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云杀鸡儆猴,杀了全真教的弟子。

    丰寰城的城口处,一字排开了上百具的尸体,无数过往的人都上前围观,那一身独特的道士袍让人一见就知道这是全真教派的道士。

    不认识的也没关系,在这几大排的尸体前,每一排上都立着大大的牌子上书:违反丰寰城的规矩,私自械斗,打杀人命,立斩不赦。

    所有的人无不变色,很多的人已经感觉到了欲来的风雨,特别是一些商人纷纷出城。

    神女剑派的人也出城了,并且迅速的分成了数股,四处打探梦琉璃的下落,因为梦琉璃可是神女剑派的主心骨,她关系着整个神女剑派的未来。

    萧云心事重重的回到了梅剑山庄,而梦倪裳却是关心姐姐,回到自由联盟的总坛去集聚人手寻找姐姐的下落。

    来到议事大厅,鬼骷髅曹贺正在等候。

    萧云坐定闭着眼开始缓缓的运转着内力,这个时候就不适合参演武功了,因为参悟武功丝毫分不得心。

    “启禀庄主,总斩获全身教派弟子九十七名,不包括身穿普通衣服的外门弟子十七名,此外还收获不少,这是战利品清单。”

    曹贺说着将战利品清单双手奉上,萧云动也没动,身旁的艳清心伸手接过那清单,随后念道:“兵器:刀二十七柄,剑四十九把····银前共八万七千四百三十二两。”

    “损失多少?”萧云面无表情的问道。

    “十三人!”

    “十三人击毙对手一百余名,战绩斐然,但是这十三人也是帮内的损失,下次尽量减少损失。”

    “是,属下明白。”曹贺虽然口中答应着,其实心中却是在暗骂萧云,杀敌百名,损失十三人,这机会就等于是完胜了。

    “奖,武器类曹贺可以自选三成装备本部弟兄,将所得首饰等变卖成钱,总收入的银两抽取三成奖给参战的所有兄弟,由曹贺负责发放,其余药品等所得也抽取三成由曹贺分配,其余部分归公。”

    “谢庄主!”曹贺大喜,随着艳清心领取东西去了。

    “古月管事,最近山庄又增加多少人员?”萧云向一旁的胡古月道。

    胡古月向萧云深施一礼,道:“庄主,最近山庄新增一千三百人,其中战斗人员四百三十二人,但是没有武功特别高深者。”

    “虽然没有招揽到武林高手,但是也已经很不错了,已经山庄之内多注意招收战人员,对了,矿区中又一批全真教派的旷工,你找人接收一下,同时通知卢长川堂主集结所有的战斗人员,做好战斗准备。”

    “是,庄主。同时还有一事向庄主禀报,在丰荫城我们的生意似乎很不好,不仅仅是丰荫城凡是自由联盟范围内的城市,我们的生意大多很差。”

    “嗯,我知道了,这样也好,从现在起,收缩自由联盟范围内的所有的商业买卖,全部收缩到丰寰城中。”

    “庄主,我们的丰寰城也在自由联盟的势力范围之内,其实这段时间我们联盟的生意也不好,现在收支处于负账状态。”胡古月心中忐忑的道。

    “我知道,不过不用担心,我想很快就会改变这个现状。”

    吩咐完一切,萧云缓缓起身,向着后殿而去。

    后殿之中金花夫人正抱着一本《南宫札记》看得津津有味,而在一旁丰小依的身上亮着亮白色的纯阳气劲,手中的剑缓缓的舞动,正在舞剑。

    丰小依的剑舞得很慢,但剑势却是凌厉无比,不似以前山岳一般得剑势,更不是如涛似海一般的剑势,只是极其凌厉的杀伐之气,这种剑气却是像极了紫宵剑气和百花剑气,但是这种剑势要比那紫宵剑气更加的凌厉,比百花剑气更加的狠辣。

    “少主来了。”金花夫人放下手中的《南宫札记》望向萧云,淡淡的道。

    “嗯,小依姐再练什么剑法?”萧云奇怪的问。

    “她的这套剑法啊,叫吃醋剑法,这些天来,她可是醋意浓浓呢,谁也不理,就是这么慢慢的舞剑,那样子啊,呵,恨不得将某个负心人一剑刺个透明窟窿才好。”金花夫人揶揄道。

    萧云也是一阵的黯然,也不说话,默默的坐到金花夫人身边。

    “遇到麻烦了?”金花夫人道。

    “商业上受到了自由联盟的暗打击,而明面上又要面临着和全真教派的火并,有些人根本就是不在乎这山庄的死活,在这里无聊着舞剑玩,我看我们还是另寻它地的好。”萧云说着眼睛瞟了一眼丰小依。

    “哼,有事钟无艳,无事夏迎春!”丰小依冷哼了一声,手中的剑继续的缓缓舞动。

    “有事无事都是夏迎春,我不是齐宣王,我是萧云。”

    萧云真的有些生气了,毕竟梦倪裳的事情他一早就告诉了丰小依,而且这种结果他也早就告诉了她,丰小依此时没有理由生气。

    “看来我没有留在这里的必要了,待眼前的危机过去,我就把这庄主之位让给你。”萧云说完转身就向外走去。

    丰小依的身子微微颤了颤,但是很快就平静下来,依旧是缓缓的舞剑。

    已经走到了门口处的萧云一只脚已经迈出,人突然停住,片刻之后缓缓的道:“休书我写给你。”说完,萧云迈步而出,头也不回的走了。

    丰小依的剑终于停下,身上的亮白色气劲缓缓的散去,脸上已经爬满了泪痕。

    “这就是你想要的?”金花夫人摇了摇头叹了口气。

    “那梦倪裳眼带桃花,用情定然不专,早晚会生事变,同时她的性子又是很不成熟,还是小孩脾气,她与少主根本就是性格不合,少主虽然短时间内可以迁就她,但是时间久了定然会被其他事情所累顾及不到她,他与梦倪裳的分裂是早晚的事情。”

    “你既然已经认定了少主,为何又要这么挤兑,你清楚现在他正是用人之时,也正是你与他拉近关系的最佳时机,若是错过了这个时机,少主或许就会失去对你的依赖,或许···还有另外的人插手其中。”

    丰小依咬着唇,依旧是不答,她心中明白金花夫人说的在理,但是她的确是气不过,尤其是看着萧云和梦倪裳恩恩爱爱的,心中就是老大的不舒服。

    “早晚有一天,六道都会和少主发生关系,这是一个必然,百花道、幽冥道这两道都是女子,而且两道之中不乏美人,一旦这两道的道主出现,你还会觉得你有什么优势吗?”

    金花夫人向丰小依谆谆教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