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雪寒霜,这个称号不是平白无故的来的,就是说这个人的性格如雪似霜,没有一点的感情,但是她真的没有感情吗?

    不是的,人怎么会没有感情?她也有着她的羁绊,有着心中挂怀的人,白菲曾经给萧云讲过羁绊的事情,所以萧云相信血仙蝶说的话,他知道柔姑娘仅仅一句断绝父子关系这可能只是搪塞的话。

    “两位是不是都有事要和萧某说,不如一个一个的来,我想你们其中一个是不是要回避一下?”萧云看了看两边的美人说道。

    “我没什么事呢,我又没帮没派的,就是要让你履行一个承诺而已,就这么简单,当然如果庄主有所求的话我也一定相助。”柔姑娘说着看了看一边的血仙碟,那意思就有些明显了。

    “我对你的承诺我答应了,要不姑娘先去休息一下,等我送走了仙蝶姐姐,我们在详谈?”萧云笑着向柔姑娘道。

    柔姑娘面上带着笑,但是却有几分失望,要是萧云也想将血仙碟留下那么柔姑娘是不介意帮忙的,否则单凭自己的话别说留下血仙碟,自己能不能逃跑还很难说。

    “好吧,那就等着你好了,不争了,毕竟我们之间的仇恨也不是一句话两句话说得清楚的,我想化干戈为玉帛,可是总有人一直的不肯罢休呢?”柔姑娘说着缓缓站起身来。

    “欠下的债,那早晚都要还,父债子还,没听说过吗?”

    “是咧,是咧,父债子还,你去找他儿子还啊,干嘛揪着我不放,我是女儿不负责还债的。”柔姑娘揶揄着,犹如五彩烟霞一般,人已经出了议事厅。

    丰小依坐到柔姑娘坐过的那把椅子处,眼睛不措的盯着血仙蝶,她的手也一直的按在了剑柄上。

    萧云看了一眼丰小依却是没有说话,他现在虽然没有下定决心,但是已经有了离开的打算,与眼前的这个女子再无瓜葛,自然也就不会在她身上多浪费时间。

    “弟弟的麻烦很大,需要姐姐帮忙?”血仙蝶笑着道。

    “是,姐姐也很清楚弟弟的麻烦,那姐姐打算怎么帮弟弟?”萧云问道。

    “哎,我冰宫也不好插手你们之间的事情,但是也不愿你们如此败亡,所以还是打算帮上一帮。”

    血仙蝶看了一眼身后的白菲,面带着微笑道:“自从白裳这丫头在岳蓝城一见弟弟,整个人的魂都被弟弟勾了去,我这妹妹啊,实在是留不住了,不如就让她跟在庄主身边,也好有个照应,别的她不能,铺床叠被,暖暖床还是不错的。”

    血仙蝶说着看向白菲,顿时白菲的脸色挂上了一层红晕,“多谢掌门师姐成全。”

    “如此甚好,不过菲儿一人帮你,怕也是杯水车薪解决不了眼前的危局。”血仙碟笑着道。

    丰小依的心就是一揪,血仙蝶这是想干什么,当着我的面把自己的门人塞到萧云的身边,还铺床叠被,暖暖床,难道是还想直接的在我面前抢男人不成?

    “血仙碟,你什么意思?”丰小依豁然站起。

    “就是我将我家白裳许配给了萧庄主,这和小伊姑娘没有什么关系吧、”血仙蝶笑着道。

    丰小依已是怒急攻心,根本就没听清楚血仙蝶所说的“小伊”还是“小依”。

    “你当我不存在啊,我们梅剑山庄是什么人都要的吗?”丰小依对着血仙蝶怒目而视。

    “梅剑山庄虽是是以你梅花剑圣的名号命名,但是实际上的庄主却是萧庄主,只要云答应就可以了,而且我也不是非要嫁给他,只要我跟在他身边就已经很满足了。”白菲笑着道。

    “我不同意!”丰小依衣裙飘摆,秀发飞扬。

    这里是在议事大厅,没有风,衣裙飘摆、秀发飞扬也不过是身上的气劲带动而已。

    “你不同意?这梅剑山庄是你说了算,还是云说了算?他都没有拒绝,你凭什么拒绝我?”白菲丝毫不让。

    “我就是说了算,梅剑山庄不欢迎你!”丰小依也是气急,口无遮拦。

    “梅剑山庄其实本就是她家的祖业,而且不久之后就是这山庄的庄主,她当然说了算,不过菲儿不一定非要加入山庄,因为不久之后我也将要离开。”萧云向白菲笑着道。

    此时萧云要走的决心又坚决了一层,他也觉得不适合在和丰小依呆在一起,自己的性格就像是花心大萝卜,可她却是容忍不得自己的多情,注定了两人的分离。

    早分晚分都要分,在事情没有发生不可逆转的变化之前离开,是最好的选择。

    丰小依的眼中泛起了水光,看着萧云,随后一转身愤然而去。

    “弟弟你可是把这冷美人伤的不轻啊。”血仙蝶笑着道。

    萧云低下头,不置可否,随后道:“姐姐还是说说重点吧。”

    “我会让金岚助你,凭借凤凰谷的战力扫荡整个全真教派也不是不可能,再加上你们山庄的战力,足可确保无虞,但是却有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萧云顿时动容,若是凤凰谷出手的话,扫平全真教派还真的是不难。

    “我想弟弟不仅仅是要拿全真教派开刀立威吧,最近你们山庄的生意也不是很好,是不是还想着去终南山打劫?”血仙蝶一下子看穿了萧云的心思。

    “是有这个打算,但是我手下没人,本来打算让我们山庄的暗堂的人去做,但是现在却有些困难,姐姐提到这里是不是有所打算?”

    “呵呵,我会让金岚替你去做,只是战利品我们要一半。全真教派虽然没落,没什么高手坐镇,但是他至少也有数百年的历史底蕴了,家底还是很丰厚的。”

    “这个自然!”萧云痛快的答应下来,但是此时他的心也在滴血,若是丰小依不闹情绪的话,那么战利品会全是自己的,这收获将会更加的丰厚。

    对于一个动不动就闹情绪的女人,萧云没有兴趣去安慰,他看了一眼正在伤心落寞的丰小依,莫名的心中就是一阵的难受,毕竟他对她还是很有感情的,尤其是阴风谷的共同战斗,而且还有比较亲密的接触。

    但是萧云最后仍旧是坚决的转过头去,他知道自己和这个女人之间怕是再也没有什么交集了。

    “对了,我听弟弟言语所说是要离开这里?不知弟弟可有去处?”血仙蝶又提出了一个很实际的问题。

    “暂时没有,姐姐难道想让我加入你们冰宫不成?”萧云淡淡的道。

    他也知道冰宫不泪天是不收男弟子的,他之所以这么说也是打趣血仙蝶,他觉得血仙蝶身上的杀伐血气太浓,让他浑身的不舒服,想要借机冲淡一些。