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花夫人向丰小依谆谆教导,作为一个过来人他有这个资格。(书屋 shu05.com)

    “早晚有一天,六道都会和少主发生关系,这是一个必然,百花道、幽冥道这两道都是女子,而且两道之中不乏美人,一旦这两道的道主出现,你还会觉得你有什么优势吗?”

    丰小依心中就是一惊,百花道的道主她不知道是谁,但是幽冥道的传人她却是知道,修炼幽冥魅力的有两个,一个是一怒血屠百里号北雪寒霜的血仙蝶,另一个就是醉红楼的头牌柔姑娘,这两个女人显然是和萧云都有着密切的关系。

    “那是他的事情,我是丰小依和他没任何关系。”

    “没有嘛?呵呵···”金花夫人微微一笑。

    丰小依依旧是嘴硬,但是她的心中却是充满了担忧,她很想着去给萧云道歉,但是她觉得如此一来,自己就会被他看低了,她希望萧云能够回来求她。

    “姐,不好了,山庄来人了。”丰小冉突然闯了进来。

    丰小依顿时转过身去,她的眼角还带着泪痕,她不想让自己的弟弟看到。

    “什么事?”金花夫人淡淡的道。

    “血仙蝶到了而且···醉红楼的柔姑娘也到了。”

    “她们两个怎么会同时出现?”丰小依不解的道。

    丰小依知道这两人之间有着仇恨,而且还似乎是深仇大恨,每次见面都是大打出手,她们两个怎么会同时出现在梅剑山庄?

    “姐,你是不是和姐夫闹矛盾了,因为梦倪裳?”丰小冉担忧的问道。

    丰小依没有说话,被自己的弟弟说中了心事,她自然更是不会承认。

    “姐,不是弟弟说你,你怎么就长不大,你这样下去会失去姐夫的,对于男人来说三妻四妾的又有什么,就是因为一个梦倪裳你就容忍不下,那么即使现在没有梦倪裳,你也会失去姐夫,向姐夫那么优秀的男人就该拥有很多的女人,也不会守着你终老一生,你懂不懂?”

    丰小冉的话也让她深感触动,但是要她向萧云道歉,她实在是放不下面子。

    “面子?现在是抢男人,还顾及面子,自己要面子他就不要面子了吗?我这样做是不是太自私,太从自己考虑,而没有过多的考虑到他?”丰小依似乎是想通了,抹了一把脸,随后转身向外走去。

    议事大厅之中萧云端坐在主座上,左侧坐着一身彩衣的柔姑娘,她正端着茶脸上带着微笑,细细的品味着,而在右侧血仙蝶一身血红色的衣裙显得极为显眼,她的脸上也带着一贯得微笑,茶端在手中却是没有饮用。

    在血仙蝶的身边站着一人,一身白衣极为的素雅,正是许久未见的白菲。

    白菲眼望着萧云给予了一个好看的笑容,同时她的眼睛眨了眨,那意思就是告诉萧云放心。

    血仙蝶微笑着道:“弟弟,可是想姐姐了,姐姐可是想弟弟的紧啊。”

    萧云尴尬的笑了笑,却是没有说话,那意思不言而喻:你有事就说,绝对不会是闲聊来的吧。

    柔姑娘咯咯一笑,“庄主,可是还记得你我的约定,庄主可是答应我待在你身边的,今日我是来要你履行约定的。”

    “那个约定我一定不会反悔,还请柔姑娘放心,不过最好不要影响我和我妻子的感情。”

    “我想她会吃醋的,即使是你们之间没什么,也会影响到你们夫妻的感情,令夫人会让一个青楼红牌整日的跟着你身前身后吗?”血仙碟的嘴也是毫不留情。

    柔姑娘的脸上依旧是挂着笑容,慢慢的抿着茶,那意思很明显她是不想和血仙蝶斗嘴,她和血仙碟的关系以及不能是言语可以化解的,一句话正是:能动手尽量别吵吵。

    “弟弟可是遇到了麻烦?”血仙蝶微笑着道。

    “姐姐是明知故问了。”萧云寻思着难道血仙蝶是来雪中送炭的?

    血仙蝶微笑着端起了茶杯,虽然没有喝,却也是不断的摇晃着,似乎是要看破那茶叶在其中飘动的轨迹,寻找到其中的规律一般。

    血仙蝶不说话,柔姑娘也不说话,萧云也不说话,只能尴尬的陪着笑,丰小依到的时候就看到三个人都在笑。

    那一刻丰小依突然间有些呆滞,眼前的画面一阵的晃动,她似乎看到了同一张面孔,尤其是三个人嘴角上带着的笑,那微眯的眼睛,那一笑之时脸上的小酒窝,更为相像的却是三人发自骨子中的高傲、自尊···三个人···怎么会这么像?

    丰小依晃了晃头,藏在刘海下的那只左眼显出淡淡的血色,随后恢复原样。

    此时再看时,三人依旧是三人,三人身上散发着不同的气质,一个火辣血腥、一个阴寒无比、一个阳光灿烂,但是···三人的外貌还真的有着八分的相似。

    “嘻嘻,尊夫人到了,这夫人可是厉害的紧啊,而且对仙蝶姐姐好像也没什么好感啊,呵呵,毕竟她的性命是我救的,或许···我们一起能把仙蝶姐姐留在这梅剑山庄也不一定哦!”柔姑娘微笑着。

    “呵,她可不是夫人,这你都不知道,你柔姑娘不是自称天下消息无一不知吗,武林之大居然还有你醉红楼柔姑娘不知道的消息,真是让人意外啊!”血仙蝶脸上还是洋溢着笑容,丝毫没有把柔姑娘的威胁放在眼中。

    柔姑娘以为丰小依是庄主夫人,而血仙碟却是明明白白的告诉她丰小依不是庄主夫人。

    “两位姑娘,你们能不能不要这么针锋相对,你们之间有什么深仇大恨的,至于吗?”萧云打着哈哈道。

    “不死不休的仇恨,你说呢?我的全家都死在了这位柔姑娘的父母手中,还抢夺了本该是属于我的东西,这种仇恨难道不是不死不休?”血仙蝶依旧是在笑着说,仿佛全家被屠这件事不是她身上发生的一样。

    “那是上辈人之间的仇恨,我早已和那人断绝了父女关系,你的仇与我无关,更何况你的长辈不是还杀了我母亲吗,我看我们之间的仇恨还是算了吧。”柔姑娘也是笑着再说,仿佛被杀的不是她的母亲一样。

    “再说了也是你的父母先杀了我的母亲,而后我的父亲才杀了你的父母,冤冤相报何时了?”柔姑娘又补充道。

    “那我的东西呢?”血仙碟微笑着道。

    “即使是杀了我,你也拿不回来了,不是吗?”

    “你真是有恃无恐。”血仙碟微微着摇了摇茶杯。

    “断绝父女关系?一句话说断就能断的,父子天性,父女呢,毕竟是亲生的,不是说断就能断的,人,是有感情的,不是吗?”血仙蝶微笑着说着,但是语气之中已经有了寒意。

    北雪寒霜,这个称号不是平白无故的来的,就是说这个人的性格如雪似霜,没有一点的感情,但是她真的没有感情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