾三十多岁的师姐道:“我入派比较的早,以前的剑派也有两位武功高绝的前辈坐镇,欺负我们的比较少,门派之中除了种植等之外主要是做一些装备。”

    “装备?”

    “是的,比如一些衣物等等,甚至有人还能做出刀枪不入的宝衣、宝甲什么的。”

    “但是自从门派内的那些高手失踪之后,门派内的采集之地被人占据,我们无力抢夺回来,也就失去了做装备的条件,同时也没有人再请我们做装备了。”

    “除此之外最赚钱的生意就是针织,我们姐妹大多来自贫苦家人,针织女工自然是都会的,但是就在几年前也就是琉璃代掌门入门不到半年的时间,我们的针织品经常的被人抢夺,这个生意也被迫停止了。”

    “那时候门派陷入到了濒临崩溃的边缘,毕竟神女剑派也是数百人的大派,仅仅是吃饭就是一个大问题,而且还要修习武功,这简直就是承担不起。”

    “所以,在那你一年的时候所有的门派弟子商议要推举一个大师姐,谁要能解决眼前的危局就是我们的大师姐,将来成为代掌门,一直到寻回原掌门人得到原掌门的承认或者直接得到掌门信物的时候才成为掌门。”

    “就在那一年琉璃代掌门下山之后寻来一个娇弱的女孩,就是小白,她人很柔弱,平日间也不怎么言语,但是做事却很细心,就是她找到了传说中极为昂贵的猴头菌。”

    众人都是沉默无语,片刻之后萧云又问,“这猴头菌到底是什么,这么名贵?”

    那女子想了想,最后小声道:“这东西的确名贵,说是猴头菌不过是琉璃代掌门掩人耳目取得名字而已,只是因为他像猴头而已,其实这东西还有另一个名字:地芝。”

    萧云也是倒吸了一口冷气,地芝这个名字他可是知道的,乃是土属性的灵物,效果虽然是比不得大地之乳,但是大地之乳不能被带走,否则很快就会石化,而地芝却是可以带走的。

    但是萧云又迷惑了,按理来说地芝不应该只卖十几万两才对,一颗地芝少说也得上百万,要是练成了药价值更高。

    而且他也听梦倪裳说过,这种猴头菌的效果,远远没有地芝的效果强大,这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

    “那你们的地芝都是怎么出手的?”

    “是琉璃代掌门委托给了别人出售,你也知道我们神女剑派没有强横的势力,明知道吃亏也只好咬着牙出售了,好在小白也机灵,每年都能找到两三枚地芝。”

    萧云叹息了一声,也是替神女剑派,替梦琉璃可惜,他也明白了这些年来琉璃师姐过的是多么的艰难。

    萧云的心不由自主的又被梦琉璃感动了,本来拥有了梦倪裳之后,萧云以为自己会把梦琉璃逐渐的忘记掉,但是越是想要忘记越是不能,反而对梦琉璃的思念越发的强烈了。

    “按理来说小白不会武功,又在门派中担当着如此重任,你们应该严加的保护才是,可是为什么却让小白单独行动?”萧云又提出来疑问。

    “每次都是琉璃代掌教亲自保护着小白挖掘地芝,这次也不例外,但是就在几天前,琉璃姐突然间变得很烦躁,很不舒服的样子,就飞鸽传书给我们,然后急匆匆的走了,只是我们来晚了一步,见到的只是小白的尸体。”

    “只有琉璃师姐一个人守护着小白?”

    “还有我。”

    说话的是一个年龄很小的女孩,看起来不过是十来岁的样子,但是她却是老资格了,因为她是被人从草地里捡来的婴儿。

    梦琉璃被人推举为大师姐的时候,这个小女孩才五六岁,从那时候起她就跟在梦琉璃的身边,一直到现在。

    “琉璃姐不舒服?那时候你在她身边?”萧云问道。

    “嗯,那时候掌门一直的在小白身边端坐修炼内功,可是突然间就烦躁不安起来,开始四处胡乱的挥剑,随后掌门以剑柱地,呼吸也很急促,脸上殷红,就像是染上了一层血,全身都似火烧般的滚烫,同时身上亮白色的劲气四处乱射,还差点射伤我。”

    “走火入魔了?”顿时所有的人感到事情不妙。

    “琉璃师姐现在在哪里?”萧云焦急的问道。

    “匆匆出去,不知道去了哪里。”那小女孩说着,“我本是去放信鸽,然后去接众位师姐,不料回来的时候正看到那陈松正对着小白动手动脚,小白用手中的采集铲划了他一下,然后···”说到这里这小女孩竟是呜呜呜的哭了。

    她才十岁,就已经见惯了杀人,而且知道现在才哭出声来,已经是十分的难得的坚强了,一旁的梦倪裳连忙将她拦在怀中不断的安慰。

    “琉璃姐去了哪里?她走火入魔受伤重不重?”顿时萧云担心起来,同时他也从梦倪裳的眼中看出了浓浓的担忧。

    “琉璃姐没事的。”萧云说着给了梦倪裳一个淡淡的笑。他不能不这样强作笑颜,若是连他都慌乱了,梦倪裳还不急死?

    马车行的很慢,因为他们不想遇到什么,其实他们还真的是没有遇到什么,只是在出山谷的不远处萧云闻到了淡淡的血腥之气。

    “曹贺处理的还算是快,我可不想让这些姑娘们见到这种血腥的屠杀。”萧云很满意。

    丰寰城的城口处,一字排开了上百具的尸体,无数过往的人都上前围观,那一身独特的道士袍让人一见就知道这是全真教派的道士。

    不认识的也没关系,在这几大排的尸体前,每一排上都立着大大的牌子上书:违反丰寰城的规矩,私自械斗,打杀人命,立斩不赦。

    萧云杀鸡儆猴,杀了全真教的弟子,将会引发怎样的后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